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暴风骤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四


  刘德山是个能干的人,扶犁、点籽、夹障子、码麦子,凡是庄稼地里事,都是利落手。他原先也穷,往后,家有了起色。“八·一五”炮响,有马户都捡了洋捞,刘德山也套起他的一辆小平车,老远从日本开拓团的屯子里运回一车子东西。衣服、被子、洋面、粳米、锅碗瓢盆,都捡回一些。他看见几十棵大枪,但是不敢捡。

  韩老六拉大排的时候,硬说他捡回一棵康八枪①,派人来抄他的家,把他捡的洋捞都搬走,光留了一件他改短了、又用泥浆涂黑了的军大氅。因为这宗事,刘德山对韩老六是怨恨,可是他不说,他怕整出乱子来没有人顶。

  ①伪满“康德”八年造的步枪。

  工作队来了,他是快活的,他想:这回韩老六遇到敌手了。可是才高兴,他又往回想:工作队是共产党,共产党能准许刘德山他有三匹牲口,五垧近地吗?他想:这是不能的,工作队是韩老六的敌人,可也不能算是他自己的亲戚。他翻来覆去,寻思一宿,决计两面不得罪,两面都应付,向谁都不说出掏心肺腑的话来。他想:“就这么的,看看风头再说吧。”看看谈不出什么,不到晌午,萧队长就辞了出来。回到小学校,别人都没有回来,他拿出本子,记了下边一段话:“刘德山,中年的富裕中农,态度摇摆,但能争取。”

  他写完,刚把本子放进衣兜里,一个穿白布小衫,留分头的浓眉大汉走进来,哈腰问道:“请问哪位是萧队长?”

  “我就是萧祥。”萧队长说,用眼睛上下打量着来人。大汉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深红色的硬纸帖子来,双手送给萧队长,又哈一哈腰说:“我叫李青山,我们掌柜的再三致意,一定要启动萧队长光临。”

  萧队长瞅着红帖子,封皮上写的是:“萧工作队长殿”

  把红帖子翻开,里面写的是:“本月十六日午后六时,敬备菲酌,候光,韩凤岐谨订。”旁边注一行小字:“席设本宅。”

  萧祥看了这帖子,特别是瞅了封皮上的“殿”字,微微一笑,说道:“连请帖也是协和体,你们东家还请了谁?”

  “没有再请谁,专请萧队长赴席。”李青山右手摸摸对襟褂子上的化学扣子,又哈一哈腰说。

  “我问你,你们东家做了些什么好吃的?”萧队长又问。“咱们这荒草野甸的穷棒子屯子,还能有啥好吃的?也不过是一点意思。”

  “什么意思?”萧队长紧追一句道。

  “队长不是为咱老百姓,请也请不来的呀,六爷准备了点自己家里出的高粱酒,为队长接风。”

  “你是他的什么人?”

  “我在他家吃劳金,给他翻土拉块的。”

  “去你的吧,你这是骗谁?翻土拉块的,是你这个样子吗?”萧队长的眼睛落在他的分头上,他火了,哗啦一声把大红帖子撕成了两截,接着连连撕几下,把这红硬纸的碎片往李青山的脸上掷去,有一片正打着他的眼睛。李青山的额上冒出了青筋,眼睛横着,往后退一步,两腿分开,左手叉腰,右手攥起了拳头,摆开一个动武的架子。

  “干啥,要动手吗?”萧队长的通信员万健,一手捏着匣枪的把子,一手去推李青山的胸脯,“快给我滚。”

  看到了老万的匣枪,和他的结实的身板,李青山有些胆怯,他退到门边,嘴头咕噜着:“滚就滚吧!”扭转身子,窝火憋气地迈出门去了。老万赶到门口,轻蔑地骂道;

  “臭狗腿子,看你敢再来。”

  老万还没有转身,老孙头来了,他牵着两匹马,打学校的门口经过。

  “跟谁顶嘴呀,老乡?”老孙头问。万健指一指李青山渐渐走远的背影,并且告诉他,李青山是来替韩老六下请帖的,碰一鼻子灰走了。老孙头细眯左眼笑笑说:“请客还能不去吗?要我早去了。”

  “吃人家嘴软。”老万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