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欧阳山 > 三家巷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二


  当时一见冼大妈手里提着鲜鱼、牛肉、青菜,他就指指点点地说:“怎么,发了达了,天天吃好的了,想不到你还有几年老福享呢!”冼大妈拨开他的手,骂道:“少胡说,别招你姑姑生气!那是给我几个干儿子做的饭。”冯敬义涎皮赖脸道:“好不值钱的干儿子!你有多少干儿子、湿儿子,我还不清楚?那是你的哪一个丈夫经手的?说是养的小汉子,倒还有个说的呢!”冼大妈生气了,说:“你再破嘴烂舌的,看招你姑姑一顿好打!”冯敬义伸了伸舌头,缩了缩脖子,说:“哪来这么大的火气?天生人,天养人。莫非有了油水,只兴你一个人独吃?你不让我喝点菜汁儿,你瞧我给你嚷出去、不给你嚷出去?”冼大妈没法,只得跟他说实话道:

  “干儿子倒是真的干儿子,只不过他们是共产党。如今丧尽天良的官府要害他们,因此上我家里躲几天。你知道共产党是跟咱穷人出冤气,打抱不平的。你敢坏了你姑姑的事儿,你姑姑就能收拾你的狗命!这里没有什么好打打敲敲的,你趁早给我滚开,井水不犯河水。”

  冯敬义见她说了真话,把头点了几下,表示赞成道:“这还像句正经话。我碍不着你们的事儿。可是万一我查出他们不是共产党,你可别怪我翻脸无情。”冼大妈说:“趁早,趁早。快挑起你那担破箩,多卖两只‘朱义盛’的假金耳环子是正经!”冯敬义笑了一笑,就走开了。当天中午过后,他吃了饭,挑上他那担破箩,转了几条街,走到市头上一家木屐铺子前面,碰见了几个生面的、可疑的人,那些人态度横蛮,毫无礼貌地在向开木屐铺子的老板打听附近有没有生面人搬来居住。老板想了一想,说没有。那几个人又向卖青菜的小贩打听,也说没有。那几个人再问开熟烟铺子的老板,也不得要领。

  后来问到了那间“华道馆”,那个给人画符拜忏的华道人却回答道:“要么看看市头后面冼大妈的竹寮里,是不是新来了几个什么亲戚。”冯敬义一看这几个人的扮相:黑通帽,黑眼镜,黑绉纱短打,黑鞋黑袜,每个人的肚子上面,都隐约看得出夹带着什么硬邦邦的东西。不用说,这是“侦缉”了。他立刻掉头,抄横巷子赶回冼大妈的竹寮,打算给那几个共产党员通风报信。可是当他刚一转过“吉祥果围”,离冼大妈的竹寮还有十来丈远的光景,他看见冼大妈那两个年纪轻些的干儿子正埋头埋脑地朝家里走,而后面那几个黑不隆咚的家伙也紧跟着嘻哈大笑走过来了。这正是千钧一发、危险万分的时候,冯敬义虽然足智多谋,也是毫无办法。想喊不能喊,想叫不能叫,想说不能说,想停不能停,眼看着那两个活生生的棒小伙子自投罗网去送死,他可是一筹莫展。说实在话,他连那两个年轻人的姓名籍贯,都还不曾知道呢。后来情急智生,他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对假玉镯子来,对走在他前面五步远的周榕、周炳两个人高声喊道:

  “王大哥,王二哥,你们要买的真玉镯子有了货了!”

  冯敬义所以要使唤这样大的嗓子吼叫,是要让后面那些侦缉们听见。果然,周家兄弟听见的时候,那些黑家伙也听见了。冯敬义见他俩扭回头,连忙向他们使了一个眼色,急急忙忙低声说:“随我来,冼大妈有话说!”周榕和周炳刚才那一扭回头,也发现了那几个黑家伙,知道出了事情,就跟随冯敬义闪在路旁,蹲下来,和他假意看镯子,论价。等那些侦缉走过去了,冯敬义才低声告诉他们道:

  “那些是侦缉。快逃走吧!”

  两兄弟异口同声地说:“屋里还有我大哥呢!”

  冯敬义生气了,骂道:“混账!快走!逃出去之后,找人搭救他!这时候婆婆妈妈算哪一经?难道你们要死在一块儿?”周榕、周炳低声向老人家道过谢,又回头望了冼大妈的竹寮一眼,才淌着眼泪,慌慌忙忙地抄横巷子逃到渡口,先坐渡船过河南,再从大基头坐船过省城,一直奔向四牌楼师古巷他们舅舅杨志朴、老表杨承辉的家里。杨承辉没在家。杨志朴正在客厅里睡午觉。他们叫醒了他,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对他说了一遍,求他想法子救大哥的性命。杨志朴眯起眼睛,鼓起那方形的腮帮,竖起那满嘴的胡须,愁容满面地听完了他们的话,紧接着问道:“按这么说,你们都加入了共产党了?”

  他们两个都回答说没有,舅舅又说:“没有加入就不要再加入了。党派的事情我看得多了。龙济光、陆荣廷、岑春煊、莫荣新、陈炯明、孙中山、胡汉民、汪精卫,如今又多一个蒋介石,像走马灯一样,看都没看清楚就过去了。什么党,什么派,看来看去不是差不多?这几年来,除了省港罢工是反对异族侵凌,还有点道理,其余的我都不赞成。你打倒段祺瑞,换上张作霖又如何?你打倒张作霖,换上蒋介石又怎样?我看南征也好,北伐也好,这样打法只是苦了老百姓,没有一点意思!”

  周炳不做声,周榕轻轻地说:“当时没有料到蒋介石是这样一个人。”杨志朴说:“是呀。流氓政客,都是见利忘义的。北伐才到了长江,就拿自己人开刀了。你们就是些傻子!跟我二姐一模一样!跟你妈妈一模一样!上回省港大罢工,你们死了个区桃;这回北伐,你们又得赔上个周金。人家是成者为王,你们是败者为寇,你们捞到了一点什么?我看政治这个东西,再没有什么是非可说的了。谁能把天下搞太平了,谁就是好皇帝。什么党派,哪一个不污七八糟?”周炳听到这里,觉着很不耐烦,那股楞劲就冲上来了,说:

  “不,不是这样的。共产党要解放全世界的无产者,共产党的理想是远大的,神圣的!”

  杨志朴只顾自己穿衣服,懒得去跟周炳两个辩论。穿好衣服之后,他告诉他两个外甥,在河南同福西街,他跟人合伙开的那个“济群”生草药铺有地方住。他们只要说明是他的外甥,因为身体有病,要到那儿静养,小心不要出门,就可以了。周榕还不明白济群药铺是个什么地方,老在嘀咕着,周炳说:“就是郭掌柜那里嘛,我给他当过伙计的嘛,冤我偷他的钱的嘛!一转眼都七年了!”周榕这才想起来,重复说道:“是呀,是呀,是呀……”临走的时候,杨大夫又加上一句道:“我看你们现在不是共产党,将来不免还要变成共产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