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〇


  人们七嘴八舌说开了:有人说,把他撵出大院。也有人说,把他送到县里蹲大狱。又有人说,罚了分了,就不必押人。有些在发表不同的议论,也有的人一声不吱,在后沿松松散散地走动,而且想找机会,溜出会场去。刘德山打头走出去,走到学校大门口,赵玉林问他上哪儿去,他说:“昨儿下晚来了个亲戚,喝多了一点,脑瓜子有点发胀,得回去躺躺。”在他后面,又走了一些,多数是说闹病,少数是说有事情。

  老孙头没有走,也没有说话。他蹲在后面一个墙角下。萧队长走来问他:“你咋不说话?”

  老孙头站起来说:“大伙都说过了呗。”

  “依你说,李振江打韩老六,安的是啥心眼儿?”

  老孙头狡猾地笑着说:“斗争恶霸,不打还行?”

  “这是真打吗?”

  “那哪能知道?他们一东一伙,都是看透《三国志》的人。要我说,那一耳刮子,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

  萧队长走到前边,跟工作队的人合计了一下,又叫郭全海、白玉山、赵玉林几个人一起,商量了一会。郭全海走到桌子的旁边,对大伙说:“会就开到这疙疸。今儿天气好,大伙还着忙割小麦,拿大草,韩老六该怎么处置,大伙提意见。”

  好多人同时唤道:“押起来。”

  有人说:“叫他家里人把十万罚款送来,多咱交钱,多咱交保,短一个不行。”

  郭全海又问:“大伙的意见呢?”

  有好些人回答:“对,多咱交钱,多咱交保,就这么的吧。”都想早一些结束,快一点回家。

  郭全海又道:“老田头,你意见咋样?”

  老田头低下头来,不吱一声,好半天,他才说话:“我没意见,就这么的吧。”

  大会散了以后,韩老六押回笆篱子。不到晌午,李青山送来十万元罚款,杜善人、唐抓子送上一张保单,韩老六交了保了。

  大伙回到家里,连积极分子也都懒懒散散的,干啥也不带劲。人们怀了一颗旧的疑心来开会,又抱了一个新的疑心回家了。回到家里,有的下地,有的放马,有的套车,有的铡草,有的侍弄园子地,有的到河里打鱼。为了生活的困难,为一点小事,他们摔东西,打牲口,跟老娘们干仗,有的干脆躺在炕梢,一声不吱,也不动弹,全都混天撩日地打发着日子。生活的海里起过小小的波浪,如今似乎又平静下去,一切跟平常一样,一切似乎都还是照旧。

  老孙头孙永福却没有回去。出门时,他跟他的老伴说过,说这一回可真要把大汉奸治下。会开得这样,他不愿回去,怕老伴顶他。他跑到工作队里,萧队长正在主持一个总结经验教训的会议,老孙头不管这些,喘吁吁地跑到萧队长跟前,说道:“萧队长,我不干这积极分子了,这小官儿可不是人当的,尽憋气。”

  萧队长说:“积极分子不是官,是老百姓当中敢作敢为的头行人。你要不干,不做这好人,不用来辞,不来就行了。”

  “不是不来,我一开头,就随队长,还能半道妥协吗?我是想:咱们是孔夫子搬家,净是书①,心里真有点点干啥的。”

  ①书、输两字,音略相同。

  萧队长安慰他几句,叫他回去还是跟知心人唠嗑,跟老百姓聊天,说大地主好几千年树立起来的威势,不是一半天就能垮下的,不能心急。

  刘胜心里不好受,但他不吱声,坐在窗户跟前的桌子上,在看小说。

  小王觉得韩老六早该杀掉。他对萧队长说:“你去问问赵玉林,看他主不主张整掉他。”

  萧队长说:“你不能单看几个先进的积极分子。发动群众,越广泛越好,打江山不怕人多。老百姓说:‘人多出韩信。’”

  小王对于不杀韩老六,心里还是不服气,却又没有再说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