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八


  郭全海的爹被韩老六整死的这年,才过正月节,他给撵出韩家大院去。往后这些年,他到外屯捡碗碴子,摘山葡萄叶子,卖零工夫,扛半拉子活,度着半饥半饱的生活。伪满“康德”十年,郭全海早扛大活了,他的肩膀长得宽宽的,挺能下力,老也不呆着。韩老六来拉拢他了。

  “郭全海真不错,起小我就看出来了,人看起小,马看蹄走。”韩老六笑嘻嘻地说。韩老六的脾气是,要人的时候笑嘻嘻,待到不用你了,把脸一抹,把眼一横,就不认人了。他的笑,他的老脾气,郭全海全是明白的,而且他还记得爹的死,可是,打算在唐抓子那里吃劳金,没有谈成,人要吃饭,不能呆着。韩老六趁这机会叫他去:“你来我这儿,小郭,熟人好说话。我家劳金多,活轻。你要多少,给你多少。”

  “我要六百。”郭全海想他定不会答应。

  “六百就六百,”韩老六突然大方地说道,“我姓韩的是能吃亏的。”

  “一膀掀?”郭全海追问一句。

  “再说吧。”韩老六不直接拒绝,狡猾地说。

  就这么的,郭全海又在韩老六的家里吃劳金了,他不敢想起他的爹。不敢到他爹住的东头那间下屋去,甚至不敢站在他爹咽气的大门外。鸡不叫,他就下地,天黑才回来。这么的,起五更,爬半夜,风里雨里,车前马后,他劳累一年。到年,还没拿到一个钱,韩老六宰了一个大肥猪,把半边猪肉配给劳金们。他给郭全海五斤。

  “你拿去吧,新年大月包两顿饺子吃吃。你看这肉,膘不大离吧?”韩老六说,“这比街里的强,到街里去约①,还兴约到老母猪肉哩。”

  ①读如腰,称的意思。

  郭全海一想,黄皮子给小鸡子拜年,他还能安啥好肠子吗?他不要。

  “你不要,就是看不起人。”韩老六说,一脸不高兴。“好吧,就提了吧。”郭全海心想,把肉提到他的朋友老白家,包了两顿饺子吃。

  第二年,郭全海还在老韩家吃劳金,他不甘愿,可是穷人能随自己心愿吗?不能的,嘴巴不能啃黄土包子,他的布衫子破的丝挂丝,缕挂缕的了,想制件新的。一天到上屋去,找韩老六要头年的劳金钱,韩老六横着眼瞅他一眼说:“你还要啥劳金钱?”

  “头年给你干一整年活,冲风冒雨,起早贪黑的。”郭全海说,气急眼了。

  “你不是吃了肉吗,你还有啥钱?”

  郭全海听了这话,一声不吱,就往外屋里奔,去拿菜刀。李管院正在门口,拦住他说:“你往哪跑,你这红胡子。”在伪满,说人是红胡子就能叫人丢命的。韩老六早迈进里屋,借了日本宪兵队长森田的一枝南洋快,喀巴喀巴的,上好顶门子,赶出来,用枪指着郭全海胸口,喝叫道:“你敢动,你妈的那巴子!兔崽子!”

  “马鹿①!”留一撮撮小胡子的森田,也踱出来,站在一边,瞪着眼睛,帮着韩老六斥骂郭全海。两手攥空拳,郭全海站在门边,气得嘴里冒青烟,半晌不动弹。

  ①日本话,读如巴嘎,混蛋的意思。

  “还不走,等着挨揍吗?”李青山站在一边,这样说。就这么的,郭全海给韩老六扛一年零两月的大活,到头吃了五斤肉。

  第二天一早,村公所的宫股长叫郭全海往密山去当劳工,“八·一五”才回。

  说到这里,郭全海对小王说道:“韩老六跟我们家是父子两代的血海深仇。”

  “那天开会,你咋不敢斗?”小王问。

  “韩老六的家里人,磕头的,五亲六眷,三老四少,都在场里吹胡子,瞪眼睛,大伙谁还敢说话?我个人说说顶啥用?光鼓槌子打不响。”

  “你先联络人嘛,”小王说,“找那心眼儿实,不会里挑外撅的人①,找那跟韩老六结仇结怨的,你多联络些人,抱成团体,就会有力量。”

  “要说心眼对劲,头一个就数南头老白家。”郭全海说,想起了他的朋友。

  “走,走,上他家去,”小王催着他说,早从炕头跳下地,拖着郭全海的胳膊,去找白玉山。

  住在屯子南头的白玉山,自己有一垧岗地,或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一垧兔子也不拉屎的②黄土包子地。”他在伪满时,交了出荷粮,家里不剩啥,缺吃又缺穿。白玉山却从不犯愁,从不着忙。他是一个心眼挺好、脾气随和、但是有些懒懒散散、粘粘糊糊、老睡不足的汉子。铲地的时候,天一下雨,人家都着忙,怕地侍弄不上,收成不好。白玉山却说:“下吧,下吧,下潦雨也好,正好睡一觉。”

  ①捣乱的家伙。
  ②不长庄稼和青草,兔子也不来,形容地硗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