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三二


  西端的三个人,中间那人一身黑,脸黑、手黑、衣黑,只有头上的白发是白的,披撒的白发长与腰齐,披撒在身后像个女人,以一根红色铁箍绾住前面的白发,以免挡住脸面。八字眉、三角眼、塌鼻梁、雷公嘴、尖耳朵半掩在发前,那长像,像是个城隍庙中的鬼卒。手中掂着一根苍木盘龙杖,三角眼厉光闪闪,整个人笼罩在狰狞的气氛中。

  另两人都是年约半百的中年人,长像倒还端正,不像是坏人,各带了一柄剑。

  林华将剑悄悄系上,准备撤走,在附近偷听极为犯忌,弄得不好,双方都会迁怒于他,岂不糟透?

  他必须再见见芸儿,准备撤出从另一方向现身接近。

  狰狞的白发老人发出令人可怕的怪笑,笑完说:“我九幽鬼王言出必行,昨天已将信传给铁城寨,限他在破晓时分将七星会的名单送到此地,他为何不来?小辈,你们是不是小狗派来送死的?我鬼王不认识你们这些小鬼卒,快给老夫报名上来。”

  威猛的灰髯人淡淡一笑,泰然地说:“吴老弟事忙,不能来,在下特前来知会阁下一声,同时请教阁下,请问阁下与七星会有何过节,尚清坦诚相告。”

  九幽鬼王杰杰笑,说:“你还不配问,吴小狗也不配问。除非你是玄天神剑字文豪,不然还不配与老夫当面打交道。”声落,左手大袖一挥,喝道:“毙了他们,到铁城寨办事。”

  两位中年大汉含笑欠身应喏一声,并肩举步向三人走去。

  儒生打扮的人举步迎上,笑道:“地府双残,幸会幸会。”

  右首的中年人淡淡一笑,道:“阁下认识咱们双残,自不是无名小卒,贵姓?”

  “区区很少在江湖行走……”

  “我知道了,你是黄龙镇的妙手书生孙奇。”双残的老二急急接口。双方都不是无名小卒,那地府双残并不是残废,而是以生性残忍而名震江湖。老大李建隆,老二赵剑秋,两人白昼很少露面,自称地府双残。至于这位郑州黄龙镇的妙手书生孙奇,则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风尘豪侠,侠名四播,颇获白道朋友的尊敬。

  而那位九幽鬼王田飞扬,则是大名鼎鼎的宇内九大邪妖之一,凶名昭著,黑白道朋友畏之如虎的暴戾邪魔。最近卅年来,尽出些古古怪怪的人物,其中最著名的有邪剑、魔萧、乾坤三剑圣、宇内三狂、九大邪妖……都是些江湖朋友闻名色变的人物,也绝大多数是些精神不正常或心理变态的怪人。

  九大邪妖中,大部份仍然健在,只有一个幻剑三娘唐素,与九指老道褚纯阳两人,失踪了一二十年下落不明。九幽鬼王是九大邪妖中最残忍的一个,黑白道朋友皆对他恨之切骨,畏如蛇蝎却又无奈他何。他比地府双残的辈份高,难怪如此托大。地府双残成名仅十余年,还不能侪身于绝顶高手之林,虽则艺业大有凌驾老一辈名宿的趋势,但声威仍不足与九大邪妖相提并论。

  妙手书生孙奇褶扇轻摇,含笑接近至四五步上,说:“赵兄不愧称地府双残,居然知道在下的匪号,佩服佩服。区区不才,希望两位高抬贵手,彼此无冤无仇……”

  “事已至此,你阁下还说这些假话,有何好处?”

  “在下希望知道诸位为何人所唆使,更希望化干戈为玉帛……”

  “呸!少卖弄你的口舌,你是不是七星会的人?”

  “你难道是七星会的人吗?”

  大残李建隆拔剑出鞘,冷笑道:“吴瑞祥已被咱们证实是七星会的会友……”

  “何以为证?”

