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二


  白玉山、李常有和张景祥以及其他留在屯了里的人们,都布置去了。萧队长自己把匣枪别在前面,迈出学校门,大踏步地往南门走去。他的背后是老万、小王和刘胜,他们的匣枪,有的提在手里,有的别在腰上。再后面是警卫班,子弹上了膛,刺刀插在枪尖上。擦得雪亮的刺刀,在黄灿灿的太阳里,一闪一闪晃眼睛。警卫班后面,赵玉林和郭全海带领一大帮子人。这些人的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洋炮、扎枪、斧子、锄头和棒子。有一个人背着一面红绸子旗子,上面写着:“元茂屯农工联合会”。这是分果实时,赵玉林留下的一块红绸子,他叫他屋里的用白布缝了上面八个字。萧队长回头看见这旗子,连忙叫道:“旗子留在家里,不要跟去。”

  旗子留下,插在南门旁边的土围子上头。通红的柔软的旗子,在东南风里不停地飘动。常常露出漂白的洋布制成的大字:“元茂屯农工联合会”。

  萧队长带领大伙出了南门,走过水壕上面的木桥,人们三五个一排,顺着公路走。道旁是高粱和苞米棵子,人走进去,露不出头来。萧队长派两个战士提着大枪,从道旁的庄稼地里,搜索前进。

  “快走,”萧队长挥动胳膊,向后面的人招呼,“咱们要赶到那两个小山跟前,去抢一个高地。”

  萧队长的话还没落音,“当当”两下,前面枪响了。往后,时稀时密,或慢或紧的,各种步枪都响起来了。萧队长侧着耳朵听一会,说道:“还远,离这有一里多地。那一声是三八,这一声是连珠①。”

  ①三八是日造步枪。连珠也是一种步枪,不知哪国造。

  有些从没参加过战斗的人,吓得爬在庄稼地里了。萧队长招呼他们道:“别怕,别怕,都跟我来。”

  “啪”的一枪,从近边苞米地里,打了出来,子弹声音嘶嘶的,低而且沉。

  “赶快散开来。”萧队长叫道,“卧倒。”他光顾指挥人家卧倒,自己却站在道旁,一颗子弹从他右手背上擦过去,擦破一块皮。

  “挂花了?”小王、刘胜同时跑上来问他,小王忙从自己衬衣上,撕下一块布条,给他裹伤。

  “要紧不要紧?”赵玉林和郭全海也赶上来问道。

  “不要紧,飘花。”萧队长忙说,“你们快卧倒,快快。”还不及说完,一颗子弹正射击在赵玉林的枪托上,瞅着萧队长挂了彩,自己枪上又中了一弹,老赵上火了,他也不卧倒,端着枪,直着腰杆,嘴里不停地怒骂,一面开枪,一面朝敌人放枪的方向跑过去。后面的人瞅着他奔上一块比较高的苞米地,两手一摊,仰脸倒下了。倒在地上,他的右手还紧紧地握住大枪,他的脊梁压倒了两棵苞米,脖子坎在垄台上,草帽脱落了,头聋拉下来。他才分到手的一件半新不旧的青布对襟小褂子的衣襟上浸满了通红的血。

  “打在哪儿?”萧队长跑来,蹲在他面前。他的右手包扎了,用布条挂在胸口,他只能用左手扶起赵玉林耷拉的头,搁在垄台上,又忙叫老万检查他的伤口,替他包扎,要是伤重,立即送县。萧队长说完,自己站起来,用左手掏出匣枪来,朝南放了一梭子,趁着对方枪声暂时咽住的时候,他带领着警卫班,猛冲过去了。郭全海上来,屈着右腿,跪在赵玉林跟前。

  “赵主任,”郭全海叫着,望着他的变了颜色的脸面,他喉咙里好像塞住了什么,一时说不出话来,赵玉林睁开他的眼睛,瞅着郭全海跪在他跟前,他说:“快去撵胡子,不用管我,拿我的枪去。”才说完,又无力地把眼睛闭上。

  枪声越来越紧密,子弹带着喔喔嘶嘶的声音,横雨似地落在他们的前后左右,弹着点打起的泥土,喷在赵玉林的头上、脸上和身上。老万说:“你们都走吧,留一人帮我就行。”

  郭全海眼窝噙着泪水,叫老初留下帮助老万,自己抚一抚赵玉林的胳膊,捡起他的枪,正要走时,老万叫住他道:“老郭,子弹。”郭全海从赵玉林身上,脱下子弹带,褪了颜色的草绿色的子弹带子上,一块一块,一点一点的,染着赵玉林的血。

  郭全海撵上大伙,跟萧队长猛冲上去了。元茂屯上千的老百姓,呼拉呼拉地,也冲上去了。听到人的呼叫声,苞米棵子的响动声去得远了的时候,赵玉林才松开咬紧的牙关,大声哼起来:“哎哟。”

  老万解开他的布衫的扣子。一颗炸子,从他肚子右边打进去,沾着血的肠子,从酒樽大的伤口,可怕地淌了出来。“我不行了。”赵玉林痛得满头大汗,说。

  “你会好的。”老万眼窝里噙着泪水,一面用手堵住正在流淌出来的肠子,把它塞进去。他打发老初回去整车子,盘算尽快把他送到县城医院去。

  “我不行了,你们快去撵胡子,甭管我了。”

  “你能治好的,咱们送你上医院。”

  枪声少些了。胡子的威势给压下去了。萧队长占领了一个岗地。他们已经能够看见密密的苞米和高粱棵子里的胡子,疏疏落落的,伏在洼地的垄沟里。

  双方对敌着,枪声或稠或稀的,有时候了。萧队长叫自卫队寻找些石头砖块,在岗地上垒起一个小小的“城堡”,又叫人用锄头,用扎枪头子挖出一条一条的小小的壕沟,叫大伙伏在壕沟里准备进行持久的战斗。

  胡子冲锋了,呼叫一大阵,人才露出头。他们刚冲到岗地的脚下,萧队长一声号令,大枪小枪对准前头七八个人射击,有两个人打翻了,抛了大枪,仰天躺在地头上。其余的就都退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