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七


  “那哪能比呢?”刘德山说。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呀!”老孙头说。

  “咱们穷人家,咋能跟他大粮户比呢?”看见大伙都说话,老实胆小的田万顺,又开口了:“人家命好,肩不担担,手不提篮,还能吃香的,喝辣的,穿的是绫罗绸缎,住的是高大瓦房,宽大院套。咱们命苦的人,起早贪黑,翻土拉块,吃柳树叶,披破麻袋片,住呢,连自己盖的草屋,也捞不到住……”说到这里,他的饱经风霜的发红的老眼里掉下泪水了。他记起了韩老六霸占去做马圈的他新盖的三间小草房,他的声音抖动,说不下去了。而他又看到了李振江向他瞪眼睛,越发不敢说了。

  “怎么的,你老人家?”萧队长问。

  小王向赵玉林问了老田头的姓名,走到他跟前,手搁在他的肩膀上,温和地说:“老田头,今儿你把苦水都倒出来吧。”

  “你说下去。”萧队长催他,“把你的冤屈,都说出来吧。”老田头又瞅李振江一眼,他说:“我心屈命不屈,队长,你们说你们的吧,我的完了。”这时候,李振江站立起来,首先向萧队长行了一个鞠躬礼,又向大伙哈哈腰,这才慢慢说道:“没人说,我来唠唠。我不会说话,大伙包涵点。我叫李振江,是韩凤岐家的佃户,老田头也是。咱俩到韩家走动,年头不少了。韩六爷的那个脾气,咱俩也明白,他光是嘴头子硬,心眼倒是软和的。”

  刘胜跟小王同时暴跳起来,同时走到李振江跟前。

  “谁派你来的?”刘胜问。

  “谁也没有派我来。”李振江回答,有些心怯。

  “你来干啥的?”小王跟踪问一句。

  “啥也不干。”李振江说,使劲叫自己镇静。

  “让他说完,让他说完。”萧队长也站起来了,劝住刘胜和小王,他怕性急的刘胜和暴躁的小王要揍李振江,闹成个包办代替的局面,失掉教育大伙的机会,又把斗争韩老六的火力分散了。他从容问道:“你叫李振江,韩老六的佃户,是吗?正好,我问你,韩老六到底有多少地呢?”

  “本屯有百十来垧。”

  “外屯呢?外省呢?”

  “说不上。”

  “他有几挂车,几匹牲口?”

  “牲口有十来多头吧,咱可说不上。”

  “你说差啦,谁不知道韩老六有二十多头牲口。”后面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有一个人叫唤,李振江扭转头去,想要看看那是谁。

  “你不用看了,”萧队长冷笑说,“现在你知道是谁说的,也不中用。‘满洲国’垮了。刘作非蹽了。蒋介石本人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没有人来救你们韩六爷的驾了。”萧队长言语从容,但内容尖锐;他本来要说:“韩老六的命也抓在穷人的掌心了。”可是他一想:在大伙还没完全清楚自己的力量时,说出来反而不太好。他连忙忍住,不说这一句,改变一个方向说:“我倒要问你,韩老六给了你一些什么好处,你替他尽忠?你种他地不缴租粮吗?”

  “那哪能呢?”李振江说,不敢抬眼去看萧队长,装得老实得多了。可是他的这句话并不是真话,工作队到来的那一天下晚,韩老六叫了他去,在外屋里,他俩悄声密语唠半天,韩老六要李振江“维持”他一下,答应三年不要他租粮。就这样,为了自己的底产、马匹、院套,和那搁在地窖里年年有余的粮食,为了韩老六约许他的三年不缴的租粮,也为了韩老六是他的“在家理”的师父,他顽固地替地主说话,跟穷人对立。今儿下晚,萧队长担心转移了目标,分散了力量,有意放松李振江,走到课堂的中心,又向大伙发问道:“我再问你们,韩老六压迫过你们没有?”

  “压迫过。”十来多个声音齐声地回答。

  “压迫些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