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林语堂文集 > 京华烟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八章 病榻前情深肠空断 绝望中徒祈幻成真(3)


  木兰可以做出顽皮的样子,曼娘就不行。只是很热情的欢呼道:“木兰!”她真对木兰的派头儿有点儿害怕。俩人走近后,曼娘说:“你是不是还是木兰呀?”拉着她的手走进卧房去。

  木兰说:“听说你来了,昨儿晚上连眼都没合。今儿早晨一大早就起来穿衣裳打扮。妈问我是不是要和人私奔。”

  曼娘渐渐对木兰失去了恐惧,对她好像个大姐一样。木兰还是比曼娘矮,她仍然是曼娘可以吐露心头话的知己。在这种新奇的北京城,木兰来了,曼娘从她身上才获得了力量和安慰。曼娘说:“咱们等了好久才得见面,但是从来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相见哪。”

  木兰问:“平哥怎么样了?”

  曼娘又羞红了脸,迟疑了一下儿才说:“今天早晨我妈叫小喜儿去问,雪花说他睡得很好。”

  木兰说:“你不知道上个礼拜我们多么害怕……你见过他了没有?”曼娘不出声,好像没听见问她一样。

  木兰又接下去说:“等一下,咱两一块儿去看他。”“你得先问问太太。你要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多尴尬。若得不到允许,我是不能去看他的。因为那样背乎礼教,别人会说话。”

  桂姐忽然闯进屋来喊道:“木兰,你的好朋友终于来了,我看得出来,你比月亮从天上掉在你怀里还高兴呢。”

  曼娘和木兰的手这才分开。

  木兰问:“桂奶奶,我等一下儿要去看平哥,曼娘可不可以跟我一块儿去?她那么老远来的,你得让他俩见面儿啊。”

  桂姐想不到木兰会这么问,噗哧笑出来,两位小姐倒怪难为情。

  曼娘说:“我也没有说还没见他呀。”木兰表现出一副怀疑的样子,转向曼娘说:“原来你们俩已经见过了。”她又笑着问桂姐,是不是她们俩可以一齐去看平亚。

  “当然可以。不过得先让太太知道。我要走了。太太请曼娘她妈过去商量事情呢。”

  木兰的眼光一直送走桂姐的袅袅婷婷的影子,才转过头来问曼娘:“他们要商量什么事情?”

  曼娘终于告诉木兰有关曾太太告诉她的话,还有桂姐所说关于冲喜的事。又把她去看平亚经过的大部分事情告诉了木兰,只是没有说真正动人的一幕。她也说了荪亚的顽皮与雪花的忠心能干。这些木兰都知道,只是木兰又说,她曾听说雪花很受别的仆人排挤,说雪花意图将来做平亚的姨太太。后来,曼娘又把她那个美得出奇的梦告诉木兰,并且说古庙里雪中送炭那黑衣女郎应当是木兰。木兰对那个梦和那个梦的含义非常纳闷儿。她说:“谁敢说你和我现在不是还在梦里呢?”

  曼娘说:“至少过去这一天发生的事,是真像个梦一样。”

  两位闺中知己手拉着手立起来,去到书斋里观音菩萨像前,注视那种纯洁之美,并没再问什么。

  曼娘说:“自从昨天我第一眼看见这座观音像,就让我神魂颠倒。好像是佛法无边。我很想烧香敬拜。”

  木兰说:“这是明朝的福建瓷。这么大瓷像还真少见,是件宝贝。”木兰不由心中有所思索,向卧室走去,忽然转过身来说:“你说得不错。墙角上有个香炉。咱俩烧香礼拜吧。”

  她跑出去告诉女仆拿点儿香来,俩人小心翼翼的连同那个硬木底座儿,同瓷观音,移到书斋西墙下的一张小桌子上。木兰找了点儿香灰来,填在那个空空的青铜香炉里。等女仆拿来了封着红纸的一封香。她接过来,告诉女仆出去。木兰说:“咱们把几年前拜干姐妹的盟誓再举行一遍吧。”曼娘极表同意。她俩就点着香,拿在手里,拜了三拜,把香插到香炉里。于是俩人手拉手,在观音大士的眼前,再度立誓为干姐妹,一生忠诚相爱,患难之际,互相帮助。曼娘又心中默祷,求菩萨保佑平亚迅速康复,两人相亲相爱,白头到老。

  不久,丫鬟凤凰和爱莲进来,说平亚要换衣裳,再待一会儿,她们可以去看他。

  爱莲说:“妈正跟伯母说话,说的是曼娘的喜事,还说不知是不是要等祖母回来再办。”

  木兰问:“这么快吗?”她转身向曼娘道喜,曼娘一语不发。

  他们去看平亚,曼娘一看情形变了。昨夜使人振奋的光景消失了,灯火的光彩也不见了,平亚比她所想象的更为憔悴苍白。呼吸短促而不畅通,手和手指头真是瘦骨嶙峋。木兰问正吃什么药,雪花说还是原来的汤药,只是减去了硭硝和木莲;现在吃的是大黄、硝石和干草,大黄必须泡在酒里。

