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五


  杨老疙疸也积极起来了,把地分好,又去领导一个唠嗑会。萧队长、小王和刘胜,经常出席唠嗑会,给人们报告时事,用启发方式说明穷人翻身的道理。用故事形式说起毛主席、共产党、八路军和抗日联军的历史和功绩。刘胜教给他们好些个新歌,人们唱着毛主席,唱着八路军,唱着《白毛女》,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大伙说:“这下思想化开了,心里就像开两扇窗户似的,亮堂堂的了。”

  赵、郭、李、白也照样地忙着。

  有一天半夜,大白月亮没有落,郭全海和李常有从唠嗑会出来,从韩家大院的门口经过。院里似乎有灯光,他们好奇地站住,在墙外呆着。不大一会,院子里有脚步声音,接着有人在说话。

  “小猪倌这家伙是一个祸根。”分明是韩老六的声音。“是呀,得赶快把他送走。”另一个人说,是韩长脖子的声音。

  “这会不方便。”韩老六又说:“姓杨的那面你去张罗,得机灵一点。”两个人嘁嘁喳喳谈了一会,一点也听不清楚。“就这么的吧,”最后,韩老六说:“你要不能来,叫你小嘎来好了。”大门上的小门响动了,郭全海和李常有赶紧闪进树荫里,转入岔道,走在半道,郭全海说:“小猪倌不是吴家富吗?”

  “可不是?他娘给韩老六霸占,往后又给卖到双城的窑子里,这事你忘了?”李大个子说。

  “又是一笔债,咱们倒忘了。回头找他来参加唠嗑会。”郭全海说:“他们说的姓杨的是谁,杨老疙疸吗?”

  他俩心里有事,都不回家,先到工作队。白玉山和赵玉林也在。李大个子把所见所闻,详细告诉萧队长,萧队长问:“你们说老杨的人品咋样?”

  李大个子说:“人是个穷人,卖过破烂,就是好贪些小利。”萧队长又问:“他跟韩家有什么来往吗?”

  李大个子说:“那倒还没有。”

  郭全海添了一句:“韩老六还打过他一棒子。”

  赵玉林说:“日本鬼子要亚麻,韩老六亲自提着大棒子,上各家去催,谁不拔亚麻,睡早了,就得挨他揍。”

  白玉山说:“挨过他揍的可老了。”

  “你怕不只挨一回。”郭全海笑着说,记起了他以前的好睡的毛病。

  “嗯哪,有两三回。”知道郭全海在取笑他以前好睡的毛病,把他挨揍的回数少说了一些。

  郭全海说:“听大嫂子说,顶少有七八回。”

  “听她瞎扯!”白玉山说。

  人们在闲唠的时候,萧队长在想杨老疙疸的问题,想了好久,才说:“杨老疙疸是庄稼底子,觉悟不高,应该教育,大伙选了他当分地委员,现在又要随便撤消他,怕不太好,你们多跟他谈谈,往后再说。”

  当晚都散了。

  杨老疙疸好贪小利的性格,还是没有改。遇事他又好“独裁”,不跟赵玉林和郭全海合计。他识半拉字,赵、郭不识字,他瞧不起他们,常说:“小郭那小子,算啥玩艺儿呀?”

  他当了分地委员以后,屯子里的一些坏根都溜他的须,请他吃馅饼、饺子,叫他办点事,他满口答应。

  “老杨哥,我有一件事,你能办吗?”

  杨老疙疸说:“大小事我都能办,大事办小,小事办了。”

  “老杨哥,我有一件事,求你上工作队说说。”

  “行,萧队长听我的话。”但他不大去找萧队长,因为他怕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