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林语堂文集 > 京华烟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审案件法官发迂论 入虎穴木兰救立夫(5)


  木兰开始说:“我有点儿消息告诉你。”

  立夫拿枕头放好,给木兰当座位,说:“坐下。”木兰结结巴巴的说:“今儿下午有点儿消息,但是没能够来。”

  “什么消息?”

  木兰忽然停住。说不出话来,满眼眶的泪。嘴唇颤动,忽然哭了,手捂着脸,哭道:“噢!立夫!”

  她不敢大声哭。怕被人听见。卫兵和典狱官从门上的洞往里看着。

  立夫站得笔直,低头看着她,也不敢碰她。只弯下腰说:

  “有什么难过的。我在这儿很好,很舒服啊。”木兰的手去找立夫的手,她低声啜泣说:“我知道我不应当到这儿来。可是万一你若死……我……”

  “有什么消息?”

  立夫很了解自己的这位大姨子,难免受了感动。但是他只是很温和的说:“是不是莫愁让你来的?”

  木兰擦了眼泪,用力抑制住自己,静静的想了一会儿。然后抬起恳求的眼光看着他说:“妹妹和我今儿下午要来看你,但是来不成。我想到那甲骨文那部书,我就和陈三给你送来。太晚了,他们不能从外面传递东西进来,也不肯教陈三进来,因为他是男人。我告诉卫兵我是女人,他才放我进来。”她用大拇指和其他手指磨擦,表示送了赏钱。

  “可是有什么消息呢?”

  “王老先生已经给司令官写了一封信。你想有什么用处没有?”

  “就是这件事吗?”

  “据说狗肉将军张宗昌,几天之后就要做北京最高军事统帅……噢,立夫,我不知道——我好为你担心。万一你发生什么事……”她的声音听不清楚了,她向椅背倚过去,她似乎力量精神都耗尽了。然后又开始哭泣。

  典狱官在外面叩门。木兰站起来,又拿出一张票子,走到门口央求他:“再等五分钟。”

  立夫看见她那微微遮住的眼睛在暗淡的灯光下闪动,他的鹅蛋脸儿那么温柔而又勇敢。

  她说:“我不应当来。但是情不自禁,非来和你相见不可,你不会恼我吧?”

  立夫也抑制住自己说:“恼你,怎么会!你对我太尽力了。

  你拿出珍珠来救我,我得多么向你道谢!”

  在情不自禁之下,他低下身子,拿起她那雪白的手,很亲切的吻了一下儿。

  木兰恳求他说:“你要知道,我为了救你的性命,付出再多再多,我都愿意。我并没有做什么错事,难道我做错了吗?”

  立夫回答说:“为什么……除非人们误会。”

  “立夫,我打算离开北京。你出去之后,带着家眷,也离开北京吧。以后再埋头研究学问。你知道你的安全对我妹妹是多么重要——还有对我。”

  卫兵又敲门了。木兰站起来,伸出她的双手,握住立夫的两只手,说声再见而去。

  她出了监狱大门,立了一刹那,似乎犹豫不定,转向右,走了一小段儿。她的腿有点儿瘸,心噗哧噗哧跳,忽然颤抖了一下儿。她几乎都没法儿站稳,站住喘喘气儿。倚在一根电线杆子上。一个过路人停下来,以为她是个野鸡,转身望了望她。她大怒,又往前走。二十几步外,有一辆洋车在那儿等座儿,灯还亮着。木兰咬紧着牙,叫那辆洋车。她说:“到总司令部!”她的心跳得更响,她想洋车夫一定也会听得到。高教授的妻子去为丈夫求情。她为什么不可以为立夫去求情?可是,她自己说与立夫是什么关系呢?莫愁若知道了怎么办?荪亚听说了怎么办?最重要的是,事情该怎么办呢?不过有一件事,她确实十分清楚,那就是立夫必须立即获得释放,再晚就危险了。

  在总司令部前面她下了车。卫兵问她何事。

  “我要见总司令。”

  “你是谁?”

  “我是谁没关系。我一定要见他。”

  卫兵相视而笑,进去报告说一位不认识的漂亮女人要见总司令。司令官命令他把女人带进一间屋子里去。

  木兰走进去,浑身颤抖,前额上冒着冷汗。她极力使自己镇定。她知道自己很美,但是司令官肯听一个美丽的女人为别人求情吗?这位新来的司令官,会不会像枪毙高教授的那个奉军司令官呢?

  司令官走进来,看见这个美的幽灵,吓了一大跳。他向卫兵说:“不要来打扰。”卫兵出去,关上了门。

  木兰跪下叩头。她说:“总司令,求您答应小妇人一件请求。”

  司令官大笑说:“请站起来。你这么美的女人给我下跪,我可不敢当。”

  木兰抬起眼睛,站起来。司令官请她坐下。

  “我是来为一个犯人求情的。他被逮捕,非常冤枉。他是一位大学教授,黑名单儿上没有他的名字。他有个仇人挟嫌诬告。他只是写了一篇文章论‘树木的感情’,而今被关在监狱里。”

  司令官听着木兰的话那低沉富有音乐美的声音,不禁神魂颠倒。木兰的北京话说得那么慢而那么清楚,还那么漂亮。

  司令官喊说:“什么?写篇文章论树木会被逮捕?”木兰微微一笑说:“就是啊。一篇文章论‘树木的感情’。

  法官说那是共产党的思想。”

  司令官以愉快的声调儿说:“那怎么会?好吧,告诉我。

  我帮你办。”

  木兰说:“好吧。这个人说……”

  “等一下儿。你说这个人是谁?”

  “他叫孔立夫。他现在在第一监狱。”

  “你是谁?”

  “我若不回答您这个问题,您不会介意吧?”

  “哈哈!这还是个秘密。”

  木兰鼓起了勇气:“我能求您大力帮忙吗?”

  “当然,像你这么美的女士。”

  “请您把我这一次来拜访您的事,千万别泄露出去。”

  司令官哈哈大笑说:“你看这屋门不是锁着吗?”

  “可真不是玩笑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