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三一


  “你不该来的。”熟悉的口音传到。用的是传音入密之术。

  他心中一懔,暗叫道:“我走了眼了。”

  在林华发觉身后有人到达的同时,南面荒野中突传来一声惨厉的鬼啸,接着是一声惊心动魄的长嗥。

  七根灯杆下的人,几乎同时一蹦而起。

  也在同一瞬间,北端荒野远处,升起一盏孔明灯。由于没有风,孔明灯上升的速度甚快,飘的速度却慢,像是扶摇直上云霄。

  孔明灯升高约半里地,似乎光芒更为明亮,升的速度加快。

  七根灯杆下的人,已经重行坐回原位。

  南面出现一个黑影,以奇快的速度掠近土丘,在十丈外行礼道:“三位不速之客连毁两处暗桩,恰好惊动启驾前来的会主法驾,已追向西方,会主命属下传示,请各堂主严防突袭。”

  “来的人身份可曾证实?”一位黑袍人问。

  “其中之一可能是九幽鬼玉田飞扬。”

  “知道了。”

  “属下告退。”

  “请便。”

  转信人刚退去,一名黑影突然低叫:“瞧,是金花天灯!”

  那升至高空的孔明灯,已成了一颗暗红色的大星,突然飘下一颗黄色的小星,摇曳着向下飘浮缓降,像一面花瓣随风飞舞,下降约十余文,即行爆散成无数更小的小火星,然后冉冉熄灭。接着第二颗黄色的小星也继续从孔明灯下飘落。

  连飘下七颗黄色的小星,孔明灯渐向西北天际逸去。

  七根灯杆的方位排列,完全按照北斗位置排就。北斗星序位置虽永远不变,但上璇玑下玉衡则因时序而转移,上半夜璇玑在上,下半夜便变为在下了。因此,这七根灯杆皆有两个人负责移动但不是移动灯杆,而是移动灯位,由此可知负责移动灯位的人,对时辰的控制极为熟练而准确,也可看出七星会十分重视小枝节问题,能长远保持神秘机密,确有一魇严密的组织办法与及高明的人才相辅相成。

  天枢灯下站起一个黑袍人,沉声道:“确是金花天灯,金花门向咱们示威了。会主已去追逐九幽鬼王,咱们即按原计划分头办事,不必等会主前来计议了,走。”

  说走便走,七组人同时撤灯,分向七方悄然散去。

  天衡位的六个黑袍人,掠过林华藏身的草丛,相距不足八尺。他看出其中一个,赫然是吴大爷瑞祥。

  鬼啸声四起,暗椿撤走了。

  他等众人去远,吁出一口长气,站起说:“老前辈早知道吴大爷是七星会的会友,晚辈猜得不错吧?依晚辈看来,老前辈定是七星会的元老名宿。”

  身后丈余的草丛中,站起驼背老人的身影,向他冷然地说:“老朽不愿多说,可以告诉你的是,吴大爷确是七星会的会友,再就是此地是七星会最南端的一处聚会所,南面林缘有一座比这一座古坟大一倍的古坟,下面建有一座秘密地窖,也就是香坛所在地。如果风声不紧,三两天之内,七星会便可能上香开坛,外人决不会料到聚会所之旁另有香坛。”

  “老前辈为何要告诉晚辈?”

  “因为老朽希望获得你的协助。”

  “为什么?”

  “吴大爷是七星会的开衡堂七主事之一,他目下有困难。”

  “晚辈恐怕无能为力。”

  “老朽要求你相助,保护吴大爷的安全。”

  “这个……”

  “老朽诚意相求。”

  “晚辈能问内情吗?”

  “吴大爷的尊翁,对老朽有恩,老朽有生之年,将尽力保护吴大爷的安全相酬报,如此而已吧。”

  “他知道老前辈的身份吗?”

  “知道……”

  “他为何受制于自己的大总管?”

  “他有把柄落在阎王骆四手中。”

  “这是说……”

  “吴大当然不是完人……”

  “那座地下囚室便证明他不是什么好人,证明他是德府之霸。”

  “一个经营多种行业,分布在各地有数百伙计的财势雄厚人物,你不能苛责他用私刑建立自己的威望。”

  “但世间轻财重义的大户人家仍然很多,他们不用私刑以恩义待下人,同样非常的成功,更受人尊敬。以晚辈的眼光看来,吴大爷什么都有,车马、珍宝、美女、财势样样俱全,只缺乏下人对他的尊敬。”

  “这个……”

  “老前辈其实该比不戒魔僧高明多多,为何那晚故意示弱,其故安在?”

  “老朽另有苦衷。”

  “是存心摸清晚辈的底吗?”

  “不错。”

  “如何?”

  “你的确不是吴大爷的仇人。”

  “谢谢老前辈的信任。”

  “能助老朽一辈之力吗?”

  “老前辈隐姓埋名报恩,晚辈却不能昧着良心帮助一个地方恶霸。”他断然拒绝。

  “这个……”

  “晚辈告辞。”

  “且慢!你已知道了不少秘密……”

  “老前辈要杀在下灭口?”

  “必要的话……”

  “在下从不在乎任何人的恫吓,再见。”

  “慢走。”

  “你留不住我的,在下不会在暴力下低头。”他大声说,一跃三丈。

  驼背老人想追,却又叹口气止步,目送他隐入荒草凄凄夜色朦胧的荒野中。

  林华离开了驼背老人,心中极感烦躁,找不到丑骑士的任何线索,难怪他心中焦急,但急没有用,消息不可能平空从天上掉下来,经过一夜辛劳,他必须休息休息以便恢复疲劳。

  他在一处草丛中睡着了,睡得好香甜,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

  神智刚清,他便警觉地抓住了在身旁的青虹剑,本能地想:“危机来了。”

  不错,危机来了,他听到不远处有人声。

  四五丈外一座短草坪中,两边分立着六个人,五男一女,每边三人。

  东首的三个人,中间是个年约花甲的威猛修伟老人,三绺长髯仅略现灰影,虎目神光炯炯,穿一袭黑袍,头挽道髻,脸色红润皱纹甚少,鼻直口方,依然可以看出昔日的器宇风标,年轻时必定是英俊的人物;右首那人年约四十出头,穿青衫懦士打扮,手摇折扇神色安祥,中等身材,五官端正温文;左首是个小姑娘,赫然是芸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