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林语堂文集 > 京华烟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四章 利欲薰心王府探宝 职责已尽四海云游(5)


  最后一共找到五个同样大的,显然原来是一副,散在土里了。宝芬收起来这五颗珍珠,算是她自己的私房东西。

  他俩告诉了姚先生。姚先生现在才明白了华太太为什么介绍宝芬来到他花园儿做丫鬟的用意;但是装做不知道,只是说:“你们运气不好。一定有人先掘去了,不然你们可以找到全部的宝物呢。”

  他对阿非说:“可是,阿非,一件宝贝你还不够吗?你娶了这么个好新娘,谁娶到她也该满足了。”

  姚先生向宝芬微微一笑,宝芬也微笑谢谢公公。这就是掘室的冒险记,到此为止。

  阿非和宝芬的婚事匆匆完成,可以说是姚思安早想出外云游的全盘计划中的一步。举行婚礼的那天晚上,他对全家发表了一篇奇怪的训词。

  他的腔调悲伤而平静。他向一对新人和舅爷、舅妈,以及三个女儿说:

  子安,颦儿儿,阿非,宝芬,女儿:咱们家最

  近事情是接二连三。你母亲现已去世,阿非宝芬已然结婚。我在人世对这个家的职责,已然完了。我

  在你母亲去世时为什么一滴眼泪也没流,你们大概会纳闷儿。一读《庄子》,你们就会明白。生死,盛衰,是自然之理。顺逆也是个人性格的自然结果,是无可避免的。虽然依照一般人情,生离死别是难过的事,我愿你们要能承受,并且当做自然之道来接受。你们现在都已经长大成人,对人生要持一个成人的看法。你们若在人生的自然演变方面,能看得清楚,我现在就要告诉你们的事情,你们也不会太伤心。

  阿非,你和宝芬婚配,我看见很高兴。不要忘

  记她在你母亲临终的那段日子,伺候你母亲,可以说是在未嫁到姚家来,已经尽了儿媳的孝道。我要

  送你们俩到英国去。宝芬,你的本分是照顾我儿子,我把他交给你了。我把儿子的命运交给一位小姐照

  顾,也等于叫她照顾我们姚家的前途,还有比这项任务 槅卮 的吗?我信得及你,很安心。

  我告诉你们,我就要出外云游了。大家谁也不

  用掉眼泪。你母亲的丧事一完,阿非和宝芬也出发往英国去之后,我就要离开你们。不用伤心。世界

  上,没有父母会跟儿子一辈子的。十年后,我若还活着,我会回来看你们。不要想法子去找我,我会

  回来找你们。

  你们曾听见有人离家去当隐士。世人对人生只

  有两个态度:入世,出世。不要怕这两个名词。我和你母亲和你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多年,看着你

  们长大,美满的结了婚。我们已经过得很快活,也尽了人生的本分。现在我可要松松心了。不要以为

  我去修仙。我若给你们讲些道理,也许你们不能懂。

  我要出外,是要寻求我真正的自己。寻求到自己就

  是得道,得道也就是寻求到自己。你们要知道“寻

  求到自己”就是“快乐”。我至今还没有得道,不过我已经洞悟造物者之道,我还要进一步求取更深的

  了悟。

  红玉自己有了她独特的了解。你们要想她的好

  处。阿非,记住,她的死是为了让你快乐。除去至道,谁能注定事情会这样演变呢?

  这时候儿,红玉的母亲和阿非都很难过。女人有人低声啜泣。姚先生又接着说:

  阿非不在家时,莫愁木兰两个人要共同管理家

  里的财产,当然还得舅爷帮忙。详细办法以后再说。

  他说完之后,冯舅爷问他:“你要到哪儿去呢?”

