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四一


  “由此向东北约两里地,有一座废弃了的神庙,附近全是数百年前的古树,他就在那儿藏身。”

  丑骑士田三姑娘扭头就走,大妖却在她身后不住偷偷冷笑。

  “我该前往看看热闹。”大妖冲田三姑娘远去了的背影说。

  他身后三四丈的一株巨树后,一个人影徐徐伸出了左手。

  “跟他去。”大妖喜悦地自语。

  他刚举步,突觉腰脊一麻,浑身一震。

  “哎呀!我……”他狂叫,本能地转身察看。

  可是,他无法转身了,“蓬”一声大震,他跌倒在地。

  他伸手拔剑,但手已不听指挥了。

  “我的腰脊断了,”他绝望地想,口已发不出声音了。

  眼前出现了一个英俊的人影,正冷笑着注视着他。

  “你知道那人是谁?”对方阴森森地问。

  他怨毒地死盯着对方,颤抖着的嘴唇,最后骂出了两个字:“卑鄙……”

  英俊的人影是沙千里,一脚踏住他的小腹。

  他吁出最后一口长气,一代魔头含恨而逝,枉有一身傲视武林的艺业,却糊糊涂涂死在暗袭下,一朵神花击碎了他的背脊,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

  “我会查出来的,你这该死的老妖居然敢出卖我,哼!”

  沙千里恨恨地说。沙千里早已知道丑骑士为了蔡二小姐大闹铁城寨的事,当然也知道丑骑士与大妖艺业相去不远,因此根本未将丑骑士放在眼下,可疑的仅是丑骑士为何找他而已,在他的猜想中,丑骑士找他的原因,极可能是因蔡二小姐是他的妻妹,找他只是希望征求他的意见,无伤大雅,根本用不着耽心。

  他不追踪丑骑士,向西走了。

  戴黑面具女人带了与宇文燕面貌相同的戴金色面具女郎,在一座参天古林中的一座小茅屋进食。此地距铁城寨已在十里外,人迹罕至,不会有人前来打扰,因此并未往附近派人放哨。

  两人席地而坐,取下了面具,露出本来面目。戴黑面具的女人脸色苍白,赫然是从祈连东返重回中原的南山魔女。与宇文燕相同的女郎,不用问也知道是芸儿。

  两人一面食,一面谈论当前形势。

  南山魔女脸上一无表情,用她那特异的嗓音冷静地说:“芸儿,你的脸容已经被他们看见了,那宇文豪乃是千面神魔的弟子,对化装易容术有极高的造诣,可能派一个身材与你相同的人,加以易容造成混乱,因此为师不得不将计就计,命你戴上金色面具。今后我们的人,遇上相貌与你相同的人,一律格杀。所以你千万不可任意取下面具,同时不可离开我左右,绝对禁止与人交谈,以免暴露身份。再就是除非万不得已,你不可与人交手,必须保留实力,与玄天神剑生死一决。”

  “师父,徒儿能问一些有关玄天神剑的事么?”芸儿迷惘地问。

  “你有何疑问?”

  “师父既然认为那玄天神剑十分了得,徒儿是否能胜得了他?”

  “论修为,你不是他的敌手。”

  “那……徒儿……”

  “为师下会让你送死,你只须支持片刻,我便会取他的性命。”

  “为何不一开始使用子母剑杀他?”

  “子母剑只有一击的机会,万一你用早了,岂不前功尽弃?”

  “徒儿明白了,师父要徒儿支持片刻……”

  “等为师出现时,吸引他的注意,以便让你用于母剑杀死他。如果配合不当,你一落空,便没有除去他的机会了,子母剑不一定能制他的死命,必须在他分神的刹那间方能一击成功。”

  “徒儿记住了。”

  “外面来了人。”南山魔女低叫,戴上面具突然飞射而出,到了茅屋外。

  “铮”一声剑鸣,剑影乍合乍分,人影各向侧飘。

  原来有人门在闪侧,双方在仓猝间挥剑进击,硬拼了一剑。

  “是你!”南山魔女讶然叫。

  不速之客是沙千里,因一剑硬接试出对方的实力而感到心中暗惊,俊面上神色微变,冷笑说道:“原来是你,你将二妖救到何处去了?”

  南山魔女已戴上面具,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阴森森地说。

  “你大概就是什么幻剑神花沙千里。好啊!那天你的党羽众多,老身不想和你计较,今天你可送上门来了,老身倒得看看你们这些青年人,到底有多少斤两,接招!”

  叱声中,揉身直上,吐出一朵剑花,出剑居然十分小心,显然她不敢轻视这位刚出道便名震江湖的青年人。

  沙千里自然也不敢大意,飞退丈外叫:“且慢!在下有话说……”

  话未完,南山魔女的第二剑已经攻到.剑气压体,势如排山倒海,而且迅捷绝伦,显然手上已增扣了三成内劲。

  他不得不挥剑接招,南山魔女的迫攻,激起了他的豪气。一声低吼,闪开正面剑吐千朵白莲以攻反击对方的右臂,以可怕的速度回敬了一招“万花竟艳”,无数如虚似幻的剑影,射向对方的中盘要害。

  两人搭上手,便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斗,双方皆全力进攻,也皆以快速绝伦的身法争取空门抢制机先,尽量避免硬接,因此甚少有双剑接触声传出,双方以快打快各展所学以争优势,但见人影飘忽如魅,剑虹形成漫天澈地的重重剑网,令旁观的人难以分辨人影,看不清剑招,变化之快,令人目眩神移。

  南山魔女的身法以快速神奇见称,当年林华就曾经败在她手下,而林华当时的艺业,本就以轻功超尘拔俗而自豪了,但在她手下依然棋差一着,可知她在祈连山确是下过苦功,廿载辛勤终于获得了至高无上的成就。

  芸儿在一旁观战,紧张得芳心砰砰跳,手心冒汗,这是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看到师父与势均力敌的高手拼搏,只看得心中暗惊。

  两人恶斗百余招,四周十丈方圆以内的野草,全部齐根而折,被剑气罡风激得八方飞舞。

  终于,两人的身法开始慢下来了,两人浑身是汗,如被水淋,南山魔女的黑袍,湿得紧贴在身上,现出了玲珑的曲线,尤为抢眼。沙千里的英俊脸容没有丝毫笑意,冷傲的神情消失,脸色苍白,呼吸亦不再平静了。

  “铮”一声暴响,两人硬拼了一剑,同向侧飘退,双方的脚下皆不再俐落了。

  双方皆需抓住机会调息,不敢再凶猛进击,相距丈余移相向迫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