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欧阳山 > 三家巷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一向埋头行医,瞧不起那些官场人物,提起那些挂着革命党招牌,大刮地皮的政客,他就嬉笑怒骂,妙趣横生。他的老婆杨郭氏,今年三十六岁,生了两个儿子。杨承辉是大儿子,今年就要进中学;二儿子杨承荣,今年才五岁。杨志朴除了在自己住的地方四牌楼师古巷开医寓行医之外,又跟他的小舅子郭寿年合伙在珠江南岸的河南大基头同福西街,开了一间“济群”生草药铺子。这郭寿年自己又会采生草药,又会医人,生意倒也不错。当下杨志朴问明情由,觉着自己的外甥受了委屈,就开玩笑道:

  “那林开泰年纪虽小,可大有革命党之风!谁叫你这么不小心,碰到这样的人的手上!除非你到我这里来学医,就不怕他们了。当医生,只有人求你,没有你求人。就是丧尽天良的角色,他也得怕你三分!”

  周炳觉着他舅舅挺有意思,就兴致勃勃地去河南济群生草药铺子当伙计。那郭掌柜早上出去采药,总要喝过午茶,半后晌才能回来。看管铺面的,原来有一个叫做郭标的伙计。这郭标是郭掌柜的同族侄儿,今年十七岁,整天油头粉面,饮茶喝酒,和那些不正经的女人兜兜搭搭。周炳不管别人怎样,只顾勤勤谨谨,实心实意地干活。上工不久,郭标就向他提议道:“小炳,你不出去玩玩儿,看看海去?大基头有个摆摊子卖海蜇的,实在不错,又甜,又脆!唉,要是整天把我关在铺子里,只要那么三天,我就要闷死了!”广州人是把珠江叫做海的。大基头就是珠江南岸的一个码头,那里有一个广场,跟城里将军前广场差不多,也有唱戏、卖药、讲古、卖艺、卖糖食、酸果和各式各样零吃的。那天过江的时候,他就看中了那个地方,总舍不得走开,现在听郭标这么一说,反而瞪着眼,没有了主意。

  经不起郭标一再撺掇,他就去了。他站在珠江边上,看了约莫半个时辰。那秀媚的珠江,流着淡绿色的江水,帆船和汽船不停地来回走着,过江的渡船横过江心,在那帆船和汽船中间穿来穿去,十分好看。北岸长堤上的车辆和行人,像用一根长线牵着似地缓缓移动。微微的秋风吹起市面的声音,有一阵、没一阵地在江水上浮浮沉沉。周炳怕误了事,不敢多看,急急忙忙穿过广场,吃了两块又甜又脆的海蜇,就回到济群药铺,郭标反而怪他怎么不多玩一会儿。往后,他俩就轮流着出去玩儿。郭标有时候一出去就是一整天,只是在郭掌柜快要回来的时候才回来。

  有一回,周炳看见郭标打开柜台的抽屉,抓了一把铜板揣在衣兜里。他只是记在心里,不敢做声。又有一回,他看见一个年轻女人来买“田灌草”,郭标随手抓了一把给她,也没有向她讨钱,还跟她眉来眼去,打情骂俏。周炳不懂,就直统统地问郭标道:“她跟你什么亲戚,你不收她的钱,还这么熟落?”郭标推了他一掌,说:“去你的吧,你这个笨蛋!我跟她有什么亲?不过她是一个熟客,小小不言的东西怎么好拿钱!”又过不几天,郭标就公然唆摆他“漏柜底”。郭标把柜台的抽屉打开,对他说道:

  “你瞧这些银毫铜板!咱们拿几毛钱出来分了花,谁也不会知道。这儿的存货是没有账的,钱呢,卖了多少算多少。自然,你先得发个誓,死都别说出去才行。”

  周炳的象牙色的、光溜溜、圆鼓鼓、端正纯洁的脸唰地一下子红了起来,他问郭标道:“你老是这么干么?”郭标点头承认道:“自然,我有时是这么干的。不这么干,我拿什么钱花?”

  但是周炳摇头了。他拒绝这么干。他说:“要干你一个人干。我不来!”

  郭标举起拳头吓唬他道:“哎哟哟,假正经,我出去的时候,你也这么干过的。你还当我没看见?你对我叔叔说不说?

