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欧阳山 > 三家巷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七


  “依我看,咱们应该大大地来一番破坏工作。把旧的政府,旧的社会,旧的家庭,旧的人格,通通给它一个彻底摧毁,让世界上的一切都尽情解放!旧的不破坏,新的不生长。咱们应该像巨人一样,像罗马王尼罗一样,踏着旧世界的废墟前进!”说完了之后,他慢慢地坐下来。他觉着自己的话说得很响亮,没有什么遗漏。可是其他的人却没有强烈的反应。不久,张子豪就开口了。他说:“李大哥的话,用意是极高的。见解是极透辟的。可惜得很,我说实话,一般人却不容易理会得。依我之见,不如依照咱们大总统孙文的主张去做。那就是:先统一两广,然后北伐。祸国殃民的人都是拥有实力的,你不先用军队打掉他的实力,说什么他也不听。这倒不是因为孙文是我的同乡,我对他就有什么偏袒。”按照在学校时候的惯例,有事情总是李民魁、张子豪、何守仁三个人带头的。李、张是因为年纪较大。何守仁年纪虽最小,但是勇于任事,所以其他的人都让他。

  这时候,他觉得那两个人的办法都不好,对陈文雄、周榕谦让了一下,就提出自己的主张道:“哪里的话?张君做人,是极其公正的,哪有偏袒之理?依我的愚见,北伐虽好,一下子却不一定见效。吴佩孚、张作霖、张宗昌、孙传芳,都是了得的军事家。人家有多少军队,咱们有多少军队?再说人心厌乱,一时也不会有人来响应。我看还是大家努力仕途,发抒伟略,凭着咱们的才干,掌握着政府的实权,把中国造成世界一等强国,恐怕容易得多。那些武人虽不会治国,但是爱国却不假的。咱们拿出真本领来,抗强权,除国贼,不怕他不用,也不怕他不依!”

  陈文雄见大家谈得高兴,也不甘落后,就紧接着说:“大家的谋略都很高明,但是事情太大了,只怕一时也张罗不来。我看咱们最好还是先来振兴实业。开工厂,办银行,修铁路,买洋船,和世界各国进行商战。在这商战的世纪,落后的一定招人欺侮。像何君的尊翁这样的殷实人家,只要出来振臂一呼,是没有哪个有心人,会不乐于响应的!这样,咱们大家都有正经事可做了。”周榕越听越不受用,觉着大家越讲越离题。他是一个老实人,既不会说话,又不敢得罪大家,因此只得赔着笑脸,试探着说道:

  “好了,好了。一套治国大纲,一个晚上就都定出来了。可是讲到从哪一点着手的话,我还斗胆,有个左道旁门的意见说一说。依我看,当今最要紧的事情是办好工会。为什么这样说呢?分两个方面:一方面,我认为要挽救中国,工会是个最强大的堡垒。过去的事实可以证明,督军也好,洋鬼子也好,他们不怕学生,不怕军队,单单怕那工会。咱们拿几年前安源煤矿的罢工,拿去年粤汉铁路的罢工来看,就都可以证明。咱们一定要把工会拿在手里,才谈得上安邦治国。一方面,目前的劳工生活也太苦了。他们大都过着牛马式的非人生活,一定要有工会来替他们争一争待遇。不然,只怕咱们的理想虽然远大,等到咱们把中国治得富强起来,他们已经等不了啦!自然,这还得李大哥和表姐夫领着头干,咱们好跟着走。正是斯人不出,如苍生何!大家不妨想想看。”

  李民魁和张子豪还没说话,何守仁就抢先驳斥了。他使唤恨恨的,不友善的调门说道:“那怎么使得?那怎么使得?周君虽然有仁人志士的心肠,但是太偏颇了,太过激了!”争论一起,大家就七嘴八舌地吵嚷起来。这一下,可把个周泉给急坏了。她是一个那样好心肠,只爱快乐,不爱忧愁的少女,最怕看见别人争吵。况且这些男子们的理想,她觉着都是好的,都是对的,也看不出有什么争吵的理由。她只是埋怨陈文娣不识好歹,千不该,万不该,竟在这样一个充满人生意义的、伟大无比的晚上挑起大家的不和。这巷子里正在人声鼎沸,热闹非常的时候,陈家的铁门缝里伸出一个小小的人头来,一条短辫子在脖子下面摇摆着。这是小姑娘陈文婷。周炳立刻看见了她。她向那铁匠学徒点了两下头,又缩回铁门里面去。那男孩子敏捷地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沿着短围墙快步走着,一溜烟钻进了陈家的花圃里面。谁也没有注意他。

