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三


  “谁认便骂谁。”女人怒气冲冲地大声叫唤道。听到了她的叫唤,和丫蛋的哭闹,邻居们都跑来卖呆,他们挤在外屋里,有些小孩还爬在外面窗台上,从窗纸的破洞里往里面瞅着。郭全海站了起来,气得嘴唇皮发抖。可是他用他那遭惯了罪的人所特具的坚强的意志,压抑了心里的冲天的怒火,他用上排的牙齿紧紧地咬着下面的嘴唇,停了半晌,才说:“我怎么是白吃白喝?倒要问清楚。一年有三百来天,牲口似地往死里给你们干活,才撂下犁杖,又拿起锄头,才挂起锄头,又是放秋垄①,拿大草,割麦子,堆垛子,夹障子,脱坯,扒炕,漫墙②。往后又是收秋,又是拉大木,回到屋里,剥麻,铡草,挑水,拉磨,垫圈,劈柈子,整渣子,一年到头,有哪几天,活离了手的?你们家里租种的二十来垧地,哪一垧,哪一垄,没有掉下郭全海我这苦命人的汗珠子?还要说我是白吃白喝,你摸摸胸口,看你良心歪到哪边去了?”

  “呵哟哟,左邻右舍听听他这嘴,才当上两天主任,咱们民户就该给你上供,朝你磕头哩,是不是?你这死鬼,”女人说到这儿,一头撞在从里屋出来的李振江的怀里,扯着他的衣领摇晃着:“你呆在一边,一声不吱,看着气死我呀,花钱雇这么个人到家来整我,你安的是啥肠子,你说!”

  ①犁秋田。
  ②用泥糊墙。

  这时候,有人拉着郭全海,把他往外推,并且说道:“你别跟老娘们一般见识,干你的去吧。”

  郭全海迈步往大门外走去。李振江赶了出来,知道他是要往工作队去。

  “全海,你上哪儿去?”李振江在背后一边追赶,一边唤道。郭全海没有吱声,也没有回头。

  “你上工作队,可不能提起这件事。家里事,家里了,回头叫你大嫂子给你赔不是。”

  郭全海憋着一肚子的气,走到工作队。他要把这一肚子心事,告诉萧队长,告诉小王,他们会安慰他,替他出主意,叫他搬出来,另外找个地方住。

  萧队长接着他,谈了一会,开口问他道:“北来是个什么人?”

  “胡子头。”郭全海说,心里奇怪萧队长为啥冷丁问他这句话。

  “你见过吗?”

  “没有。”郭全海觉得话里有音,便说:“萧队长,我不懂你的意思。”

  “正要找你去,给你这玩艺儿看看。”萧队长笑着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郭全海一字不识,萧队长念给他听:“郭全海是大青山胡子北来的插签儿的。”

  下面没有署名。

  “萧队长,请你调查……”

  萧队长说:“早调查好了。”

  郭全海说:“萧队长你要信这个条子,把我送笆篱子吧。”

  郭全海心里正没有好气,又加上这个天上飞来的委屈,他眼泪一喷,鼻子一酸,连忙低下头。

  “要我相信这个条子,早关你笆篱子了,不用你说。”萧队长凑近来一点,亲切而温和地笑着说道。于是,他告诉他,三天以前,他就从这课堂里的一个窗台上,发现这一张纸条。他认识,字体是上次请客的帖子的同一个手笔。事情就明明白白的了。

  “你好好地干吧,地主反动派想尽心思陷害你,该你报仇的时候了。”萧队长安慰而又鼓励地说道。

  郭全海没有多说话,也没有提起李家娘们跟他干仗的事情。他辞别萧队长,走出学校门。刚下过雨,道上尽是泥。他不走道沿,在水里泥里,一直蹚去。

  “要不遇到萧队长,给反动支派早整完了。”郭全海一边走着,一边寻思,更恨地主反动派,斗争的决心更坚定。“我碎身八块也要跟共产党走。和反动派一直干到底。”他心里想着,不知不觉,顺着平常走惯的公路,到了李家的门前。他不愿意进去,回头往南走,来到他的朋友白玉山院里,他问道:“大哥在屋吗?”

  白大嫂子正在外屋锅台上刷碗,皱着她的漂亮的漆黑的眉毛,脸搭拉着,挺不乐呵的样子。她听到有人在院里问话,抬起眼睛来,看见郭全海,才回答说:“不在。”

  “上哪儿去了?”

  “谁知道呢?谁管得着他?”

  郭全海看见又是不投机,连忙走了。他在屯子中心的公路上溜达,正没去处,迎面来了一个人,热乎乎地跟他打招呼:“到我家去,正要找你合计一宗事,我说……怎么的,你?”那人瞅住他的犯愁的脸,心里奇怪,连忙问他。

  郭全海说:“我还没处住呢!李振江娘们把我撵出来了。”

  “上我家去住。”那人说。

  “到你家吃啥?”

  “还有一斗多渣子,吃完再说。有我们吃的,反正饿不了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