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二


  在角落里,人们找到老初一根草绳子,把韩老六绑上个五花大绑,把他横搭在老万骑的那匹青骒马背上,慢慢地都往回走了。

  老初说:“我也得走,”他从浸在水里的大篓里,取出他的鱼,收起他的网,放在担子里。他挑在肩上,赶上他们了。

  “你看这狗鱼大不大呀?”老初笑着说,“可要加小心,狗鱼最会咬人的。你们看看,这是啥玩艺儿?”他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块袁头银币,给萧队长和赵玉林看。他一面走一面还说:“韩老六满头大汗地跑来,要求藏在窝棚里,给我这一块银洋,叫我不告诉别人。”

  萧队长笑着问他道:“那你为啥告诉我们呢?”

  老初说:“农会会员还能窝藏地主恶霸吗?他往河沿跑,真是该着。”

  赵玉林说:“往哪边跑,也跑不了。”

  正说着话,前面来了一群人。扎枪的缨子,红成一片。他们浩浩荡荡地奔来,前头两个人是小王和刘胜。他们担心萧队长碰到了胡子,特来接应的。老百姓自动地拿着武器跟他们来了。

  看见抓着韩老六,人们都围上来了,有人抡起棒子来要打,有人举起扎枪来要扎。赵玉林说:“别着忙,回去过他的大堂①,叫全屯子人来报仇解恨。”但是暴怒的群众,挡也挡不住,人们包围着,马不能前进。

  赵玉林跟萧队长和小王跟刘胜,合计一小会,大伙的意见还是回去整,赵玉林翻身骑在一匹沙栗②儿马上,大声叫道:“大伙闪开路,回去开大会,这儿人还没到齐,韩老六是元茂屯大伙的仇人,得叫全屯子的人来斗他,咱们要解恨,别人要报仇,咱们要剥他的皮,别人要割他的肉,还是回去开大会的好。”

  ①过大堂:审问。
  ②栗色。

  人堆里有一个问道:“再跑了咋办?”

  赵玉林说:“再跑?看他跑得了!”

  群众这才闪开路,让那驮着韩老六的青骒马再往前面走,人堆里常常有人伸出棒子来,偷偷地揍韩老六几下。

  郭全海、白玉山和李常有带领去的人马,太阳快落了才回。他们都垂头丧气,因为没有找到韩老六。听说韩老六已经抓回来,都乐坏了。大伙跑到操场上,一下拥上去,动手要揍他,一面骂道:“叫人好找,揍死你这老王八操的。”

  萧队长拦住大伙,叫他们不要动手。

  人们又把韩老六押起来了。白日和下晚,押着韩老六的笆篱子四围,有二十来个人自动地放哨。

  萧队长回小学校以后,第一句话是问小猪倌怎么样了?小王说:“送到县里的医院去了。”

  萧队长同意农会的意见,把韩家的人都划地为牢①,同时把院里屋里所有的牲口浮物,都叫自卫队看守起来,箱箱柜柜都贴上农会的封条。往后,小猪倌说出了韩老六埋藏财物的地点。围墙脚下和柴火堆边的地窖,都挖出来了。运往外屯的浮物也找到了线索。

  ①软禁。

  在事情的顺畅的进行中,只有一个漏洞:白胡子、韩长脖和李青山钻空子跑了。不几天,人们发现:韩老六的顽固帮凶,“家理”头子姓胡的白胡子,跑到松花江南去了。韩长脖和李青山双双上了大青顶子。

  韩老六跑了又被抓回的消息,震动了全屯。半个月以来,经过各组唠嗑会的酝酿,人们化开了脑瓜,消除了顾虑,提起了斗争的勇气。不断增加的积极分子们,像明子一样,到处去点火。由于这样,韩老六鞭打小猪倌,不过是他的千百宗罪恶里头的小小的一宗,却把群众的报仇的大火,燃点起来了。

  报仇的火焰燃烧起来了,烧得冲天似的高,烧毁几千年来阻碍中国进步的封建,新的社会将从这火里产生,农民们成年溜辈的冤屈,是这场大火的柴火。

  韩老六被抓回来的当天下晚,工作队和农会召集了积极分子会议。会议是在赵玉林的园子里的葫芦架子跟前举行的。漂白漂白的小朵葫芦花,星星点点的,在架子上的绿叶丛子里,在下晌的火热的太阳光里,显得挺漂亮。萧队长用启发的方式,叫积极分子们用他们自己脑瓜子里钻出来的新主意,来布置斗争。

  大伙你一句、我一句地唠起来了。有时候,好几个人,甚至于好几堆人争着说话,嗡嗡地嚷成一片。

  主持会议的赵玉林叫道:“别一起吵,别一起吵呀,一个说完,一个再说。”

  “韩老六得绑结实点,”白玉山说,“一松绑,老百姓寻思又是干啥了。”

  赵玉林对老孙头说:“这回你说吧。”

  老孙头说:“把韩老六家的那些卖大炕的臭娘们,也绑起来,叫妇道去斗她们,分两起斗。”

  “不行,分两起斗,人都分散了,就乱套了。”张景祥反对老孙头的话,“大伙先斗韩老六,砍倒大树,还怕枝叶不死?”

  “老白,多派几个哨,可不是闹着玩的。”郭全海说,“斗起来不能叫乱套,叫那些受了韩老六冤屈的,一个个上来,说道理,算细账,吐苦水,在韩老六跟前,让开一条道,好叫说理的人一个个上来。”

  李大个子说:“说理简单些,不要唠起来又没个头。韩老六的事,半拉月也讲不完的。”

  白玉山说:“大个子,你个人的工作,可得带点劲,不能再让狗腿子进来。”

  老初说:“大个子,明儿会上再有狗腿子,当场捆起来,你一个人捆不了,大伙来帮你。”

  停了一会,白玉山问道:“兴打不兴打?”

  赵玉林反问一句:“韩大棒子没打过你吗?”

  “咋没有呢?”白玉山辩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