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七


  郭全海把水筲里的水倒进石槽里以后,傍着马站着,一边摸着那匹兔灰儿马的剪得整整齐齐的鬃毛,一边跟小王唠嗑。

  这时候,有一个人牵一匹青骒马在井边经过,兔灰儿马嘶叫着,挣脱了笼头,跑去追骒马。郭全海追赶上去,轻巧地跳上儿马的光背,两手紧抓着鬃毛,两腿夹紧马肚子,不老实的儿马蹦跳,叫唤,后腿尽踢着,郭全海稳稳地伏在马背上,待儿马把气力用完,只得顺从他的调度,服服帖帖回到井台上的石槽边喝水,郭全海从马上跳下地来,上好笼头,牵着往回走,他一边走一边说道:“别看这家伙不老实,可口小①,活好。你看那四条腿子,直直溜溜的,像板凳一样,干活有劲呐,就是该骟了。”他们品评着马匹,慢慢地步,不大一会,到了李家。这是一个木头障子围着的宽绰干净的院套。正面五间房,碾坊和仓房在右边,马圈和伙房在左边。把马拴在马圈里以后,郭全海引着小王走进左边的下屋,他的小土炕,没有铺炕席,乱杂杂地铺着一些靰鞡草,上面有两条破破烂烂的麻布袋,这就是郭全海的全部的家当。

  “我搬过来,跟你一起住,好不好?”小王问他。

  “那还不好?就怕你嫌乎这寒伧。”郭全海说。

  小王回去随即把行李背来。从这天起,他住在郭全海的下屋里。见天除开他回小学堂里去吃饭的时间,两个人总是在一起。两人都年轻,脾气又相投,很快成了好朋友。白天,郭全海下地,小王也跟他下地,郭全海去侍弄园子,小王也跟他去侍弄园子。他也帮忙铡稗草,切豆饼,喂猪食,整渣子②。他们黑天白日在一起唠嗑,他了解了郭全海好多的事情。

  ①年齿轻。
  ②把苞米碾成碎米,叫苞米渣子,简称渣子。

  郭全海今年才二十四岁,但是眼角已有皱纹了。他起小就是一个苦孩子,长到十二岁,没穿过裤子,八岁上,他娘就死了。十三岁,他爹郭振堂给韩老六扛活,带了他去当马倌。年底的一天下晚,韩老六家放宝局,推牌九。韩老六在上屋里的南炕上招呼郭振堂,笑嘻嘻地对他说:“老郭头,来凑一把手,看个小牌。”

  “咱不会。”老实巴交的郭振堂笑着摆摆手,要走。韩老六跳下地来,拖住他的手,把脸抹下来说:“我不嫌乎你,你倒隔厌我来了?”

  “不是那样说,真是不会。”老郭头畏怯地笑着。

  “不用怕,管保输不了,越不会,手气越旺,来吧,老哥。”郭振堂只得去陪赌。上半宿,还赢了一点。扛活的人,干了一天活,十分疲倦,到了下半夜,头沉沉的,眼皮垂下去。他说:“不行了。”想走。

  “要走?”韩老六把跟一横说:“赢了就走吗?你真是会占便宜。告诉你,不行,非得亮天。”

  郭全海的爹只得赌下去。人太困,眼睛实在睁不开来了。他昏昏迷迷,把他赢的钱,捎带也把爷俩辛苦一年挣的一百九十五块五毛劳金钱,都输得溜干二净。他回到下屋,又气又恼,又羞又愧,第二天就得了病。气喘,胸痛,吐痰,成天躺着哼哼的。韩老六在上屋里吩咐李青山:“新年大月,别叫他在屋里哼呀哈的。”

  不到半拉月,老郭头的病越来越加重。一天,暴烟雪把天都下黑。北风呼呼地刮着,把穷人的马架①刮得哗啦啦要倒。不是欢蹦乱跳的精壮小伙子,都不敢出门。人们都偎在炕头,或是靠在火墙边,窗户门都关得严严的,窗户的油纸上跟玻璃上结一层白霜。这是冻落鼻子的天气,是冻掉脚趾的四九的天气。

  ①只有一间房的小草屋。

  就在这一天,韩老六头戴着小水獭皮帽子,背靠火墙,脚踏铜炭炉,正在跟南头的粮户,他的亲家杜善人闲唠。李青山跑进来说道:“郭振堂快咽气了。”

  韩老六忙说:“快往外抬,快往外抬,别叫他在屋里咽气。”

  杜善人也插嘴说:“在屋里咽气不好!把秽气都留在屋里,家口好闹病。”

  “快去抬,抬到门外去,你们都是些死人。”韩老六叫唤。李青山慌忙赶出去,吆喝打头的老张去抬老郭头。韩老六蹲在炕头上的窗户跟前,嘴里呵口热气,呵去窗户玻璃上的冻结的白霜,从那白霜化了的小块玻璃上,瞅着当院,雪下得正紧,北风呼拉呼拉地刮着。

  “干啥还没抬出来?”韩老六敲着窗户大声地叫唤。在下屋里,郭全海伏在他爹的身上,给他揉胸口,他爹睁开眼睛说:“我不济事了。”郭振堂还想说别的话,可是气接不上来。“走开!”李青山喝叫,把小郭扯开,同老张把一扇门板搁在炕头上。

  “大叔干啥呀?”郭全海问,眼睛里噙着泪水。

  “你上炕去,托起他肩膀。”李青山不理郭全海,吩咐老张,两个人把老郭头搁到门板上,就往外抬。郭全海跟着跑,一边哭着。

  “大叔,一到外边就冻死呐,求求你别抬出去,大叔。”

  “你求六爷去。”李青山说,那口气像飘在脸上的雪似的冰冷。

  他们把门板搁到大门外,雪落着,风刮着,不大一会,郭振堂就冻僵了。

  “爹呀,”郭全海哭唤,摸着他爹的胸口,热泪掉在雪地上,把雪滴成两小坑。“你死得好苦,你把我撂下,叫我咋办呀?”

  劳金们从下屋里,马圈里,一个一个走出来,站在僵了的老郭头的旁边。他们不吱声,有的用袖子擦自己的眼睛,有的去劝郭全海:“别哭了,别哭了!”也说不出别的话来。韩老六在上屋的窗户跟前吼叫着:“把他撵出去,别叫他在这哭哭啼啼的!”

  郭全海止住哭,爬在干雪上,给大伙磕了一个头。劳金们凑了一点钱,买了一个破旧的大柜,当作棺材,把郭振堂装殓了,抬到北门外,搁在冰雪盖满了的坟地里。这是伪满“康德”四年间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