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欧阳山 > 三家巷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二


  阿发毅然保证道:“怎么靠不住?三家巷的事儿,你只管问我!”

  李民魁按着自己肚子上面的左轮手枪道:“如此说来,他居然没有参加这回造反!唉,真是太便宜他了!”后来他看见陈家客厅幽静舒适,就想赖在这里睡觉,没想到官塘街外面砰、砰响了两枪,他只好又走了出去。

  过了两天,陈家跟何家、宋家的大大小小,男男女女,上上下下,都结着伴儿回到广州来。按陈文雄的说法,这叫做“一场虚惊”。他对一切事物,都表示很有兴趣,都保持着一种幽默感,而对于周炳被人证实了没有参加这次暴动,他感到特别有兴趣。何守仁对周炳很不放心,就劝陈文雄道:“大哥,你知人知面不知心,先别那样相信阿炳。说不定他扯谎,欺骗了我们。”陈文雄学了胡适教授的一句话道:“拿证据来!”后来又加上说:“就算他扯谎,欺骗了我们。可是阿发是不会扯谎,不会欺骗我们的!”

  何守仁还是吟吟沉沉地说:“照我的看法,倒是把他设法弄到‘惩戒场’去,让他做几天苦工也好。”但是陈文雄不赞成,他坚持他的见解道:“完全不应该那样鲁莽。说实在话,在我们三家巷里,周炳是一个人才,而对于人才来说,任何时候都不应该鲁莽从事。要是有机会,”从这一句话起,他改用英文说下去道:“我打算介绍他一个起码的位置,让他从另外一个开头做起。比方商业,就是一条不平凡的道路。而凭他的性格,他一旦认为什么事情是对的,他就会做得很卓绝。我坚持我的判断。”这样子,何守仁也就不说什么了。

  陈文雄的太太周泉回到了外家,见着了爸爸、妈妈,也见着了自己心爱的弟弟周炳,真是悲喜交集。她还是从前那样瘦弱,那样高贵,那样善良,只是去了几天香港,凭空添了一层忧愁的脸色。她想起大哥周金叫人家杀害了,二哥周榕如今又不知去向,只剩下这三弟在家,如今又失了业,不知如何是好,就尽对着周炳哭泣。哭了半天,她收了眼泪,悄悄问弟弟道:“你到底干了那桩事没有?”周炳从来没有瞒过她,这时候也不想瞒她,就承认道:

  “我干了的!怎么能够不干?我打了三天三夜,如今恍如隔世呢!”

  随后他就源源本本,把这三天中的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告诉了周泉。说到那悲歌慷慨、激动人心的地方,周泉也肃然动容。对于李恩、杨承辉、张太雷、何锦成、孟才、杜发、程嫂子这些英雄豪杰的壮烈行为,她简直赞不绝口。对于花旗、红毛、日本仔、法兰西这些帝国主义鬼子的横蛮粗暴,她也一同咬牙切齿。对于工农兵代表大会上所通过的政纲,她也认为了不得的崇高与伟大。对于宪兵司令部的密探王九的阴毒下流,以及最后的可耻下场,她也禁不住痛恨、咒骂,最后又拍掌称快。她表示如果能够亲身参加这几天来的活动,真不枉活一辈子。一提到杨承辉表弟,她总是慨叹了又慨叹,惋惜了又惋惜。在结束这番谈话的时候,她千叮咛、万嘱咐地对周炳说:“这些情形,你千万不要泄漏出去!对谁也不能讲你干过那桩事情!不然的话,你就性命难保!”周炳说:“那自然,难道我还是小孩子么?”

  周泉又提议道:“过去的事情总是过去了。好好丑丑,总不过剩下一场记忆。你以后,就随和着点,跟着陈、何他们两家人混一混吧!陈家是咱家的表亲,我又落在他们家里;就是何家,如今也是你的表姐夫家,也是亲戚了。他们好好歹歹,谅也不会不带挈你吃一碗闲饭的。你要是不愿留在省城,那么,到上海你大表姐那里去,也使得!”周炳只是踌躇着,没有答话。周泉回陈家去了之后,周炳在门口枇杷树下,又遇见了何家的小姑娘何守礼。她去了一次香港,竟也沾染了一点洋气,那服装打扮,简直像个洋娃娃一样,还学会了几句骂人的洋话,像“葛·担·腰”,“猜那·僻格”等等。她一看见周炳,就像去年在罢工委员会演《雨过天青》的时候一般亲热,走过来,拿身体挨着他,尽缠着问他道:

  “告诉我,告诉我,炳哥!你又没去香港,你又不是没手没脚,你为什么不参加暴动?要是我,碰到这么好玩儿的事情,我非参加不可!”

  看见周炳不回答,她又大声说: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准是参加了!你哄我,你哄我!对不对?”

  周炳叫她缠得没法,只得说:“别胡闹了,别胡闹了!你说一说,你在香港吃了多少老番糖吧!”

  后来陈家三姑娘陈文婕也来到枇杷树下,问周炳看见了李民天没有。周炳说没有见过他,又反问她为什么陈文婷老不见面。她说陈文婷一直回宋家去了,又说:“你还想念四妹么?唉,要不是时势变化,我们原来都以为你俩是不成问题的了!”周炳点头承认道:“是的,想念着她。我很不了解她。我希望能够见她一面,把话说清楚。”陈文婕很同情他,就说:“我们一家人对你都是有好感的。我一定替你问问她,约一个会面的时间。不过,你也懂得,她如今是有家有主的人儿了。那样的会面,会不会增加你的苦恼?”周炳十分动人地轻轻摇看头,没有说话,显得非常温柔,又非常敦厚。当天黄昏时分,陈文婕就来找周炳。这位仗义为他们奔走的人带着一种抱歉的神气,摇头叹息道:

  “我有什么办法呢?唉,我也没有办法!四妹不同意这种方式的会面。她说,大家亲戚,没有不碰面的道理。她说,人生不过是一场噩梦!——她的脾气,说不定你比我还清楚。后来,她要我给你捎了这个来。”陈文婕说完,就递给他一封信样的东西。他接过来一看,正是去年双十节后一天,他写给陈文婷的绝交信。他匆匆读了一遍,就对他三表姐说:“请你告诉婷表妹,我明白了。”说完,把那封信缓缓撕碎,扔到畚箕里面去。

  晚上,没有月亮,只有满天的星星。刚过二更天,周炳就穿起那套白珠帆的学生制服,里面加了一件卫生衣,慢步从官塘街、窦富巷,一直走出惠爱路。到了惠爱路,又折向东,一直向大东门那个方向走去。他的手里挽着一个布口袋,口袋里装满了深红色、大朵的芍药花,只见它装得满满地,可又不沉,谁也不会想到里面是些什么。整条马路空荡荡地,行人很少。两旁的店铺平时灯火辉煌,非常热闹的,如今都紧闭着大门,死气沉沉。有些商店的门板上,赫然贴着纸印的花旗、红毛、日本仔、法兰西的国旗,表示他们是“外国的产业”,或者受着外国的保护。

  有些商店买不到这种外国符咒,就贴了张纸条子,上面写着:“本号存货已清,请勿光临!”或者索性就写着:“本店遭劫五次,幸勿光临”这种字样儿。路灯像平常一样开着,但是昏黄黯淡。时不时听到放冷枪的声音,东边一响,西边一响。广州不像她平时那样活泼、热情、傲慢、自负的样子,却显出一种蒙羞受辱的神态,全身缩成一团,躺在寒冷荒凉的珠江边上。周炳看见骑楼底下有一堆黑魆魆的东西,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具仆倒的尸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