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欧阳山 > 三家巷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三


  “日本鬼子上岸了!总指挥部正在调人堵住他们!”

  孟才想再打听两句,那两个人已经去远了。他们这个小队在嘉南堂的骑楼下面,为这件突然发生的事情争论起来。周炳主张整个小队开到江边去,参加阻击日本陆战队的登陆,冼鉴和谭槟支持他的意见。冯斗认为他们的任务是巡逻,如果要改变任务,一定要先请示总指挥部。孟才觉得双方都有道理,想打个电话回去,这三、四更天气,哪里去找电话?正在为难的时候,忽然有两个背着步枪的赤卫队员,快步走到他们面前。周炳认识他们,就高声叫他们的名字道:

  “何大叔!杜发!”

  何锦成和杜发也听出周炳的声音,就同时说道:“找着了,找着了!”孟才师傅和其他的人也跟着跳出去,跟他们见面握手。何锦成说:“总指挥部派我跟这个杜发来参加第一百三十小队,同时要咱们全队增援西濠口阵地。这是一个口头传达的紧急命令。哎哟,你们多难找呀!”周炳用拐肘碰了谭槟一下,两人互相做了一个得意的鬼脸。孟才师傅对周炳说:“你不是盼望打仗么?现在机会来了!可是你得注意:这是日本鬼子,是训练得很好的正规军队。大家都一样,要勇敢,同时要听指挥!”随后他们七个人就跑步到江边。刚转出西濠口,周炳就看见大新公司的门口,有二三十个赤卫队员,正在紧张地活动着。有些人正借着那些士敏土墙壁和粗大的方柱子做掩护,端起步枪向西面一百公尺以外的敌人射击。有些人正从大新公司门口横过马路,向过江码头那边堆叠沙包。

  那些装满细沙的麻袋一堆到半个人高,赤卫队员就飞步抢上前去,跪在沙包的后面,向敌人继续射击。周炳也跪在沙包后面放着枪。他的位置差不多恰好在马路正中心,左面是何锦成,右面是正岐利剪刀铺子的老伙伴杜发。这时候,月亮正像一盏大煤汽灯悬挂在他们头上偏西的地方,不被人注意地散出寒冷的光辉。借着月亮,周炳看得见邮政总局、海关大钟楼一带的马路上,如今空荡荡地没有任何生物的踪迹。

  再望远一点,大约在一百公尺到一百五十公尺之间,那里有一些隐隐约约的黑影,忽然看得见,忽然又看不见;忽然好像贴到路北那些建筑物的墙壁上,忽然又好像趴在马路的柏油路面上,匍匐前进。周炳忽然想起那地方就是沙面的东桥,在一千九百二十五年的夏天,他就在那地方捧起身上还有热气的区桃表姐……想到这里,他狠狠地勾着枪机,朝那些模糊的黑影子放了一枪。这一枪,他自己觉着特别有劲,只见一阵耀眼的火光过后,跟着一声威猛的爆炸声,然后在远远的那团黑影子中间冒起一把火星。

  “打得好!”何锦成沙沙地低声说。远远的地方有奇怪的声音叫喊。随后又响起一阵紧密的枪声,那几十发子弹一齐啾啾地打在沙包上,腾起一阵烟尘。周炳又咬牙切齿地打了两枪,对他身边的何锦成说:

  “看样子,日本鬼子可不少!”

  何锦成同意道:“是呀。至少有一百多人!”

  这时候,离他们一丈以外的地方,有一个人受了伤。沙包后面忙乱了一阵子。救护队轻轻地用担架把人抬走了。别的人立刻补上了他的空位子。就这样,他们和敌人相持了一个多钟头,双方的枪声都逐渐稀疏下来。海关大钟楼的钟声不慌不忙地敲击着,大家不约而同地往上面一看:已经是上午两点钟了。周炳把子弹上了膛,但是没有放,偏着脑袋,低声跟何锦成说:

  “你没回过家么?”何锦成没做声,他又往下说:“我上你家去过了。今天——不,昨天了,昨天下午去的。多多那家伙,好玩极了。他们都很想念你呐!”

