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欧阳山 > 三家巷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三


  到了五点整,乐师们奏起婚礼进行曲,两边亲友闪开一条小道,让这双英俊漂亮的夫妻缓缓通过。以后主婚人、证婚人、介绍人、双方亲友都说了些冠冕堂皇的吉利话,使得新郎新娘不论在门第上、学问上、性情上都更加圆满完备。以后又是交换戒指、行礼、拍照,乐声不断地此起彼伏地奏着,足足搞了那么两个钟头。婚礼完成之后,大家兴高采烈,但是斯文镇静地到餐厅里去参加宴会。这一切都经过得那么平安、美妙、高贵、热烈,简直连一点小小的遗憾也找不出来。

  在陈文雄和周泉向餐厅走去的时候,陈文娣从一个小休息室里走出来,正碰着他俩。周泉拉住她的手问道:“娣妹,你快活么?”陈文娣说:“快活极了。今天的印象,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从你的身上,我看见了‘五四’精神的真正胜利!”说完,她掏出一封信给陈文雄道:“大哥,这是一个秘密。你答应我,到今天晚上十二点钟才把它拆开。你守信么?”陈文雄严肃地点了点头。陈文娣就一把搂住周泉,亲切地低声叫了一句:“大嫂!”叫完才走开了。他俩向前走不到几步,周榕从另一个小休息室里走了出来。好像他跟陈文娣早就约好了似的,他也掏出了一封信递给周泉道:“妹妹,这是一个秘密。你答应我,到今天晚上十二点钟才把它拆开。你守信么?”周泉也学她丈夫的样子,严肃地点了点头。

  陈文雄走上前,和周榕亲切地拥抱着,说:“二舅,你应当给我说几句话!”周榕温和而善良地笑着说:“首先,我应该表示的就是:我羡慕你!”陈文雄明白他是指自己的父亲反对他和陈文娣结婚的事情而言,就笑着点点头。周榕接着往下说:“其次,我希望你不要因为环境顺利而忘记了自己的抱负。你还记得我们中学毕业时候的誓言么?记得?好极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把它忘记吧!”说完又使力拥抱了一阵,才分手而去。

  餐厅除了一个大厅以外,还有六个小厅。显贵的客人都聚集在小厅里。各人按照自己的兴趣,自然也按照社会地位,分成一小堆一小堆的,喝茶,嗑红瓜子,聊天,看得出来,大家都在忙着,都在享受着生命的快乐,都在精神奕奕地迎接一个漫长的良夜。最主要的谈话在一个靠边的小厅里举行。陈万利亲自当主人,何应元当招待。这里面有不少的总经理、行长、局长、主任之流的人物。最不足轻重的谈话在大厅里举行。周铁亲自当主人,有名的中医生杨志朴当招待。至亲好友,同学同事,兄弟叔伯,三姑六婆全在这里,新郎和新娘各处走动,全没停脚。这些芸芸众生当中,也有几个不尽如意的人物。那就是何守仁、区苏和周炳。

  何守仁本来坐在张子豪、李民魁、李民天、杨承辉、陈文英、陈文婕、陈文婷这个小厅里,席面上还给陈文雄、周泉、陈文娣、周榕都留了座位。可是他坐了一会儿,不见陈文娣露面,就不安起来。他一个小厅一个小厅地找,凡有堂客的地方都仔细观看,就是没有。有几位小姐叫何守仁拿眼睛贼里贼气地望过,觉得很不舒服,就在私下里议论他的为人。他躲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苦苦地自思自想道:“我再不能拖了。我的忍耐到了尽头了。我必须和她彻底长谈一次,该圆就圆,该扁就扁。必须当机立断!”

  区苏本来在大厅里坐着。可是不久就站起来,到处望。后来因为要洗手,甚至来回两次经过那些小厅。她故意走得很慢,以至于任何小厅里坐着的任何一个男子,她都看得清楚:就是不见周榕,她回到大厅里,在区杨氏身旁低头坐着,雪白的脖子上沁出细碎的汗珠。周炳本来到处乱窜,这里打打,那里闹闹,跟任何人都开个玩笑,看来是因为替他姐姐和陈家大表哥的喜事高兴,忘记了自己的烦恼了。谁知有一次在大厅的西窗下边遇见了调皮鬼何守礼。她自从参加《雨过天青》那个戏的演出以后,和周炳变得十分亲热,十分要好。他问那调皮鬼道:“胡杏呢?她为什么不来吃喜酒?”那调皮鬼回答道:“为什么?丫头也能吃喜酒?”

