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欧阳山 > 三家巷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一


  听见他这么说,大家全把脑袋耷拉下来。周炳特别感到不满意。他暗自思量道:“按大哥这么一说,李民魁、何守仁、陈文雄都是可疑之人了,那怎么会呢?不,不会的!他们都是纯洁的青年,都是爱国的志士,都是全力赞助省港罢工的好人……”想到这里,他不觉脱口说道:“要是这些人都不可靠,那么,剩下国民革命叫什么人去干呢?”周金说:“怎么会没有人干?真是小孩子说话!共产党不在干么?国民党左派不在干么?还有工、农、兵、学、商,你怕没有人?内奸总是祸害,不肃清不行!”周榕说:“要是那样干,国民党里面的达官、贵人、名流、学者都会跑光的——于是,国、共就会分裂,国民革命就会流产。那未免太可惜了。”杨承辉说:“那有什么可惜的!革命就是要革个彻底,对那些人迁就一定会给革命带来损害。我倒认为干脆点好。谁不干,就滚开!我们有了工人,有了学生,就算没有其余的人,你怕那些军阀推不翻,你怕那些帝国主义打不倒!”

  周炳听了,虽然觉得也有道理,但是心中的疑团究竟解不开。当天谈到很晚,才各自回家。又过了几天,有一次,周炳在陈家的客厅里碰见陈文雄和何守仁,他问他们国、共是否会分家,省港罢工是否会失败,他们都异口同声说不会,这使他更加觉得周金的怀疑没有道理。他和陈文婷谈起,两人都觉得纵然社会上动荡不安,革命的前途还是光明的、乐观的。

  忙忙碌碌又过了半个多月。到了阳历十月“双十节”那一天清早,何应元在第二进北房他自己的书房里,把何守仁叫了进去,说:“阿仁,我那宝安税务局的差事,昨天发表了。我以为他们不会要北洋余孽办税务,谁知也不尽然。我把这桩事儿告诉你,等你也欢喜欢喜。”何守仁穿着藕灰色绸衫裤,白缎绣花拖鞋,勉强笑了一笑,就坐下来,又是方才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并没表露多大的欢喜。这一年来,他自从向陈文娣求婚被拒绝之后,就成了个悲观主义者,觉得人生漆黑一团,毫无意义和价值。何应元虽略有所闻,但也无法为他宽解。过了一会儿,何五爷又说:“听说你在什么地方瞎捧了胡展堂一阵,有这回事么?”何守仁说:“有这回事。”五爷说:“这就不对了。展堂固然好,但也不能一成不变。你是学政治、法律的,你应该知道政治上的事情不能一成不变。最近我看,介公的才华手腕,不但不比展堂弱,那见地魄力,还有过之。就是北洋大老之中,也找不出几个这样的角色。目前他固然还有些轻狂的言论,但是一旦到了成熟期,他一定会成为一个中流砥柱。”何守仁觉得没有趣味,就漫应道:“哦,是么?那往后瞧吧。”

  五爷觉着没办法,就单刀直入地说了:“你已经二十三岁了,大学也快毕业了,我看结婚算了吧。”何守仁一听,连忙站起来抗争道:“不,不,我不愿意结婚。我要独身过一辈子。”五爷也生气了,大声训斥道:“胡说!我要你马上结婚!你应该有点上进的志气,不应该在男女家室的小事情上,一成不变,弄得呆头呆脑!”何守仁用细弱的尖声大叫道:“不行,不行,我要坚持我的独身主义!”说完转身就走。五爷又好气又好笑,他用手搔着耳朵背,喃喃自语道:“独身还成为一种主义,真是不通之至!真是妙不可酱油!”吃过早点,他就去找陈万利,告诉他宝安税务局的事情,还问他对蒋介石的观感。陈万利说:“过来过去,还是你们当官的好。你们腰藏万贯,没人知道。我们背了万载的臭名,人家天天骂洋奴买办,实地里却弄不了多少。说到蒋介石这种人,你看人有独到之处,我不敢驳,至于我自己,我宁愿多看两天。有朝一日,他把共产党杀光,我就相信他。”何应元说:“原来你也要杀共产党的。我还当你要跟共产党对亲家呢!”