  周炳一进院子,只见里面的电灯把满院的花草照得玲珑明亮,陈文婷站在茉莉花丛前面,两只脚跳着,两只手举到肩膀那样高,一齐向他招唤,嘴里说:“来呀,来呀。快来,快来。”他一高兴,跳上前去,两手紧紧抓住她的手,问道:“干什么了?干什么了?”可没提防陈文婷满脸的笑容忽然都消失了,嘴巴忽然想哭似地扭歪了,脸色都变苍白了,嘴里喃喃说道:“阿炳表哥,你怎么这样不讲规矩?人都那么大了,还捏手捏脚的,人家看见了不说咱们不懂礼法?我不跟你那区桃表姐一样,像她那样的人家,随便你怎么胡来乱来都可以。我可是讲究这些个的!”周炳自问无他,就脸讪讪地放下了手,说:“阿婷,你这是说到哪里去了?我可没有一点坏念头呀!”陈文婷搓着自己的衣角说:“你有什么念头,你自己知道。可是你要想跟我好,你就正正经经地来!”

  周炳知道她的脾气变幻无常,好也好不了好久,恼也恼不了好久的,就和她耍笑道:“你看你那旧礼教,还敢和男人要好呢!你没看见你大哥怎样搂着我大姐的腰走路?我大姐才配得上叫自由女。你不配!”陈文婷嗤地笑了,说:“我不配?我才配呢!你正正经经搂着我的腰走路,我也敢!”周炳鼓起他那双顽皮的大眼睛,说:“你敢?咱们现在就到惠爱路去走一转!”陈文婷没法了,就说道:“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胡缠了。我要告诉你,三姐已经答应了。她也每天分一半点心钱给你。”周炳搔着他那剃光了的圆脑袋,想了一想,就摆着手道:“不。这事儿还慢着。我还得问问爸爸。”陈文婷说:“行了。还问什么呢?我这就去把钱给你拿来!”她说完就跑了回去,周炳也从花圃里退了出来。

  外面的景况也变了。那些穿着一色雪白制服的中学毕业生都离开了座位,在巷子当中站着,因为争论激烈,都显得有些冲动。那两个白衣黑裙的姑娘毫无主宰地站在一边。后来还是那个子长长的周泉,为了珍惜这幸福的时辰,扭动着她的细瘦的腰肢,挺身出来调和道:“可以了。各人的志向都已经说清楚,谈到这里就行了。我看所有的事情都是好的,都是应该做的,只等咱们将来一件一件去做就是了。现在,大家看看,今天晚上还该做些什么吧。咱们永远都不要忘记这个晚上!”她的建议立刻获得一致的赞赏。

  空气立刻和缓下来,后来又立刻变为融洽而且愉快,像他们刚从欢送会的会场里走出来的时候一模一样。陈文雄甚至十分欣赏地说:“瞧吧,咱们要是没有了小泉,就不知道要浪费掉多少宝贵的生命!”后来大家就开始商量今天晚上怎么办。最初,张子豪提议组织一个永久性的学会。大家研究了一下,觉得学会虽然好,但是范围窄了一点,麻烦又多,因此兴致不高。后来何守仁提议大家换帖,结为异姓金兰,将来在社会上彼此提携,可以施展抱负。周泉和陈文娣连声叫好,李民魁望着陈文雄,没做声。可是周榕认为这件事用意虽好,到底带点旧封建色彩,不太相宜,大家也就再没坚持。最后,陈文雄拿主意道:“这样吧。既不搞学会,也不用结拜兄弟,咱们就来一个当天发誓吧。我想了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用这样的誓词。”大家都没有做声,等他把誓词说出来,他念道:

  “我等盟誓:今后永远互相提携,为祖国富强而献身。此志不渝,苍天可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