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张爱玲 > 传奇 >  上一页    下一页
琉璃瓦(1)


  姚先生有一位多产的太太,生的又都是女儿。亲友们根据着“弄瓦弄璋”的话,和姚先生打趣,唤他太太为“瓦窖”。姚先生并不以为忤,只微微一笑道:“我们的瓦,是美丽的瓦,不能和寻常的瓦一概而论。我们的是琉璃瓦。”

  果然,姚先生大大小小七个女儿,一个比一个美,说也奇怪,社会上流行着古典型的美,姚太太生下的小姐便是鹅蛋脸。鹅蛋脸过了时,俏丽的瓜子脸取而代之,姚太太新添的孩子便是瓜子脸。西方人对于大眼睛,长睫毛的崇拜传入中土,姚太太便用忠实流利的译笔照样给翻制了一下,毫不走样。姚家的模范美人,永远没有落伍的危险。亦步亦趋,适合时代的需要,真是秀气所锺,天人感应。

  女儿是家累,是赔钱货,但是美丽的女儿向来不在此例。

  姚先生很明白其中的道理;可是要他靠女儿吃饭,他却不是那种人。固然,姚先生手头并不宽裕。祖上遗下一点房产,他在一家印刷公司里做广告部主任,薪水只够贴补一部分家用。支持这一个大家庭,实在是不容易的事。然而姚先生对于他的待嫁的千金,并不是一味的急于脱卸责任。关于她们的前途,他有极周到的计划。

  他把第一个女儿琤琤嫁给了印刷所大股东的独生子,这一头亲事琤琤原不是十分满意。她在大学里读了两年书,交游广阔,暂时虽没有一个人是她一心一意喜欢的,有可能性的却不少。自己拣的和父母拣的即使是不相上下的两个人,总是对自己拣的偏心一点。况且姚先生给她找的这一位,非但没有出洋留过学,在学校的班级比她还低。她向姚先生有过很激烈的反对的表示,经姚先生再三敦劝,说得唇敝舌焦,又拍着胸脯担保:“以后你有半点不顺心,你找我好了!”琤琤和对方会面过多次,也觉得没有什么地方可挑剔的,只得委委曲曲答应了下来。姚先生依从了她的要求,一切都按照最新式的办法。不替她置嫁妆,把钱折了现。对方既然是那么富有的人家,少了实在拿不出手,姚先生也顾不得心疼那三万元了。

  结婚戒指、衣饰、新房的家具都是琤琤和她的未婚夫亲自选择的,报上登的:

  ‘熊致章 姚源甫为小儿启奎 长女琤琤结婚启事’

  却是姚先生精心撰制的一段花团锦簇的四六文章。为篇幅所限,他未能畅所欲言,因此又单独登了一条‘姚源甫为长女于归山阴熊氏敬告亲友”。启奎嫌他啰唆,怕他的同学们看见了要见笑。琤琤劝道:“你就随他去罢!八十岁以下的人,谁都不注意他那一套。”

  三朝回门,琤琤褪下了青狐大衣,里面穿着泥金缎短袖旗袍。人像金瓶里的一朵栀子花。淡白的鹅蛋脸,虽然是单眼皮,而且眼泡微微的有点肿,却是碧清的一双妙目。夫妻俩向姚先生姚太太双双磕下头去。姚先生姚太太连忙扶着。

  才说了几句话,佣人就来请用午餐。在筵席上,姚太太忙着敬菜,妘妘道:“妈!别管他了。他脾气古怪得很,鱼翅他不爱吃。”

  姚太太道:“那么这鸭子……”

  琤琤道:“鸭子,红烧的他倒无所谓。”

  琤琤站起身来布菜给妹妹们,姚先生道:“你自己吃罢!别尽张罗别人!”

  琤琤替自己夹了一只虾子,半路上,启奎伸出筷子来,拦住了,他从她的筷子上接了过去,筷子碰见了筷子,两人相视一笑。竟发了一回呆。琤琤红了脸,轻轻地抱怨道:“无缘无故抢我的东西!”

  启奎笑道:“我当你是夹菜给我呢!”

  姚先生见他们这如胶如漆的情形,不觉眉开眼笑,只把胳膊去推他太太道:“你瞧这孩子气,你瞧这孩子气!”

  旧例新夫妇回门,不能逗留到太阳下山之后。启奎与琤琤,在姚家谈得热闹,也就不去顾忌这些,一直玩到夜里十点钟方才告辞。两人坐了一部三轮车。那时候正在年下,法租界僻静的地段,因为冷,分外的显得洁净。霜浓月薄的银蓝的夜里,惟有一两家店铺点着强烈的电灯,晶亮的玻璃窗里品字式堆着一堆一堆黄肥皂,像童话里金砖砌成的堡垒。

  启奎吃多了几杯酒,倦了,把十指交叉着,拦在琤琤肩上,又把下巴搁在背上,闲闲地道:“你爸爸同妈妈,对我真是不搭长辈架子!”他一说话,热风吹到琤琤的耳朵底下,有点痒。她含笑把头偏了一偏,并不回答。

  启奎又道:“琤琤,有人说,你爸爸把你嫁到我家里来,是为了他职业上的发展。”

  琤琤诧异道:“这是什么话?”

  启奎忙道:“这话可不是我说的!”

  妘妘道:“你在哪儿听来的?”

  启奎道:“你先告诉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