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欧阳山 > 三家巷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三


  区华这种感慨是有所指的。他想到自己家里,也想到住在三家巷的那两个连襟,周铁家和陈万利家,不过他嘴里没说出来。当初杨家老丈人把三个女儿陆续嫁给陈家、周家和他区家的时候,也是经过了一番挑选,斤两都差不离儿的。可是大姨妈跟着大姨爹先发了,享了福了,儿女穿鞋踏袜,粉雕玉琢的一般。二姨妈跟着二姨爹,前几年光景不大顺坦,这几年做工的做工,读书识字的读书识字,也看着要发起来了。只有三姑娘嫁到南关珠光里他区家,如今还得起早睡晚,做一天吃一天,儿女们也都没有半点文墨。幸亏他的老伙计那门手艺还不错,他在这一项上还夸得上口。这样,他虽比不上他那两家连襟,也就心满意足了。

  说实在话,这四、五年的变动也真大。单说周家:周铁的头发和满嘴的络腮胡子都花白了;周金右手的大拇指叫机器给轧扁了;周榕当了小学教师;周泉中学毕了业,在家里闲住着;周炳也从小学毕了业,如今在中学念书了。照区华看来,这就好像大家都在匆匆忙忙地奔赴前程,而他自己就老是对着那钉皮鞋掌的铁砧子,一点也不动弹。说到陈家,这几年更加锦上添花,叫别人连正眼都不敢望一望:陈万利越老越结实,生意也越做越大;大小姐陈文英当了军官太太;大少爷陈文雄当了洋行打字;二小姐陈文娣当了商行会计;三小姐陈文婕、四小姐陈文婷都在大学、中学念书。要是加上何家的何守仁读大学,何守义读中学,何守礼读小学的话,区华给他们算了一下,在三家巷里面,如今就有两个大学生,八个中学生,两个小学生。

  三家人的孩子个个念书。不能不说文昌帝君的心有点不公正。就算周金念书不多,可他总算念过正经的学堂。区家跟他们比起来,那是“八字都没有一撇”呢。区家三代都没进过学堂,也都没开过蒙,没拜过孔夫子。如今还算区桃自己争气,有了电话局一份工,晚上抽点休班的时间,自己买了些课本、簿子,请她表弟周炳教着认识一两个字……区华觉得日子过得快,觉得社会上确实发生了一些新的事情,就是这些了。至于社会上还发生了一些别的什么事,为什么许多人都兴高采烈地吵吵嚷嚷,刘震寰、杨希闵跟莫荣新、邓本殷有什么不同,蒋介石和陈炯明有什么差异,他就弄不大清楚,也没有心思去多管了。

  团年饭刚吃过,区桃换上一件浅蓝镶边秋绒短上衣,一条花布裙子,带上区细、区卓两个弟弟出门去了。周榕夹着几本小书,穿着黑呢子学生制服,从外面走进来。他最近正在帮助区苏她们组织工会,常常夹着些既不裁开、又不切边的小书来,和她谈天,又和她一道出去找她那些工友。这个晚上,周榕看来心情特别好,他向大家问过安,没有马上到区苏房间里去,却在那皮硝味儿很浓的大厅里,紧挨着区华坐下来,东拉西扯地闲聊着,区苏也陪坐在一边。区华一面抽着生切烟一面打着饱嗝,说:

  “阿榕,如今这世界,到底是好了些了,还是坏了些了?”

  周榕连想都不想就回答道:“自然是好得多了。”

  区华轻轻摇着脑袋说:“何以见得呢?仗还要打。捐税还要缴。柴米油盐,一分银子都不减。”周榕热心地解释道:“三姨爹,那些事可不能急,慢慢会弄好的。咱们现在要革命,要打倒那些万恶的军阀,要打倒那些侵略咱们的帝国主义。等到那个时候,日子就会好起来的。”区华说:“那倒不错,可是你们拿什么去打倒人家呢?人家可不是空着手站在那里等你们打的呀!”周榕理直气壮地说:“不错,咱们目前力量还差一些。可是俄国人会来帮助咱们的——孙中山已经同意了。现在有一股浪潮,正在用无比的威力推着全国民众向前冲,军阀和帝国主义虽有枪炮,是再也挡不住的!三姨爹,你想想看,全国的党派都到广州来了。这些不是力量么?像我大哥,他是共产党。像我的同学李民魁,他是无政府主义派。像表姐夫张子豪和文雄表哥,他们是国民党。像同巷子住的何守仁,他是国家主义派。这些党派都是了得的家伙!”鞋匠向他摆着手说:“好了。够了。别再往下宣传了。我问你:那无政府主义派如果坐了天下,政府没有了,所有的钱粮捐税都归谁得?”周榕笑着回答道:“那不过是理想中的事儿。”区华拍着手笑道:“着呵!我就晓得那不过是你们年轻人理想中的事儿!”说完他就走开了,剩下区苏陪着她表哥谈天。

  看看快到十点钟,周榕露出要走的样子,区苏舍不得他走,就说:“再坐一坐有什么相干?还早着哪。横竖年三十晚了。”周榕望一望她那张白净瘦削的、纯洁无瑕的脸,也有点舍不得走。但是想起表妹陈文娣和他有约在先,还是非走不可。几分钟之后,周榕带着负咎的心情在头里走,区苏带着迷惘的神态在后面送,两家都不说话。出了珠光里,到了永汉南路,区苏站住了。她过分用力地握了握她表哥的手,说:“你说了许多话给我听。有时想起来仿佛都是对的。可有时呢,又觉着不那么对。我该怎么办?”

  周榕没有回答清楚,不太愉快地分别了。他没有走双门底、惠爱路回家,却走了大市街、维新路、臬司前、贤藏街折进师古巷,准备上他舅舅杨志朴家里去坐一坐。谁知走到杨家门口,却遇着他表弟杨承辉恰好从屋里走出来,说是要去找区苏上街逛去。他知道杨承辉心里很爱区苏,可是区苏却不太喜欢他,就对他说道:“老表,我忠告你一句,你对姑娘们不能像对男人们那样暴躁,那样不耐烦,那样不留余地,懂么?”杨承辉匆匆忙忙地答道:“表哥,你真是我的知己!”说完就走掉。

  周榕这时候也不想进杨家了,就顺着师古巷横过四牌楼,走进云台里,又从忠襄里走出陶街,尽走一些小路。在陶街碰上一群逛街卖懒的少年人,那就是区桃、区细、区卓、陈文婕、陈文婷、何守义、何守礼和他弟弟周炳八个人。他只对陈文婕问了一句:“你娣姐在家么?”陈文婕挤眉弄眼地回答了一句:“不知道,你不会自己瞧去!”也没有多说话,就走过去了。在朝天街口,他又碰见了陈文雄和他妹妹周泉,两个人手臂扣着手臂在惠爱路上走,说是要逛公园去。他十分心急地一面走,一面搔着脑袋自言自语道:“怎么,真是不夜天了呀!”

  不多一会儿,陈文雄和周泉两个走进了第一公园。他们向左拐,在音乐亭后面不远的地方,找着那张坐得惯熟了的、绿色油漆的长椅子,两人紧挨着坐下来。这地方灯光不太亮,也不是没有灯光。他们彼此只看见对方的身影,却看不清对方的面目——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去处了。陈文雄一只手围住周泉的斜削的、没肉的肩膀,一只手随意插在西装外衣的口袋里,感到非常幸福。周泉也不做声。她那半眯的眼睛望着那疏星点点的、黑沉沉的天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