  “我不能告诉你。我知道你们会快乐,我也会快乐。”

  冯舅妈,现在是家里最年长的女人,劝姚先生不要离开家,央求他跟大家还住在一起。她说:“即使你要修道,在家也完全可以过轻松自在的日子啊。”

  姚先生说:“不行。办不到。在家,思家。这些道理我没法子对你说透。”

  木兰和莫愁知道他父亲那么镇静清楚的说这件事,是再不能劝他改变主意的了。他似乎计划这件事有好几年了。

  由于母亲去世,父亲离家入山修道,木兰的生活至此告一段落。姚先生离开家,是在世之日,而非死亡之时。这使母亲的丧事更令人加倍难过,也使阿非夫妇离家往英国更是难分难舍。阿非和宝芬三番两次坚持延期启程,好和父亲一起多盘桓些日子。但是姚先生态度极为坚决,又把他的哲学向他们讲解,让他们看得更远一点儿,更透彻一点儿。

  姚先生已经立了遗嘱。阿非是财产的继承人,和体仁跟银屏生的儿子博雅共同享有姚家的财产。博雅在未成年时,珊瑚代表他,但是阿非是一家之长。阿非不在时,木兰和莫愁共同代表他,和冯舅爷共同管理姚家的财产。姚先生一离家,三个女儿每个人都得到现款一万元,她们可以支出来用,也可以存放在店铺里,完全听其自便。

  木兰想起在杭州开个商店的主意,这件事姚先生也做了安排。木兰须要拿出一部分自己的首饰,在自己的古玩铺里变卖,卖后的现款大概接近两万块,就用这些钱买父亲杭州的一家茶叶店。木兰在杭州有了一家茶叶店,莫愁在苏州也有一家商店,那是原来给她的一份嫁妆。

  阿非启程的前一天,和宝芬带了一篮子酒,水果,鲜花儿,到红玉的坟上去祭奠,坟在玉泉山附近他们那别墅的后面。

  他们带着甜妹去的。在环儿解释之后,又告诉甜妹,阿非和宝芬的婚姻,是依照小姐的遗言办的,甜妹才对这新情势容忍下去。有一天,她告诉阿非,倘若最后那天晚上红玉不告诉她阿非对红玉是真爱,她会永远不饶恕阿非的。那是晚秋的一天,三个人出了西直门,向玉泉山而去。阿非和宝芬都穿着朴素,一看见红玉的坟,阿非控制不住了,甜妹和宝芬,看到阿非的悲痛,也和他一起哭起来。阿非跪在坟前,宝芬跪在阿非旁边,甜妹在石碑前摆放水果鲜花和酒壶,然后在他俩后面跪下。

  阿非把酒洒在地上,然后读祭文,祭文是宝芬帮着他写的。每句都是四个字:

  呜呼!红玉四妹。表兄阿非,来哭汝曰:

  童稚之年,汝来我家,羞涩淑静,沉默无哗。

  喜怒无常,青梅竹马,同窗共砚,惠我无涯。

  少时欢乐,往事难追,同为孩稚,刘海齐眉。

  什刹观水,见溺神摧,遽传凶耗,汝溺秋水。

  汝我渐长,移住名园,春秋佳日,徘徊追欢。

  寻捉蟋蟀,同放纸鸢,情怡心旷,福乐无边。

  冬夜灯下,笑语声喧,汝谈诗赋,故事连篇。

  馨香默祷,厮守终身,得蒙喻允,我幸何深。

  卿竟卧病,探视不勤,误解滋甚,秋暮杀身。

  卿今已矣,爱我何多,恕我愚蒙,祝我福乐,我何能忘遗言碧血。

  四妹红玉,汝其静听,阿非前来,唤汝芳名,来享酒果呜呼芳灵!

  阿非精疲力竭,昏晕过去,站立不住,竟长伏于地上。宝芬和甜妹劝他节哀保重,扶他站立起来。他浑身瘫软,宝芬叫他日落之前赶紧回家,以免在秋风萧瑟里着凉感冒。

  第二天,他夫妇启程往英格兰。宝芬的父母去送行。阿非向父亲告别之时,喉中梗塞,几乎不能成声。

  阿非走了之后,姚思安剃去了头发,换了一件粗布长袍,向哭泣的家人告别。不许家人相送,说十年后再回来探望他们。于是拿了一根拐杖,走出家去,消失了踪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