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欧阳山 > 三家巷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九


  看见他这种两眼发愣,横冲直撞的样子,每一个人都要发笑——这种笑里面,包含着惊讶、赞叹、疼爱、戏弄种种复杂的意思。有一次,海员出身的中队长简发和交通队长何添,张太雷同志的汽车司机陈能,正站在工农民主政府的大门口抽烟。简发跟何添运了许多步枪回来,刚刚卸完车;陈能驾驶的那部敞篷汽车出了点小毛病,也刚刚修理好。

  周炳骑着自行车从里面冲出来,几乎连人带车,撞在他们三个人身上。自行车摔倒了,周炳飞身跳在一旁,却被陈能一把逮住,拿手上的黑渍往他脸上涂抹。周炳央求道:“大哥,对不起。让我走吧,我这就要赶到‘普兴印刷厂’去呢!”陈能还是不放手,说:“普兴印刷厂有多远?来得及!”何添也凑趣儿说:“要放你容易,只要你演一出戏给咱们看!”周炳答应了演戏,陈能才把他放走了。他走了之后,陈能赞叹地说:“唉,说实在的,你在一万个人之中,也找不到一个这样雄壮,又这样漂亮的男人!”

  简发向他提议道:“我跟你两个人来编一出戏好不好,陈能?我们就编何添从前怎样在医院里把周文雍抢救出来的故事,你看怎么样?”何添说:“那有什么好编的?倒不如编你自己去‘大安’酒米铺子运手榴弹的故事,更惊险得多了!”陈能说:“编哪个故事都好,也得枪声停了才成!”正说着,观音山那边传来了紧密的枪声,像烧爆仗一样。长堤那边又传来了国民党军舰的大炮声。炮声过后,南关的什么地方起火了,火烟冲上半空中,久久不散。

  周炳赶到普兴印刷厂,那里正忙着一边赶印《红旗日报》,一边赶印工农民主政府的布告、宣言和传单。周炳看着那种紧张忙乱的景象,看得发了呆,心中十分欢喜。但是令他更加欢喜的,是他在这里无意中却碰见了他二哥周榕。他一把抓住周榕,说:“二哥,我从公安局的监牢里放出了一个人,他叫做金端。他还问起你呢!”周榕也高兴极了,说:“你放了金端,那太好了。他是一个很有本事的革命家。你要是再看见他,告诉他我在这里。”

  正说着,从周榕的后面走来了四个人,为首的是省港罢工工人,后来在普兴印刷厂做工的古滔,跟着的是在南关当印刷工人的关杰,最后是南关区家的两个表弟,区细和区卓。周炳问关杰道:“你怎么也跑到这儿来了?”关杰诚恳谨慎地说:“他们说要找人帮忙,古大叔就把我叫来了。”周炳又问区细和区卓道:“你两个小把戏,怎么不呆在家里,却到处乱蹦?”区细反唇相讥道:“我十八岁,他十三岁,我们比你小了多少?你到处跑得,我们跑不得!”区卓也说:“我作了临时工,还摇印刷机呢!你气死?”

  这几个人正在高兴,想不到从周炳身后,又走进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大家和他们打招呼,周炳回身一看,原来男的是他的表哥杨承辉,女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却不认得。不等别人问,杨承辉却先说了:“你们都在这里,好极了!我也来搞宣传工作,加入你们一伙儿。这位是宣传队的小队长:傅翠华。她是橡胶厂的女工,今年春天被敌人抓进监牢,刚才恢复了自由,爹娘都找不到,无家可归了!”傅翠华听到“无家可归”四个字,眼圈又红了起来。大家和她相见过了,又安慰了她一番。周炳忽然拍着手掌,又兴奋、又激动地说:

  “美妙呀美妙!自己人都碰到一块儿了!这个世界该是咱们的了!”

  周榕告诫他道:“世界倒是咱们的。只是要美妙,还得下大工夫呢!”

  周炳把带来的文件交给印刷厂,又把一些另外的文件带回去。走到工农民主政府门口,马路上又是东西、又是人,挤得水泄不通,他只好跳下来,推着自行车走。这时候,大门口的马路两旁和对面人行道上,都站满了徒手的工人,等候领枪。那身躯矮胖的周文雍和身材高大的司法委员陈郁,在工人当中穿来穿去地走着。在马路当中,摆满了汽车、大炮和马匹。枪声在很远的地方忽紧忽慢、断断续续地响着,时不时有一两颗子弹在天空中吱吱地飞过。工农红军正在南关、西村和长堤一带消灭残余的敌人。周炳挤挤撞撞地设法挨近周文雍的身边,问他道:“周同志,我有几个做工时候的好朋友,我叫他们也来领枪好不好?”周文雍郑重其事地回答道:“赤卫队的人越多越好!怎么不好呢?你叫他们到工人代表大会去登记吧。登记好了之后,一道上这里来领枪。”

  周炳高高兴兴地回到工农民主政府里面,向恽代英秘书长交了差,就打算到南关去找他那几个好朋友,动员他们来参加赤卫队。恰好这时候恽代英秘书长又交给他一个新任务,要他去搞一些吃的东西,于是他又骑上自行车,发出滋滋的声音,飞快地冲出大门口。这回在大门口,他却碰上他的表姐区苏,正在和一个年纪比她大些,约莫有二十六、七岁的女同志谈话。区苏那白净瘦削的脸上,如今也叫红领带映照得通红,显得很健康。那位女同志是一个临时的护士,周炳认得她,名字叫做梁俊芳。

  她原来是香港的糖厂女工,在北伐军里当过护士,今天从监牢里出来之后,才知道太夫已经在三个月前被国民党杀害,她的一个四岁的女儿和一个两岁的儿子都不知下落了,当时周炳的自行车一直铲到区苏的身边,突然煞住。区苏吓得往旁边跳,到看出是他,就骂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冒失鬼!”梁俊芳不管这些,一直拽住她的袖子,问她要米,说伤员要喝米汤,没有米不行。周炳调皮道:“区苏表姐是管穿皮鞋的,你怎么问她要米?区苏表姐,恭喜你当了解粮官!我也当了解粮官呢,我跟你比赛吧!”说完就跳上自行车,拼命按着铃,冲出大门外去了。

  他先到南关一家蒸粉店找到马有,打听清楚哪家字号有米,哪家字号有面,就又去找清道夫陶华和裁缝师傅邵煜,最后去找手车修理工人丘照。丘照的父亲是个人力车工人,在今天清晨起义的时候牺牲了,他正在十分悲痛,听大家说是要参加赤卫队,脱下木屐,换上布鞋就走,周炳领着马有、陶华、邵煜、丘照四个人,拉上一辆大板车,装满了白米,浩浩荡荡地投奔工农民主政府,要去参加赤卫队。周炳还一路走,一路想法子动员了很多的饼干、面包、鸡蛋糕之类的东西,准备拿回去送给在工农民主政府里和在红军总司令部担当责任的人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