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九


  “吴大爷不愿追究他与你的事,也不相信黄山双妖的指责。”

  “哦!吴大爷倒是个气量恢宏的人哩!这是说,大总管始终不曾离开贵寨?”

  “其他的人皆外出踩探与办事,他怎能离开?”

  “哦,两位小姐仍在喜风楼吗?”

  “在,不过,宗兄还是先去见过吴爷比较好些,吴大爷现在东面水阁,与几位刚从河南赶到的爷字号人物会晤,希望你返寨时先去见见他,以便向你道谢哩!”

  “这个……”

  “走,咱们陪你走一趟,你大概不知水阁如何走法呢!”天南一剑慨然地说。

  “好,有劳张老师与施老师了。”

  水阁位于一座大池塘的中间,池塘又位于一座大花园内,地势甚为隐僻。天南剑客领先而行沿一条小花径信步走向水阁。

  “咦!这一带为何不见警哨?”林华心中起疑问。

  “这是内部秘境,外人怎可进入?各处设有机关埋伏,不怕有人侵入。”

  “机关埋伏不足恃,任何灵巧的机关,如果无人看守,皆不可信赖。难怪各路人马大举入侵,吴大爷与全寨的人全成为瓮中之鳖,良可慨叹。唔!这是什么香?”

  “早开的丹桂。”施大同信口答。

  “唔!如有香气,须防入侵的人使用迷香,小心了。”林华惊觉地说。

  “宗兄不怕迷香?”天南剑客信口问。

  “一次上当一次乖,在下带了解药。——

  “哦!亲兄倒是有心人哩!”

  谈说间,到了水阁西面的一座花坛下,小径绕坛右而过,领先的天南剑客笑道:“去年有一名小贼,居然能穿越重重机关,到达此地……”

  话未完,林华突然低喝:“伏倒!暗器……”

  喝声未落,他已伏倒在一株花树下,身影一扬一闪,蓦地失踪。

  花树传出一阵沙沙声,像是暴雨光临,先后共有十余枚暗器追踪攒射,可是却全部落空。

  施大同闻声知警,就地伏倒向侧滚。

  天南剑客不见了,疾退入一丛丁香花下。

  林华出现在花坛的右侧,鬼魅似的扑向坛后的阴影中。

  “要活的!”他扑上叫。可是,叫晚了,人影暴起,剑光如匹练,惨叫声刺耳。

  坛后纵起一个黑影,落向坛左。坛左突然升起一个人影黑影毫无顾忌地欺近了坛左升起的人身前。人影突然一剑刺入黑影的心坎,而且先一步射出了三枚透风镖。

  黑影惨叫一声,一掌拍在人影的右胸下方。

  人影与黑影同时倒地,两败俱伤。

  三枚透风镖未射中黑影,却迎面袭向扑来的林华。

  林华命不该绝,恰好听到施大同在侧方叫:“跑掉了一个,北面……”

  林华半途折回,跃上了花坛。这瞬间,最外侧的一枚透风镖擦左肋而过,伤衣贴皮护腰滑向身后去了。

  他只看到刚爬起的施大同,不见有人逃向北面。

  “一海兄。”施大同大叫。

  “左面,他像是中了暗器。”林华叫,转向两人倒地处纵落。

  施大同先到,天南剑客摇摇晃晃地站起,手按住右胸下说:“我……我受了伤,大同兄,你领宗兄到……到水阁。”

  “中了何种暗器?”林华伸手急扶,急声问。

  “中了一……一掌,胸骨伤……伤得不轻。”天南剑客虚弱地说。

  林华一怔,脱口叫:“那……那三枚暗器是你发的?”

  “兄弟想射他,却……却射偏了准头。”

  林华摇头苦笑,说:“张师父,在下在对面出声警告,你不该发射暗器的,这三枚暗器险些要了在下的老命。”

  施大同拖起被一剑穿心的黑影,取出火折子幌亮一照,惊叫道:“咦!是大总管的得力外堡听差卓安哩!该死,他为何要暗算我们?”

  林华冷笑一声,说:“他要暗算的是我宗三……”

  “还走了一个,咱们追寻他的下落……”

  “即使真有另一个人,也追不上了。”林华冷冷地说。

  “咦!你说即使真有其人是什么意思?”施大同微温地问。

  “咱们心里有数。”

  “呸!你认为在下撒谎?”施大同真火了,声调提高。

  “你是否撒了谎呢?”林华不放松地反问。

  “宗三,你得说清楚。”

  林华不愿追究,冷冷地说:“没有再说的必要了,在下只是感到奇怪,三个人中,只有你老兄毫发未伤,而最不可能受伤的该是我……”

  “你受伤了吗?”施大同沉声问。

  “不曾,衣破而已。不必多说了,快将张老师送去治伤才是。”

  天南剑客挺了挺胸膛,苦笑道:“这一掌兄弟还挨得起,不必耽心。宗兄,依兄弟看来,本寨确是危机四伏,对老弟不利,有不少仇视老弟的人,是非之地不宜逗留,兄弟认为老弟还是早离为上。尤其是大总管阎王骆四,吴大爷对他有所顾忌,他既然与老弟水火不容,留在本寨任何时候皆可发生意外。”

  “所以在下已在安陆客栈订了房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