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九


  “咋不敢?”站在萧队长附近的刘德山还加了一句。“大伙说敢!就跟我来,革命的人不兴光卖嘴。去,今下晚去抓起那忘八犊子,老百姓就敢说话了。”赵玉林往门边挤去,用那敞开的旧军衣的衣襟,擦着头上的由于兴奋和激动而冒出的汗珠儿。

  课堂里起了骚扰和争吵,有的人走来走去,有些人围成几堆,用着各种不同的声音和态度,合计和争吵。

  “咱们都跟赵大叔去抓大汉奸!”热烈的年轻人说。“去就去呗。”稳健些的中年人说。

  “三星都那么高了,明儿去吧,明儿一早去也赶趟。”困倦的上了年纪的人说。

  “人心隔肚皮,备不住有那吃里扒外的家伙①走风漏水,叫韩老六跑了。”年轻的人反驳,还是赞成去。听到讲这话,萧队长看见李振江的身子震动了一下。

  ①内奸、叛徒。

  “看他能跑!跑到哪儿都是共产党的天下。”不赞成立刻去抓的人说。

  “他一家子在这儿,他的房子地在这儿,他跑?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另外一些不赞成立即去抓的人也说。

  “去!有胆量的跟我来!”赵玉林好像没有听见别人的说话,又叫唤道:“谁怕事的,趁早回家,赶快搂着媳妇娃娃蒙在被窝里。老刘,我看你也回去吧。”赵玉林挑战似地对那挨到门边,想要溜走,又怕人家笑话的脸色灰白的刘德山说道。“我回去干啥?你能去,我不能去吗?”刘德山勉强笑着。工作队的人都支持老赵的意见:立即去抓韩老六。但是

  对今儿这事态的急速的发展,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不同的热情的表现。刘胜瞅着赵玉林的痛快的说话和举动,高兴得蹦跳起来,他热烈地对张班长说,你看看农民的伟大,他满口赞美,忘记了张班长自己也是一个庄稼人。

  小王看见赵玉林挤到了门口,忙挤上去,把自己的匣枪解下,给老赵说道:“你拿我的枪去,忘八犊子作兴有枪的,你使过枪吗?”

  “匣枪不会使,摆弄过洋炮①。”赵玉林用粗大的右手接过匣枪来。

  ①洋炮:南方叫鸟枪。

  “容易使唤,你来,你来,我教你。”小王推开众人,忙把赵玉林拖到屋子的当间,在豆油灯下,他把匣枪从皮套里取出,咔啷一声上好一梭子子弹,把枪膛一拨,他说:“上好顶门子子了,你这么一扣,火就出来了。再打再扣。”赵玉林一面答应:“知道了。”一面挎好枪,转身要走。小王又叫他回来说:“要带捕绳去,”他说着,忙去把他的捆被包的麻绳拿过来,交给赵玉林,并且说:“抓到了,把他捆结实一点,对反革命就得这样子。”

  在人们吵吵闹闹的当中,萧队长用全力控制了自己的狂热的情感。他和刘胜、小王一样,高兴老赵这种勇敢的行为。但是对于解放事业,党的任务的重大的责任感,使他感觉到,常常需要平静地好好地思索事情的一切方面。他在人少的角落里,走过来走过去,脱下军帽,习惯地用手搔搔他那剃得溜光的头顶。他想:在群众的酝酿准备还不够成熟、动员还不够彻底和广泛的情形之下,也许赵玉林跑得太快,脱离了广大的觉悟慢些的群众。但他又想:泼冷水是不好的,人是要抓的。赵玉林说,抓起韩老六,老百姓就敢说话了。“好吧,抓来再看,”他对自己说。忽然灵机一动,他想韩老六拉过大排,一定有大枪,赵玉林单枪匹马地冲去,不定要吃亏,他叫唤道:“春生,叫赵玉林别忙着走。张班长!”

  “有。”张班长忙跑过来,立一个正。萧队长说:“你带八个人,跟赵玉林去,到了那边,四个留在大门外警戒,你带四个人进去,上好刺刀,一切作战斗准备。”大伙走了以后,萧队长还沉思着。他在细细地想起这个初次的积极分子会议的一切经过的情景:“还不太坏,”他满意地笑了,“可是老田头,看样子是有大的伤心事,明儿咱们去找老田头。有水吗?”他问老万。“凉水也好,打一盆来,三天没有洗脸了。完了,你也去看他们抓人去。”

  赵玉林挎着枪,领着头,大踏步地走出学校门,在道沿走着。天气凉凉的,天上银河闪亮着。远远近近,蟋蟀和蝈蝈,一唱一和地鸣叫。道旁柳树丛子里,惊起的家雀飞跃着,振动树枝,把枝叶上的露水滴滴溜溜地震落下来,滴在人们的头上、肩上和枪上。

  刚出学校门,李振江连忙隐在后尾人堆里,一会不见了,他钻进道北一家人家的菜园子,抄近道,朝韩家大院的方向跑去了。

  刘德山走到半道,慢慢拉下来,趁着没有人瞅见,躲进道边一个茅楼里①,一直到人们的脚步声越走越远,他才伸出头,两边望一眼,然后走出来,低头掩住脸,往家里猛跑,并不是怕有人追他,而是想着越快越好地跑回家里去,免得人瞅见,识破他是临阵逃跑的。

  ①厕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