  等了老半天,何锦成才慢吞吞地说:“是呵,我还没回去过……多多那孩子,自从没了娘,就总肯缠我……”周炳把脑袋转到右面,低声问杜发道:“发哥,你和马明、王通——你们三个人都领了枪么?他两个派到哪里去了?”杜发说:“我们都领了枪。还有手榴弹。我们学了半天,学会了,我就派到东堤,跟何大叔一个小队。他两个派到哪儿去,我就不晓得了。”周炳又问:“你看见我妈了么?她都说了些什么?”杜发说:“看见她了。她很好。她说你们弟兄俩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她不管你们,只是你们小心谨慎些,早点回家就好了。她又说,你爸爸可发了脾气,骂你弟兄俩不安分守己,不是好东西!”

  周炳笑了一笑,说:“爸爸向来脾气大些,你不会不知道——还有,你们没有谈起胡杏,那可怜的小丫头么?”杜发说:“谈起的,怎么没谈起?我照你的话跟你妈说了,要她背地里跟胡杏一个人讲。她答应了,说如果真地有那么一天,胡杏有了出头的日子,不知道会多么欢喜。她又说,自从何家那个二少爷跟他全家去了香港之后,没有人来折磨胡杏,看着、看着,她就吃胖了,那张莲子脸儿圆得像个西瓜一样呢!”

  日本鬼子那边好久没打枪了。冯斗问谭槟道:“你最会扭六壬的,你这回倒说说看,那边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谭槟开玩笑道:“现在什么时候了,你猜日本鬼子不睡觉的么?”说着,两个人就卷起生切烟,划着洋火,抽起烟来。敌人一发现有火光,立刻没头没脑地打了一阵枪,吓得他两个连忙把烟头踩灭了,口里十分恶毒地咒骂不停。小队长孟才和负责指挥这个阵地的中队长商量了一下,就弯着腰走到沙包后面,对每一个人低声说:“总指挥部有电话来,要咱们无论如何,坚守阵地,不让敌人通过。还要咱们尽量节省子弹,多多消灭敌人。总指挥部一会儿就派人来给咱们介绍情况。”

  他说完了,就退回自己的位子上,端起枪,一声不响地监视着敌人。这时候,从西濠口到沙面一带地方,都是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响动。只有天空的月亮,在淡淡的浮云中,无声无息地滑行着。冯斗和谭槟,因为烟卷没有抽成,还在抱怨自己倒霉。不久,总指挥部派来了宣传人员杨承辉。他和那个中队长打过了招呼,就钻到沙包后面,在周炳右边蹲下来,对大家说:

  “现在已经查明了,在咱们前面的这一股敌人,是日本的海军陆战队,大约有百把个人,武器是很精良的。他们曾经向总司令部提出交涉,要派兵保护南堤那间日本人办的博爱医院。我们拒绝了。我们说我们可以负责保护,他们不同意,就派陆战队登了陆。各位同志,各位兄弟,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是帝国主义者公开出面,帮助反动的国民党,直接进攻咱们的苏维埃,进攻咱们的工人、农民和士兵,进攻无产阶级的革命!这还能容忍么?这还能退让么?当然不能!昨天,帝国主义者的军舰向我们开炮;今天,帝国主义者的陆战队登了陆;明天,他们不是要占领全广州、全广东、全中国么?——我们说,你要来,我就打!他们果然来了,我们果然打了!开头,他们以为自己一出兵,我们就会退的,可是他们想错了。他们在中国横行霸道,没有碰见过对手,这回可得好好地给他们一点教训!——同志们,兄弟们,咱们在这里打得可真不赖!敌人进攻了两三个钟头,可是连一寸土地的进展都没有。全广州都为咱们竖起了大拇指!日本鬼子绝没有通过西濠口的可能!其他的道路,都有咱们的兄弟把守着,哪一条他们也通不过!”

  每一个趴在沙包上面的赤卫队员都同意他的话,都笑了。周炳抚摩着他的步枪,又用手按了按背后的驳壳枪,心中感到说不出的兴奋和快慰。他没想到自己一出身,就碰到这么强硬的对手,恨不得一下子跳出去,一枪一个,把那百把个日本海军陆战队消灭精光。这么一想,他嘴里就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