  “他与玄天神剑宇文豪有书信上往来。”

  “我不相信。”

  “咱们有人潜伏铁城寨,曾经看过宇文豪的来信。”

  “即使宇文豪真有来信,并不能证明吴瑞祥是七星会的会友,何况字文豪已失踪了廿年,根本不可能与吴瑞祥有书信往来。”

  “当然咱们并不能判定他是七星会的人,但因此却引出河南群雄大聚铁城寨,等于是证实了他的身份了。”

  “河南群雄并未大会铁城寨,几位稍具名望的人前来作客,也与阁下传鬼王信的事无关……”

  “你的看法与咱们不同,十分遗憾。不管怎样,咱们所要的消息,终必可以得到的,且先打发你们,然后咱们再到铁城寨去找吴小辈。你是以一比一呢,抑或是三比二?你们三男女最好一起上,咱们地府双残不在乎人多,而且多多益善。”

  “孙某虽浪得虚名,但不喜群殴。”

  “那么,一比一,咱们俩先玩玩。”大残李建隆微笑着说。

  “孙某深感荣幸,请赐教。”妙手书生从容地说。

  “你不撤剑?”

  “该撤时在下自会撤的。”妙手书生轻摇着褶扇说。

  大残无名火起,以为妙手书生小看了他,剑出鞘叱声震耳,迎面一剑点出,看似缓慢,其实迅捷绝伦,剑中含无穷变化,直迫中宫排空直入。

  “拍”一声响,妙手书生的褶扇拍中刺来的剑身,护住了中宫,乘势欺身切入,摺扇快逾电光石火,点向大残的右肋。

  大残左闪拂剑,锋刃破空声慑人心魄,两人一沾即走,双方皆危机间不容发。

  接着,是一连串惊心动魄的恶斗,双方以快打快,各展绝学抢攻,险象横生,步步惊心。大残的剑幻无数电虹,势如狂风暴雨,每一剑皆直指要害,风雷大作,吞吐捷途电闪。

  妙手书生的扇短,必须近身进击,因此看来更为凶险,令旁观的人替他捏了一把冷汗。但他的扇招确有功参造化的造诣,时张时合神鬼莫测,每每从剑招的空隙中探隙迫进,千变万化无孔不入,但见上下四方皆有扇影闪动,在大残的剑招疯狂抢攻下,依然着着凶狠连续反击,攻招化招如同迅雷惊电,攻敌所必救八面威风。

  棋逢敌手,双方缠住了。

  二残赵剑秋很不耐,亮剑向一男一女狂傲地叫:“你两人闲着,谁下场陪大爷玩玩?一起上同样欢迎。”

  相貌与芸儿相同的少女泰然地向长髯人以目光询问,长髯人沉静地颔首示意。她从容撤剑缓步而出,神色镇静地立下门户候敌。

  “你这小女人敢独自接斗?”二残狂傲地问,接着仰天狂笑。

  少女不怒不笑,缓缓地进步出剑,轻飘飘地点出一剑。

  二残左移一步轻薄地叫:“哎呀!好利害的小娘子……”

  蓦地,风雷乍起,少女的宝剑突然吐出千朵白莲,射出万道电虹。

  二残大骇,跃退,再跃退,闪避,再闪避,连退三丈余换了四次方位,仍未能摆脱少女的疯狂进击,一时大意失机,措手不及只有挨打的份儿。

  二残失了先机,手中剑始终未能抓住反击的机会,只能像发疯般招架,但少女变招太快,无法封住绵绵不绝攻来的漫天剑影。

  少女大概攻了百十剑,把二残迫得手忙脚乱,傲意全消,她以剑剑致命的快速剑术如影附形迫攻,大有气吞河岳的气概,似乎内力源源不绝,永无虚竭之虞,修为委实惊人,谁也不敢置信一个少女能有如此精纯的内力修为。

  旁观的九幽鬼王神色渐渐肃穆,突然叫道:“赵老弟,这贱人的剑术极像玄天神剑,先后退脱出圈子,以静制动。”

  二残心中叫苦,如能脱出,还用招呼?旁观者清,局外人怎知局中人的艰苦?正危急间,眼角看到了大残的身影,心中一动,脱口大叫道:“建隆兄,攻她的下盘。”

  大残与妙手书生仍在缠斗,这时位于少女的左后方三丈左右。

  少女一怔,本能地右移旋身。

  二残立即抓住机会喘息,大喝一声,这才获得了进招的机会,展开了空前猛烈的反击,放手愤怒地狂攻。

  少女发觉上当,已失去先机了,但并未落于下风,从容化解二残的攻势,见招破招且能相机回敬。双方缠上了,但少女似乎仍然掌握了一两分优势。

  九幽鬼王三角眼阴睛不定,也似乎等得不耐烦,叫道:“想不到吴小辈居然找来了几个打手人物,老夫只好下手收拾你们了。”

  长髯老人吐出一口长气,举步迎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