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又是各式各样的回答,有的说:向韩老六借钱贷粮,要给七分利、八分利,还有驴打滚的,小户拉他的饥荒,一年就连家带人都拉进去了。有的说:韩家门外的那口井,是大伙挖的,可是往后跟他不对心眼的,不能去担水。也有的说:得罪了韩老六,不死也得伤。韩老六爷俩,看见人家好媳妇、好姑娘,要千方百计弄到手里来糟蹋。

  听到这儿,老田头的眼睛又在豆油灯下,闪动泪光了。“老田头,你心里有啥,还是跟大伙说说。”萧队长早就留心他,带着抚慰的口气说。

  “没啥说的,队长。”老田头说,眼睛瞅瞅李振江。这时候,赵玉林从桌子上跳下地来,把他那枝短烟袋别在裤腰上,往前迈一步,一手解开三营战士送给他的那件灰布军服的扣子,露出他的结实的、太阳晒黑的胸膛。这是他的老脾气,说话跟打仗一样,他要发热冒汗,要敞开胸膛。他说:“屯邻们,姓赵的我是这屯里的有名的穷棒子,大伙送我的外号:赵光腚,当面不叫,怕我不乐意,背地里净叫,我也知道,我不责怪大伙,当面叫我赵光腚,也没关系。”有人发出了笑声。

  “不准笑,”有人冒火了,“笑穷棒子,你安的是啥肠子呀?”赵玉林继续说道:“笑也没关系,反正队长也明白,穷不算丢脸。我屋里的没裤子穿,光着腚,五年没吃过一顿白面,可也没有干啥丢人的事。”

  “那是不假,”老孙头插嘴,“你那媳妇是一块金子。”

  “没铺没盖,没穿没戴的小人家,”赵玉林又说,“平常还好,光腚就光腚吧。可一到刮西北风下暴烟雪的十冬腊月天,就是过关啦。一到下晚,一家四口,挤成一堆,睡在炕上,天气是一年四季都算圆全了。光身子躺在热炕上,下头是夏天,上头是冬天,翻一个身儿,是二八月天。要说这二八月的天气正合你的适,你就得一宿到明,翻个不停,不能合眼了。”

  “那是不假,”老孙头说,“穷棒子都遭过这罪。”

  “可是穷人要有穷人的骨气。我那媳妇也和我一样。不乐意向谁去低头。咱们一不偷人家,二不劫人家,守着庄稼人本分。可是你越老实,日子越加紧。伪满‘康德’十一年腊月,野鸡没药到,三天揭不开锅盖,锁住跟他姐姐躺在炕头上,连饿带冻,哭着直叫唤。女人呆在一边尽掉泪。”

  老田头听到这儿,低下头来,泪珠噼里啪啦往下掉,是穷人特有的软心肠,和他自己的心事,使他忍不住流泪。小王也不停地用衣袖来揩擦眼睛。刘胜走到窗户跟前,仰起脸来,望着这七月下晚的满天星斗的天空,来摆脱他听到赵玉林的故事以后,压在心上的石头。坚强冷静的萧队长,气得嘴唇直哆嗦。他催着赵玉林:“说下去,你说下去吧,老赵哥。”

  老赵又说下去:“我一想,得想个办法,要不就得死。我往韩家大院奔,分明知道那是鬼门关,也得去呀。我不能眼瞅孩子们饿死。进得大门,四只狼种深毛狗,一齐奔过来,跳起来咬人,我招架着。韩家管院子的老李,就是李青山,他跑出来,挡住我在当院里,他说:‘看你那股埋汰①劲,不许你进屋。’‘老李,谁呀?’东屋有人问,听那粗哑的嗓门,我知道就是韩老六本人。李青山说:‘南头赵玉林。’里面说:‘问他来干啥?’外面答应:‘他说是来拉点饥荒的。’一听到这话,玻璃窗户上,伸出一个秃鬓角的大头来,这是韩老六本人,他一脸奸笑,说道:‘赵家好汉你也求到我这寒伧门第里来了?我要说不借,对不起你屋里的那面。’李青山在一边,听到这儿,哈哈大笑,我的心口烈火似地烧,嘴里冒青烟。韩老六说:‘你要贷钱?钱有的是,要多少,有多少,可是有一宗条件,就怕你不能答应。’韩老六没有往下说,他等我答应。我一想两个孩子正在饿得哇哇哭,就说:‘你说那条件看看吧。’韩老六开口:‘今天下晚止灯睡觉的时候,叫你媳妇来取吧。’我肺气炸了。可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两手攥空拳,有啥办法呢?我转身就走。李青山唆使四只狗追上,把我的破裤腿扯拉成几片,脚脖子给咬了一口,血淌出来。第二天,算是天老爷不昧苦心人,药到一只野鸡,一家正吃着,来摊劳工了。一家子那哭呵,就别提了。当劳工回来,屋里的为了躲开韩老六,脸上涂得埋埋汰汰的,在外屯要饭,锁住的姐姐,我那七岁小丫头,活活饿死了。我呢,一天,韩老六罚我跪在碗碴子上边,尖碗碴子扎进皮骨里,那痛呵!就像上了阴司地狱的尖刀山,血淌一地,你们瞅瞅。”赵玉林把脚跷在桌子上,把裤腿卷起,说道:“这里,波罗盖上还有一个个指头大的伤疤。”

  ①肮脏。

  人们都围拢来看。不大一会,赵玉林把脚放下来,他为他自己的长长的诉说,和过去的伤疤,大大上火了,提起粗嗓门唤道:“屯邻们,有工作队做主,我要报仇,我要出气啦。韩老六当伪满的村长那年,你们谁没挨过他的大棒子?”

  “挨过的人可老鼻子了。”老孙头说。

  “那是不假,挨揍的人不老少。”刘德山也说。

  “再问问大伙,南头的老顾家,老陈家,西门外的老黄家的少的,都给谁害死了?”

  赵玉林说到这儿,大伙又都不吱声,有的向门边移动,想走。萧队长看到这情形,怕大伙冷了下来,坏分子趁机泄大伙的劲,慌忙走到赵玉林跟前,悄声地要他提一个大伙能回答的有鼓动性的问题。赵玉林问道:“你们说:韩老六坏不坏呀?”

  “坏!”大伙齐声答应了。

  “他压迫咱们穷人,咱们应不应该和他算算账?”

  “咋不应该呀?”一部分人这样回答。

  “和他算账!”一部分人又这样回答。

  “咱们敢不敢去和他算账呀?”赵玉林又问。

  “敢!”大伙齐声回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