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林语堂文集 > 京华烟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十章 老实人偏拈花惹草 贤父女知釜底抽薪(5)


  丽华两点钟离开学校,先到西泠印社,心里激动得卟哧卟哧的跳。她早到了十五分钟,等起来真觉得日长似岁。后来看见一个穿得很漂亮的少妇走上来。她不敢想这就是她要见的那位少妇,而宁愿来的是一个年岁大身体肥胖的女人,是受过教育但是外表粗蠢的女人。那个女人走得渐近,丽华发现她的眼睛那么美,那么神采照人。她看来太年轻,和荪亚并不相配。她一定是来游西泠印社的游客。

  但是木兰一直向丽华走过来,轻松的微笑了一下说:“这个坡儿太陡。走得都喘不过气儿来了。您是曹小姐吧?”

  这么一问,希望是个游客的想法,完全破灭了。丽华站起来问:“您是曾太太吧?”再说不出别的话来。

  木兰今天穿的是一件鲜艳的海蓝色旗袍儿,是用老贡缎做的,人都说这种料子是皇族穿的。这料子原是她的嫁妆,现在按最新式样剪裁的。今天她戴了奶罩儿,可以说当时是最时髦的东西。她的腰细,头发漆黑而浓厚,两眼是秋水般明丽,双眉画入两鬓。

  她说:“我现在老了,爬这么一小段儿路就喘成这个样子。”她的声音并无敌意,丽华的恐惧消除了不少。丽华说:“夫人,您还这么年轻。”不由得用了指达官贵人太太的称呼。

  木兰说:“我听说我先生新近认识了您。我也很愿见见您。”

  “您真是曾太太吗?他告诉我……”丽华突然停住。

  “他告诉你什么?”

  “夫人,这让我很难为情。但是我不知道他已然结婚。所以才敢接近他。”

  “曹小姐,我很高兴见到您。我想和您谈一谈。您已经知道他结婚了?”

  “是,因为我问过他。他承认了,他还说,……总而言之,您和我想象的太不相同了!”

  “我想他告诉您我是一个乡下老婆子吧?”

  “倒不是。但是,夫人。我若早知道,我就不想……我真不懂。”

  “您不懂什么?”

  “我不懂一个男人有像您这样的太太还……”

  “曹小姐,我比你大,你不了解我这个丈夫。因为他是你的朋友,我愿告诉你,他是个好人。可是世界上没有丈夫觉得自己的妻子美的,尤其他娶了一个漂亮的太太。你知道那句俗语吧?‘文章是自己的好,太太是人家的好。’这是北平的一句新谚语。”

  丽华不由得微笑了一下,这一笑使她增加了勇气。

  丽华问:“您是北平人?无怪乎官话说得那么好。”

  “是,我们搬到杭州才一年多。”

  “我也是北平人。您在北平住哪儿?”

  “我父亲是姚思安。我们住在静宜园。”

  “您是王府花园儿姚家的小姐?那时候儿我在学校念书,听说过她们,但是没见过。”

  “我是姚木兰,姚家的大女儿。”

  “您说是姚木兰,哎呀!这怎么会?您先生……”“没关系。我先生一定是觉得您很好。所以我也愿意认识您一下儿。”

  “夫人,我原以为他太太是个乡下老婆子。您有儿女了。

  我听说您女儿在三月屠杀案中牺牲了。”

  木兰说:“是,人生痛苦已经够多,为什么还再增添痛苦呢?”

  但是木兰并没逼迫她放弃荪亚,丽华则以再提他的名字为耻。她只是说:“曾夫人,您若能原谅这次的误解,我也深以能认识夫人为荣了。”

  木兰也说以认识丽华为幸,并且希望和她再见,可是并没有往深里再叙。现在木兰对丽华了解得更清楚,分手时心里也就更觉得安心。她不必再有别的举动,这次简单大方的会见也就足以把这件事结束了。

  丽华回到学校寝室时,心中认定毫无疑问,必须与荪亚一刀两断。看情形的发展,对她是越来越坏。她原先听荪亚说他太太是个旧式妇女,不管情形多么复杂,她还是希望继续二人之间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她也像不少时髦小姐一样,认为只要有真正的爱情,就像她的情形,就觉得男人需要,并且应当值得一个像她这样的小姐。但是现在希望完全破灭了。一半为自己的糊涂而懊悔,一半为欺骗而愤恨,下个星期天,她接到了荪亚的一封信,一时不能决定如何回答。要不要最后再见他一次?若是见了他,关于他对自己说谎这件事,自己要说些什么?但是当天晚一点儿,她接到姚木兰的一封信,这才解除了她对荪亚要实言相告的一个难题。

  信写得非常动人,信里写的都是不便口头说的话。

  丽华小姐:

  日前相见,幸何如之!快何如之!承蒙不弃,赐予接谈,谦和坦率,相知恨晚。兰未嫁时,家中情

  况,既承知晓,拙夫又已相识,故将区区下怀为女士一详陈之。

  兰家虽富,素抱新奇不羁之思。常欲摆脱朱门

  之生活,度渔樵之岁月,荆钗布裙,相夫教子。但翁姑年老,不克南行,客岁始得离平来杭,度安闲

  之生活,得偿宿愿。躬亲缝爂,深居简出。日前相

  会,女士所见之木兰,固非我今日之庐山真面也。若

  谓余系一村妇,或余正求为一村妇,此言亦非全然子虚。但事与愿违,非所逆睹,竟有如是者耶?

  夫妇间之关系,殊不可以与外人言。然可得而

  言者,拙夫之行径,多少系木兰之过。余亦曾见为夫者舍弃其妻,其妻之贤,多有非余所及者,故拙

  夫之所为,非不可解。余曾见现代女子,甚多与有妇之夫相恋,我对彼等,亦能了解。余知热情为何

  物,亦曾为热情所苦。女士与拙夫相识,原不知其为有妇之夫,非女士之过也。

  女士较余年幼,我有数言,敬祈垂听。若未深

  陷情网,应挥利剑,以断情丝。时代改易,本分与义务已为爱情一词取而代之。夫妇之能白头偕老者

  已不多见。但我曾读诗书,囿于旧习,旧日之愿望,仍然眷恋。我尚有一子一女,余纵不为身谋,亦不

  得不为子女之家庭与前途着想也。

  女士若已深陷情网,敬祈以轻松视之,万勿操

  切行事。在此情形之下,牺牲适应,必不可免。愿与女士商谈之。星期日于原时原地一见,不知可惠

  允否?望秘而不宣为感。

  姚木兰拜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