  她说上礼拜病重发烧说胡话,太医改换了一下药方子。

  这次是短而更为正式的探病,是曼娘婚前最后一次的探病,不过曼娘还不知道罢了。她们出来之后,雪花告诉木兰婚礼就快举行了,这消息在仆人口中传得快得出奇。曼娘听着泰然自若,好像她已经早已有充分准备,甚至于还私心乐意一样。

  雪花向曼娘说:“给您道喜,孙小姐。这样平亚又多一个人伺候他,我的责任也就轻一点儿了。我听说就在这一两天。”凤凰说:“太太说孙小姐今天见了少爷,就要等到成亲那天再见了。”

  木兰没有进去向曾太太请安,因为她知道她们正在商量大人的事情,所以又和曼娘回到曼娘的院子,凤凰跟爱莲自己走了。

  曼娘说:“告诉我。你认为他的病怎么样?硝石是不是做火药用的硝石?”

  木兰说:“当然是。”木兰在和太医说话时曾一直留意问平亚的病。她又说:“血里有实火才用硝石,也只有在病沉紧急时才用;可以退干火消硬块。硝石的力量很大,金属遇见变软,石头遇见溶解。身上有实火,必须用硝石清血。但是一定少用,不然伤身子。”

  曼娘想到人吃火药,不由得害怕起来,问木兰说:“那怎么可以?我真不明白。”

  木兰说:“道理是这样。人身上有毒的时候儿,就要以毒攻毒。若是身上没有毒,用进去的毒药就会伤身子。”

  她俩正说着话,曼娘的母亲回来了,愁容满面,非常不安的样子。

  她说:“曼娘,孩子。”话到这儿停住了。木兰心想自己在那儿碍事。就说:“我去看看干娘。您母女俩也好说说话儿。”但是曼娘不放她走,对她母亲说:“木兰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

  在她面前您有什么说什么吧。”

  曼娘的母亲看了看这两个女孩子,觉得自己的女儿是有好多事要依靠木兰的帮助。她自己也很为难,因为自己是新娘这一边儿的,不能跟曾家商量,所以现在她像跟木兰说话,不太像跟自己的女儿说话。她说:“曾家的意思是几天之后成亲,这样好破解平亚的病魔缠身。同时曼娘伺候平亚也方便些。曾家对我们很厚,我自然不能拒绝。不过我已经告诉她们,这一定要问问曼娘。曾太太说曼娘若是答应,她是感激不尽的。桂姐说曼娘一定会愿意,并且成亲越早,对平亚的好处越大。曼娘,这件事关系着你的一辈子,我做娘的,也不能勉强你。你父亲已经去世,我是个妇道人家,咱们如今在这么个生地方儿。我怎么担得起这个沉重儿啊?”想到死去的丈夫,孙太太哭了,不过转脸去用手绢儿擦干了眼泪。

  曼娘一直静悄悄听母亲说,不过她心里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她不跟母亲一齐哭,只是毫不犹豫,简简单单的说:“妈,您决定吧。”这跟说她已经愿意是一样。

  木兰问:“什么时候儿办呢?”

  孙太太说:“她们想在后天。”

  “这连准备的工夫儿都没有了!”

  “现在就不能照老规矩办了。他们原想等老祖母来,可是也许还要等十天半月的,她们就决定成亲越早越好。我们也不惊动什么亲友,也不用大张喜筵;因为我们在北京人生地疏,客居异地,太太说一切就完全由她们家办。这么个大户人家,钱多,用人多,办起事来没有什么难处。我简直全糊涂了,不知道该怎么才是。”

  木兰说:“我倒有个主意。婚礼终究是个婚礼,不能太草率。若叫曼娘由这个院子里上花轿,抬到那个院子里下轿,看着也不好。究竟曼娘现在是新娘,不应当住在曾家。她就像我的姐姐一样。我已经想到请她到我们家住几天,已经跟家母说过。母亲说非常欢迎。现在我很愿您母女二人到我们家住,将来花轿由我们家出发。我父母一定也愿意。您若不嫌舍下简陋,我就回去告诉父母,今天下午他们来接您两位。”曼娘跟她母亲都觉得很好。母亲说:“曼娘,你觉得怎么样?人家对咱们太好了。”

  曼娘说:“我就怕打扰人家。妹妹,我也想到府上去看看。几年前只见过令尊大人,始终没见过府上别位。这样未免太给您府上添麻烦了。”

  木兰说:“不要这么说,我妹妹莫愁也好想认识您呢。她原想今天早晨跟我一块儿来,我说您才刚刚到。我父母今天晚上想请您两位过去吃饭。刚才我们太兴奋,这话我忘说了。”木兰又向曼娘的母亲重新邀请,又说:“孙伯母,您可别不答应。我想在曼娘当新娘以前,跟我一齐住几夜。曾伯母也会答应的。我想这个办法最好。我们家跟曾家就好像是一家人。这个婚事既然不惊动外人,那就好像我们自己家的事一样。谁也不会担心我们会把新娘偷偷儿拐跑了呢。”

  曼娘说:“妈,您看我这位妹妹多么会说话。”

  木兰于是去看曾太太,她觉得这个办法很好。木兰回来又向曼娘和她母亲告辞,说当天下午就来接她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