  陈万利捧着脑袋说:“五哥,别提了。我们陈家的姑娘好像一点本事都没有,只会找共产党的新郎,把我的肚皮都气破了。”何应元说:“也不是我敝帚自珍,实不相瞒对你说,我家阿仁和你家二姑娘,倒是天生一对!”陈万利说:“那敢情好。我也不是毫无所知,可是我有什么办法?人家讲自由哪!”何应元临走的时候,向陈万利献计道:“你应该给令媛讲清楚,共产党猖狂不了几天……蒋介石是个深谋远虑、奇智大勇的人……廖仲恺身上所受的不过是第一枪……如此这般!”客人走了之后,陈万利果然把这些话对陈文娣说了,文娣又将这番话对文婕和文婷说了,霎时间把这三位姑娘吓得坐立不安,心惊肉跳。

  到阳历十一月,秋风一天比一天紧了,鞋匠区华家里的牛皮也因为天气干燥而翘起来了。有一天,吃过晚饭之后,区苏和她爸爸说:“爸爸,你要能够去周家跑一趟才好。我们大姨妈家是大财主,人家迟早是要拿共产党开刀的。可是我们二姨妈家那些表兄弟姊妹,都把陈家那些少爷小姐,当做香橼,当做蜂蜜,闻了就不放手,吃了就不走开。有一天,终是个祸患!”

  区华把他大姑娘细看了一番,觉着她说的是,就欣然同意,放下皮鞋,换了布衫,从城东南走到城西北,去对周铁说去。见了周铁,他第一句就说:“二姐夫,我是不相信什么省港罢工,也不相信什么国民革命的。那全是空话。都因为吃饱了饭,没有事情干。几时见米便宜了一两,柴便宜了一斤?阿桃死,是白送死。人家说她死得英雄,我说她死得冤枉。你得跟那些年轻人说一说,也开导开导他们:别那么相信那些官场的话。他们高兴了,要你罢工。他们不高兴了,也可以要你回‘老家’去!”周铁叹口气说:“你说的真是金玉良言,可得他们听!那些混账东西就是不安分。咱们忍辱偷生,一辈子还过得这么艰难,现在他们这样不安分,怎么了局?”区华第二句就说:“二姐夫,我一齐说了吧,我们阿苏对你们阿榕,是有点傻心眼的。她只怕她知识不高,攀不上。你看给他两个拉在一起,怎么样?”

  周铁顿着脚道:“嗐,真是!在这些表兄弟姊妹堆堆里,我最心爱阿苏。人品性格,手艺针线,都没得说的。可是你叫我怎么办?人家天天都讲的是自由,叫我连嘴都不敢张!连隔壁阿婷,年纪都那么大了,半夜三更还跟我们那个小的在房间里说这说那。我只能当做没看见。”区华见不得要领,没坐多久就走了。客人走了之后,周铁走进神楼底,和周炳说:“这几个月来,就听到许多不好的消息。罢工的事情,是勉强不得的。不要帝国主义没打倒,自己倒先到了望乡台!你大哥停工的天数,一个月比一个月多了。你二哥的学校里,也请了别人代课了。我说了多少回不听!光罢工行了?连饭也不用吃了?你千万不要这样。白天上课,晚上不温习,光到罢工委员会去胡搞,那是不行的。将来要后悔的。”

  周炳听了,一声不响,铁青着脸儿走出门口,坐在枇杷树下的石头长凳上。何守义、胡杏、何守礼都在巷子里闲耍,周炳把他们叫到跟前,问道:“帝国主义打死了咱们的同胞,咱们就要站起来打倒帝国主义,可是有人要当内奸,要破坏省港罢工,这些人是不是卖国贼?”八岁的小演员何守礼立刻回答道:“卖国贼,凉血动物,怎么不是?”十一岁的丫头胡杏点点头,笑一笑,不做声,好像怕周炳给她当上似的。十三岁的何守义打着他哥哥何守仁那副腔调说:“唔,帝国主义很凶,像老虎一样,会吃人的,这谁不知道?偏你要去惹它!”周炳苦笑一声,又不睬他们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