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二


  韩老六看见萧队长这样熟悉他的历史和行径,连忙对杜善人招呼:“亲家,”又对唐抓子笑道:“好兄弟,谢谢你们来保,萧队长是找我来唠唠,也没难为我,你们先回吧。”完了他又跟他家里人说道:“你们也回去,没关系,萧队长会放我回来的。”他又吩咐江秀英:“给我送一盒烟卷,一些酒菜来。”韩家的人和保人都走了。不大一会,李青山送来一个描绘着青枝绿叶的搪瓷提盒和一棒子烧酒。酒菜摆在书桌上,韩老六邀萧队长同喝一杯,遭了拒绝后,又请刘胜同小王:“来尝尝咱们关外的口味,同志,”韩老六说,“尝尝狍子肉,喝盅高粱酒。”

  没有人答应他的邀请,韩老六慢慢地独酌。一直喝到他的颧骨发红,才放下酒盅,拚命抽烟卷,手支着头想。他的心思挺复杂:在旧中国,他开始发家,在“满洲国”,仗着日本子帮助,家业一天天兴旺,江北置一千垧地,宾县有二百来垧,本屯有百十来垧。为不引起别人的注目,他的家安在他地土顶少的屯子。山林组合①有他的股份,街里烧锅的股分,他有三股的一股。“不杀穷人不富”,是他的主意。他的手沾满了佃户劳金的鲜血。他知道他的仇家不老少。但他以为“满洲国”是万古千秋,铁桶似的,他依附在这铁桶的边沿,决不会摔下。意想不到“八·一五”炮响,十天光景,这铁桶似的“满洲国”哗哗地垮了。日本子死的死,逃的逃,把他撂下来,像个没有爹妈的孽障。他心惊肉跳,自以为完了。蒋介石的“中央先遣军”刘作非收编了他的哥哥韩老五、弟弟韩老七,并且叫他当上元茂屯的维持会长。他拉起大排,又得意了。刘作非乍一来到这屯子,吆喝全屯的“在家理”的粮户,摆了三天三宿的迎风香堂,捐来的小户的银钱,水一样地花着,不到半拉月,八路军三五九旅三营来,枪炮加喀加喀地响着,“中央先遣军”又哗哗地完了。韩老六把枪插起来。如今,小小一个工作队,来到这屯子,好像是要把这屯子翻个过儿来,连那平常他全不看在眼里的赵光腚,竟敢带人来抓他来了,这真是祖祖辈辈没有见过的奇事。说是吃得太多做的恶梦吧?又实在不是。他明明白白地给软禁起来了。还不知道明儿该咋样,他感到一种奇怪的、自己也不能相信的害怕。

  ①日本办的林业公司。

  “不能长远的,”这个思想忽然闪进他脑瓜子里,使他快乐点。“穷棒子还能长远吗?”他这样告人,也这样自信。因此他的心机全部用在下边这个目的上,咋样对付这个短时期的“变乱”,等待他的好日子再来。

  “那日子还会来吗?”他又犯疑了,他的大儿子韩世元蹽到“中央军”去了,一去无消息。看样子这工作队不会马上走,还得干一场!好吧,干就干吧,看谁硬实?他偷眼瞅瞅萧队长,心里冒火了。他想起了韩长脖和自己吩咐他的话:“这一回要等着瞅你的手脚了。”

  正当韩老六一手支着头,左思右想时,萧队长把小王叫到一边,要他带两个战士,到屯里的公路上巡查。警卫班战士,除留两个人在家看差以外,其余都出去找他们自己发现的积极分子,布置明儿的斗争会,鼓励他们准备会上的发言。人们一个一个迈步走出去。三星挺高了。屯子的南头和北头,到处起了狗咬声,好多洋草盖的低矮小屋的院子的跟前,有好多模糊的憧憧的人影。

  萧队长自己也出去了。他把他的快慢机①别在前面裤腰上,一直往韩家大院的所在的北头走去。他要看看韩老六被扣以后那边的情况。他没有叫老万跟他,在关里的长久的游击生活使他胆量大。他在一个没有门窗的破小屋的背阴处,好像看见一个黑影子一闪,“谁呀?”他的喝问还没有落音,“当”的一声,一枪正朝他打来,弹着点扬起的泥土飞到了他的腿脚上,萧队长一下跳到旁边一棵大柳树后面,掏出匣枪来冲着枪响的方向,喀巴喀巴地一连打了一梭子子弹。

  ①一种好匣枪,枪膛钢板,平滑如

  镜,故又叫大镜面。

  “谁打枪呀?没有打着吧”小王手提匣枪,带领两个人奔跑过来问。

  “没有。”萧队长回答,把匣枪又别在腰上。

  “哪里打枪?”刘胜也气喘呼呼地奔跑过来了。

  “去追去。”老万也来了,并且提议说。这时候,张班长也带一群人来了。大家都要到那小屋旁边去搜索,萧队长说:“算了,不必去,这屯子的地形咱们还不太熟悉,群众没起来,不要吃这眼前亏。这是一个警号,往后都该处处加小心防备,”他又转向张班长:“下晚岗哨要多加小心。”打黑枪的家伙,放一枪以后,转到小屋的后面,傍着柳树丛子,顺着“之”字路,一会歪西,一会偏东,飞也似地往北头跑去。奔跑半里路以后,细听背后没有脚步声,他才停下来。星光底下,他用衣袖擦擦长脖子上的汗珠子,把他那支“南洋快”①别在裤腰里。待到他慢慢走到家里时,东方冒红了。

  ①一种日本造的连发短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