  周炳认为无论什么时候都该坚持真理,他就指出那九岁小女孩的错误道:“不对。她是你的表姐,不是你的丫头。”何守礼不高兴了,她说:“大个子周炳,你才不对。她就是我的丫头,不是我的表姐。你怎么样?气死么?”周炳没法,就说:“人家是跟你说真话,又不是跟你斗嘴。”过了一会儿,那调皮鬼忽然问道:“雄哥和泉姐今天结婚了,你也是个大个子,你今天为什么不结婚?我在《雨过天青》里听见你亲口对婷姐说过,一回到广州,你就要和她结婚的!”

  这句笑话把周炳问住了。他闷闷不乐地走开。八、九个月以来的烦恼一齐兜上心头,他自思自想道:“是呀。我为什么不结婚?我本来不是也可以在今天结婚的么?”这样一想,他觉着头很疼,嘴里透不出气来。他立刻悄悄离开了餐厅,连升降机也不用,一直从楼梯跑出马路外面。他沿着宽阔的太平路、丰宁路,一直向西门口走去。他找着从前在剪刀铺当学徒的时候几个最要好的朋友王通、马明跟杜发。他们有的比他大一岁,有的比他小一岁;有的和他在同一个字号里当学徒,有的在隔壁的字号里当学徒;如今都出了师,当了年轻的正式工匠了。他们碰在一道的时候,就商量往哪儿喝酒去。周炳说:“今天我做东。我看不是平记,就是富珍。”

  大家就往平记炒卖馆走去。在那里喝酒,一唱就喝到三更天气。等到喝得差不多了,周炳才迈开歪歪扭扭的步子,大声唱着《宝玉哭灵》开头那几句曲子:“春蚕到死丝还有,蜡烛成灰泪未收!好姻缘,难成就……”唱着、唱着,慢慢走回家里。一进那一砖一石都非常熟悉的三家巷,他就看见有人在巷子当中摆了桌席在喝酒。他以为拐错了弯儿,正待抽身往回走,却被人叫住了:“阿炳,来呀,来喝一杯!”他再看看清楚,并没有拐错了弯儿,这里正是三家巷。那些喝酒的并非别人,正是陈家的使妈阿发、阿财、阿添,何家的使妈阿笑、阿苹、阿贵,还有一个年纪才十二岁的小丫头胡杏。这些使妈都是青春年少的女人,在名义上有结了婚的,有没有结过婚的,有拖儿带女的,也有自称“梳起”不嫁的,大约都在二十多三十岁上下,只有阿发年纪最大,大概四十出头了。周炳走到桌前,开玩笑道:“七姐妹都下凡了。怎么这样吃法?七个人一桌,又全是属阴的?”这六位“娘姨”,全是开玩笑的好手,也就全不惧怕。其中最年轻的阿添就说:“那么,你这个属阳的,有胆量就来吧。我们一个人敬你一杯。你敢坐下来不敢?”周炳摇摇头说:“敢倒是敢,不过还是不坐下来的好……我不能把你们七个人一气喝下去……我已经喝了很多了,不过……不是喜酒,是自己的酒!”

  其中最漂亮的,年纪约莫二十六七的阿苹举着杯站起来说:“今天就要喝喜酒,没有喝喜酒的不算数。我先敬你……”周炳用转动不灵的舌头说:“谁敬都可以。可是要说明,有什么理由……这个理由,是自己……是自己……是自己身上的……”大家一时面面相觑,说不出理由来。却不提防那小小年纪的胡杏,忽然举着杯站起来了。她说:“炳哥,我来敬你。那一回我叫开水烫了手,你给我涂了药水,没肿没烂就好了。这一杯你该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