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五


  “行。”韩老六答应,他妈死了十年了。大伙都笑。这么一来,两个对立的阵营的紧张的空气,起了大变化,好多人的斗争情绪缓和下来了。自从白胡子上前来说话,韩老六的脸色变好了一些,他又抽烟了,白胡子又说:“我说,韩老六你得罪了众人,你该怎么的?”

  “众人说该怎么的,就怎么的吧。”韩老六说,喷了一口烟。

  “你自己说。”白胡子说,像生气似的。

  “要我自己说:今儿屯邻们说的一些事,都不怨我,都是我兄弟老七他整的。我要是有过,我知过必改。”

  “你们老七呢?”白胡子又问,打算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到韩老七的身上去。

  “蹽到大青顶子去了,诸位屯邻要是能把他整回来,给我家也除了大害,该打该崩,该蹲风眼①,该送县大狱,都随众人,韩老六我还感谢不尽呢。”

  ①蹲风眼:蹲拘留所。

  “你别光说你家老七的事,说你自己的。”赵玉林嚷道。“我自己有啥?众人给我提提嘛,我要有过,我领罚。我就是多几垧黄土包子地,工作队还没有来,我早存心想献出来,给大伙匀匀。”

  “能献多少?”白胡子问。

  “我家祖祖辈辈起五更、爬半夜,置下一点地,通共七十垧,如今我自动献出五十垧。余下那二十来垧,屯邻们给我留下,我就留下。我家里有十来多口人,都是一个屯子里的人,我寻思:大伙也不能眼瞅我一家子饿死。”

  看到这原是威威势势的韩老六,自动地献地,大伙心软了。天气挺好,大伙又着忙铲地,韩家的人和偏袒韩家的人乘机大活动。人群中三三五五,发出各种各样的议论:“人家就是地多嘛,别的也没啥。”跟韩老六磕头的人说。“说是他当过伪村长吧,也是时候赶的,不能怨他。”另一个人说。

  “人家说知过必改,就得了呗。”又有人说。

  “拿出五十垧,给大伙均分,那行。他家牲口多,叫他再摊出几匹马来。”

  站在台上的韩老六听到这话,连忙接着说:“好吧,我再拿出五匹牲口。”

  一个韩家的亲戚说:“这不,牲口也自己拿出了?”

  “大伙缺穿的,把你余富的衣裳拿出一些来,这就圆全了。”白胡子说。

  “行,说啥都行,我还有一件青绸棉袄,一条青布夹裤,我家里的还有件蓝布大褂子,都献出来得了。”

  “工作队长,”白胡子走到萧队长跟前,拱一拱手:“他献了地,又答应拿出牲口衣裳来,也算是难为他了。放他回去,交给咱们老百姓,要再有不是,再来整他,也不犯难,队长你说行不行?”

  萧队长没有答应他,不问他也知道他是什么人。这时候,有一些穷人愤愤地走了。有一些穷人明明知道韩老六耍花招,不敢吱声。还有些心眼儿老实的人看着韩老六拿出些地、马和衣裳,原谅他了。老孙头走了,老田头还是坐在墙根下,低头不吱声,刘德山走到韩长脖跟前,满脸赔笑说:“谁说不是时候赶的呢?谁不知道韩六爷在‘满洲国’也是挺干啥的呀。”

  赵玉林走到小王跟前,张口就说:“我真想揍他!”

  “揍谁?”小王问他。

  “那白胡子老家伙,他是韩老六的磕头的。”

  赵玉林没有再说啥,他走得远远的,也坐在墙根地下,把枪抱在怀里。

  眼瞅快到晌午了,萧队长叫老万告诉刘胜说:“快散会,再慢慢合计。并且叫把韩老六放了。”

  刘胜宣布散会。

  韩老六从台子上下来,跟他大老婆子走出学校大门去,后边跟着他的小老婆子和他家里人。小王气得脖子胀粗了,走到萧队长跟前,怒气冲天地问道:“你干啥把韩老六放走?”

  “不放不好办。”萧队长说,本想多说几句话,看到小王气得那样子,他想再细细跟他谈一谈。这会儿,他正有事,看见老田头也正走出来,他连忙赶上去,跟老田头唠一会,最后他说:“回头我找你唠唠。”

  人都走散了。小学校的操场里空空荡荡的,光剩一个空台子。傍晚,韩家打发李青山把五匹马和三件衣裳送来了,并且说:“地在南门外跟西门外,多咱①去分劈都行。”

  ①什么时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