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六


  尽是他们两个人的声音,别人都不说。赵玉林坐在桌子上,噙着他的短烟袋。老孙头远远坐在一个角落里,也不吱声。老田头坐在李振江近边,胆小地望望李振江,眼窝显出阴凄的神色。他不害怕萧队长,光怕李振江。他明白李振江是韩老六心腹。萧队长看到这情形,说道:“你们不用怕谁,有话只管说。”

  “对,谁也不用怕谁,各人说各人的话。”李振江马上应和萧队长:“如今不是‘满洲国’,谁也不兴压力派。”还是没有人说话,光听见赵玉林的烟袋嗞呀嗞呀地发响。萧队长在课堂里踱来踱去。他想,得找出一个办法,打开这闷人的局面,得提出一个人人知道而且人人敢说的事情,让大家开口。他低下头来,皱起眉头,用右手取掉他的军帽,用这拿着帽子的同一只手搔着他的剃得溜光的脑瓜。不大一会,他抬起头来,对大伙说道:“你们谁当过劳工?”

  “谁都当过。”除了李振江,都答应着。除了李振江,到会的人都当过劳工,谁都想起这段挨冻挨饿又挨揍的差点送命的生活,会场里面哗哗地吵闹起来了,不只一个人说话,而是二十多个人,分做好几堆,同时抢着说。李振江光笑,没有话说。别的人都七嘴八舌倒苦水。

  “我劳工号还没有摊到,就叫去了,六个月回来,庄稼也扔了。”赵玉林说,在桌沿上磕烟袋。

  “你还说庄稼哩,人家把人都扔了。伪‘康德’九年,我屋里的闹病,我到村公所请求宫股长想法,等我屋里的病好些,再去。他瞪起黑窟窿似的两只眼睛说:‘你不去,叫我替你去?你屋里的闹病,你迷糊了,我还迷糊哩,你跟我说,我跟谁说去?不是看你媳妇那一面,你妈那巴子,兔崽子,看我揍你。’他越骂越上火,抡起黑手杖来了。我蹽出来,寻思着:‘去就去呗。’赶到我六个月回来,我屋里的早入土了,我到如今还是跑腿子①。”赵玉林的邻居,跑腿子的花永喜说完,叹了一口气。

  “你还想你媳妇哩,人家差点命都搭上。上东宁煤窑的那年,一天三碗小米粥,两个小饽饽,饿的肚皮贴着脊梁骨。”

  ①跑腿子:打单身。

  老孙头看见大伙唠开了,也凑拢来插嘴说。

  “你那算啥?”老田头不顾李振江瞪眼歪脖的阻止,也开口说:“我上三棵树当劳工,在山边干活,饿得蝎虎,大伙都到山上去找蒿子芽吃。日本子知道,不让去找,怕耽误工。见天下晌收工时,叫大伙把嘴巴张开,谁嘴里有点青颜色,就用棒子揍,连饿带打,一天死十来多个。”

  “你没见过死人多的呀。”刘德山看见老实巴交的老田头说话,也说起自己的经历:“我头一回当劳工,也是在煤窑挖煤,见天三碗稀米汤,又是数九天,冰有三尺厚,连饿带冻,干活干不动。一天下晚,正睡得迷迷糊糊,有人推醒我:‘快快的起来,快快的,去推煤去。’我醒过来,擦擦眼睛说:‘没亮天呀!’‘还不快起来,要挨揍了!’我赶快起来,赶到煤窑去推车,伸手到车里,摸摸装满了没有。这一摸,可把心都吓凉了。我叫唤一声,脊梁上马上挨了一鞭子:‘再叫,揍死你这老杂种操的。’我不叫了,推着车走,你猜车上装的啥?是死人!一车一车的死尸,叫我扔到大河套的冰窟窿里去。你看到一天死七八个人,还当奇事,咱们那儿,一车一车地扔哩。在‘满洲国’,死个劳工真不算啥,扔到冰窟窿里就算完事。”

  说到当劳工的沾满血泪的往事,每个庄稼人就都唠不完。萧队长不打断他们,一直到深夜,他才另外提出一个新问题:“你们个个都摊了劳工,能回来的算是命大……”

  “嗯哪。”不等萧队长说完,十来多个声音应和着。“不是三营来,咱们都进冰窟窿了。”赵玉林补充说。

  “对!”萧队长接嘴,“大伙寻思寻思吧,地主当不当劳工?”大伙都回答:“地主都不当劳工。”

  “为啥?”萧队长追问。

  回答是各式各样的。有人说:地主有钱,出钱就不出劳工。有人说:地主有亲戚朋友在衙门里干事,摊了劳工,也能活动不叫去。也有人说:地主的儿子当“国兵”,当警察特务,家庭受优待,都不出劳工。又有人说:地主摊了佃户劳金当劳工,顶自己的名字。

  “你们这屯子里,谁家没有出劳工?”

  “那老鼻子啦。”直到现在没吱声的李振江抢着说。“韩家大院摊过劳工没有呢?”为了缩小斗争面,萧队长单刀直入,提到韩老六家。

  “咱们屯子摊一千劳工,也摊不到韩老六他头上!”赵玉林说,又点起烟袋。

  背荫处,有三个人,在赵玉林说话的时候,趁着大伙不留心,悄悄溜走了。刘胜瞅见了,起身要去追,萧队长说:“不要理他们。”他转向大家又问道:“咱们大伙过的日子能不能和韩老六家比?咱们吃的、住的、穿的、戴的、铺的、盖的,能和他比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