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一


  “你这老家伙,没看见咱们一家子都穿上了吗?”赵玉林说着,一面拿起一片白菜叶子伸到碟子里头蘸大酱。老孙头再唠了一会闲嗑,告辞出来,赶车走了。

  锁住和锁住的娘,都穿了一件半新不旧的白洋布衫子。赵玉林把自己列在三等三级里,分了一些破旧的东西,他屋里的看着人家背回一板一板的新布,拿回一包一包的新衣,着忙了。下晚,她软和地对赵玉林道:“人家说:咱们算一等一级,该多分一点,光分这几件破旧衣裳,咋过冬呀?”

  “能对付穿上,不露肉就行。‘满洲国’光腚,也能过呀。”赵玉林回答她。锁住他妈,是一个温和驯顺的娘们,多少年来,她一声不吱,跟赵玉林受尽百般的苦楚。在“洲洲国”,常常光着腚下地,这是全屯知道的事情。因为恋着他,她心甘情愿,毫无怨言。如今他当上主任,人家说,锁住他妈出头了。主任是啥?她不摸底,光知道赵玉林当上主任以后,天天起五更,爬半夜,忙的净是会上的事情,家事倒顾不上了。水没工夫挑,梢条也没工夫整,头回整一天,搁在河沿,坏根给烧了。她的日子还是过得不轻巧,但是她也心甘情愿,毫无怨言。她恋着精明强干而又心眼诚实的老赵,他是她的天,她的命,她的一切,她的生活里的主宰。赵玉林说:“不露肉就行。”她也想:“不露肉就行,要多干啥?”可是今儿赵玉林因为农会事情办得挺顺利,心里很舒坦,而且觉得他的女人真是一个金子不换的娘们,他怕她心眼不乐,抚慰她道:“你别着忙,老百姓都有了,咱们就会有的。”

  他又觉得近来自己太不顾及家里事情了,头回整的梢条被人点火烧掉以后,没有再去割,天天东借西凑,叫她犯难。他决心第二天再去割梢条,借一挂车,割完往家里拉,免得再出啥岔子。

  打过柴火以后的第二天清早,赵玉林牵着三匹马,到井台去饮。刘德山迎面跑来,气喘吁吁对他说:“你还饮马哩!”

  “咋的?”

  “起胡子了。韩老六兄弟韩老七带一百多人,尽炮手,到了三甲屯。胡子都白盔白甲,说是给韩老六戴孝,要给他报仇。你倒挺自在,还饮马哩,屯里人都乱营了。”刘德山说完,就匆匆走了。赵玉林听到这话,慌忙翻身骑上一匹儿马子,牵着那两匹,一溜烟地跑回家里,拴好马匹,拿起钢枪,跑到工作队。萧队长正在一面摇动电话机,一面吩咐张班长,立即派两个能干的战士,到那通三甲的大道上去侦察。

  “来得正好,”萧队长把耳机子放在耳边,一面招呼赵玉林:“快到屯子里去,叫大伙都不要惊慌,不许乱动。咱们屯子里不乱,来一千个胡子也攻打不下。电话咋不通?”萧队长说着,放下耳机,又摇机子。

  赵玉林从工作队出来,从屯子的南头跑到北头,西头走到东头。他瞅见好些人家在套车,好些人抱着行李卷,在公路上乱跑。

  “大伙不要乱跑,别怕,胡子打不过来的,怕啥?萧队长打电话上县里去了,八路军马溜①开来了。”他一面走,一面叫唤,人们看见赵主任不光是不跑,还来安民心,便都安下心来了,有的回去了。

  ①快。

  “你们回去,快快拿起扎枪,洋炮,跟工作队去打胡子。”赵玉林叫着。

  电话打不通,萧队长把耳机子使劲摔在桌子上,说道:“电话线被切断了。”他从桌边站起来,皱着眉头,在屋里来回地走着。他小声地自言自语道:“只有这么办。”往后又大声叫道:“张班长,快借一匹马,上县里去,叫他们快派兵来,来回一百里,要在八个钟头里,赶到三甲的附近。”

  他从衣兜里掏出小本子,撕下一页,从刘胜上衣兜里抽出一支自来水钢笔,用连笔字写道:

  县委,十万火急,三甲起了胡子,约五十来个,枪马俱全,即派一连人增援。此致布礼。萧祥。九月三日。

  张班长拿着信走了。人们三三五五都到工作队来了,有的来打听消息,有的来寻问主意。白玉山走了进来,在门边坐下,枪抱在怀里。

  “起了胡子,你知道吗?”萧队长问他。

  “早准备好了。”白玉山回答。

  “准备好啥?”萧队长问他。

  “水来土掩,匪来枪挡。咱们把钢枪、扎枪、洋炮跟老母猪炮①,都准备好了。”

  ①一种土炮。

  “要是挡不住呢?”

  “跑呗。”

  “跑不了呢?”

  “跟他豁上。他长一对眼睛,我长两只,谁还怕谁呀?”白玉山说着,站起来了。

  “对,对,你带领自卫队的一半,留在屯子里。再给你们一枝大枪,副队长是张景祥吧?这枪给他。这屯子好守,有土墙,有三营在这筑好的工事,把老母猪炮搁在南门外的水壕这一边,你拿一枝大枪作掩护。东西北门都关上,派人拿洋炮把守。张景祥带两个人到屯子里巡查。万一要撤,退到韩家大院去,叫老百姓都蹲在院里、屋里。带枪的人都到炮楼上守望。这么的,别说三五天,一个月也管保能守。记着:万一要退守韩家大院,人人得带一星期粮食。”

  “萧队长你呢?”白玉山问,“你撤走吗?”

  “萧队长,你要撤走,我给你赶车。”胆小的老孙头连忙说道,“这屯子交给老白家得了。”大伙笑着。萧队长没有顾上回答老孙头的话,放低声音,忙对李大个子说:“你加点小心,留心是不是有坏人活动。好好瞅着粮户和他们的腿子,还有那些不愿献出‘海底’①的‘家理’头子,都给他们划地为牢。他们要动,开枪打死不偿命。”

  ①青帮的证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