  你要说出了我,我也不替你瞒。看谁厉害!”

  周炳急得没有办法,哭了。他不敢把这件事告诉郭掌柜的。他怕一说出来,郭标就会受到惩罚,说不定还会叫掌柜的辞退,打破了他的饭碗。看见郭掌柜每天晚上结账,总要问三问四,掂一掂这样,又称一称那样,好像看出什么毛病似的,周炳就担惊害怕起来,心神不定地躲在一边。这种情形,郭寿年也看出几分来了。有一个晚上,郭寿年支使开郭标,把周炳仔细追问了一番。周炳什么也没敢说。郭掌柜心中怀疑他手脚不干净,嘴里又不便直说,只是留心侦察,相机行事。

  有一天,郭掌柜又发觉银钱有些短少,就支使开周炳,把郭标叫来细问。郭标怕事情瞒不住,就恶人先告状,把事情推在周炳身上道:“叔叔,我每天要买菜、做饭,送货、收账,也不能每天十二个时辰守在店里。银钱的事情我没亲眼看见,可是他天天出去玩儿,一溜就是半天。在外面吃点什么,喝点什么,大基头那里看看要把戏,听听讲古,准是花了不少钱的。可我怎么知道呢?”郭掌柜听了,不住点头,竟是相信了他的话,还叫他留心察看周炳的动静,按时报告。自此以后,郭标越发放手行事,银钱货物,大胆盗窃;周炳越看越怕,可是黑狗偷食,白狗当灾,掌柜的越来越疑心他。后来,掌柜的把这些情形告诉他姐夫杨志朴。杨志朴对济群生草药铺的事情,从来就不过问,只听任郭寿年一手经理的,听见这么说,就微笑道:“看阿炳那孩子的举动人品,倒不像是他干的事儿。不过小孩子贪玩,一时做了也是有的。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你别碍着我是他的舅舅,就不敢管教他。只要细心查明,不枉不纵就是了。”

  那郭标看见郭掌柜并不疑心自己,就一面怂恿周炳出去玩耍,还叫周炳不要害怕,有事都归他姓郭的担待;一面不断向郭掌柜送小嘴,说周炳如何贪吃,如何贪玩。有一天,郭掌柜故意提前两个钟头回店,走到大基头,看见周炳正在那里蹲着吃涮鱿鱼。他登时冒起火来,也不说话,就往周炳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回到店里,他把周炳逐一拷问,要周炳说出一共偷过多少药材,偷过几回银钱,都拿到什么地方去,买了什么,吃了什么。郭标也在一旁帮腔道:“小炳,好好招认了吧。你招认了,叔叔一定不会为难你。也免得别人受累。”周炳看见郭标忽然翻了脸,帮着来踩自己,不免又气又怕,只是一面哭,一面说:“吃涮鱿鱼的钱不是店里的,是我妈给的。”也说不出别的话来。郭掌柜说:“阿标,我知道不关你的事,你别睬他。要他自己讲。”说罢就拿起藤条,把周炳噼哩啪啦地抽了一顿。周炳看见掌柜的已经帮定了郭标,料想多说也没用,就只是呜呜咽咽地哭着不开口。郭掌柜打了他一顿,见他毫无悔过之心,就把他打发了回家。

  这次回家,周炳的声誉比前三次更为低落。从前不过是痴、傻、呆、笨,没些见识,没个高低;就算把他叫做秃尾龙,也不过是犯上作乱。闯祸招灾,这回可不同了。掌柜的说他手脚不干净,打发回来,竟是个盗窃的罪名,最为人所不齿。左邻右里,料想此后一定再没人敢收留他,因此都把他叫做“废料”,判定他此后一定是个不成材的没用东西了。可是事有凑巧,周炳回家之后,济群药铺的银钱还是日见短少。郭寿年有一次在抽屉里的银毫铜板上做了记号,假意出外一转,回来查看,竟不见了一大半,再一追问,郭标就都招认了。郭寿年把情形详细告知了杨志朴,辞退了郭标,想把周炳再叫回药铺里。周铁和周杨氏想想也不错,可是周炳心里害怕,再也不肯回去。爹娘没法,只得由他。人家把他叫“废料”叫惯了,也就不改口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