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五


  原来是穿黑披风戴黑面具的女人去而复来,大概已将沙千里主婢扔脱了。

  十八名蒙面人大惊,眼睁睁目送黑衣女人如飞而去,身法太快,都被黑衣女人可怕的轻功身法镇住了,忘了追赶。忘了该怎么办才好。

  “快走!这人如果去而复来,误会这些人是咱们下的毒手,麻烦大了,跳在大江里也洗不清了。”为首的蒙面人恐惧地叫。

  十八个人不约而同,急急撤走脱离现场。十八个人在林中急走,自然有先有后,走在最后的人遭殃。林华老早便盯住了他们,悄然跟上,一指头点在最后那人的脑户穴上,挟了便溜。

  前面十七个人竟不知丢了一位同伴,急急走了。

  林华将人挟至隐蔽处放下,苦笑道:“怪事,怎么又是女人?女人缠人这些江湖凶杀凶案中总不是什么好事。这年头真是反常,女人们似乎对打打杀杀格外起劲,谁说弱者是女人?”

  他弄醒女人,拉掉对方的蒙面巾,沉下脸说:“把你们的毒针解药给我,不然体怪在下对你无礼,快!”

  这女人徐娘半老,脸蛋相当清秀,粉脸因惊慌而发白,惶然叫:“你……你是宗……宗三……”

  “少废话,给不给解药?”

  “在百宝囊中。”

  百宝囊解开,里面有四五瓶丸散,除了金创药有内行人极易分辩的气味外,其他的丸散谁也无法分辨是何药品。

  “是那一瓶?”他问。

  “你自己去找。”女人顽强地说。

  “你少给我推托。”

  “你必须碰运气。”

  他冷哼一声,说:“在下从不碰运气。姑娘,老实说了吧,你不希望忍受痛苦吧?你希望是吗?”

  “你能把我怎样?”

  “你是女人,而在下是个大男人,而附近鬼影俱无,而你却不算丑陋,你想想好了,我能把你怎样?”

  “这……”

  “首先,我且把你剥光……”

  “且慢!你这恶贼!我看你并不是卑鄙下贱的人,你……”

  “不给我解药,可不能怪我。”

  “呸!你……你……”

  “好吧,你既然用话扣我,我也不愿在你的心目中留下坏印象,我先告诉你,你们的毒针在下深为不满,用毒伤人有失侠风。你如果不给解药,在下搜出你的毒针,给你刺上三五下,等你告诉我那一瓶是解药。”他一面说,一面搜出对方的袖底。

  他搜出一个皮臂套,套内的小袋构造得十分精巧,有一个小拉环附在袖口上,一拉之下,便有一枚小针滑下掌心,十分方便。他是暗器大行家,这些玩意他不陌生,弄出十余枚灰色的三寸牛毛针,掂起一枚笑道:“姑娘,先刺你的鼻子……”

  “不!你……”

  “再次你的人中,然后是承浆……”

  “我说!我说!”

  “你如果不说,这张美丽的面庞便会完全走样……”

  “就是那瓶最小的黄色粉末。”

  “如何使用?”

  “针上的毒并不利害,即使不治,也仅瘫痪十天半月便可逐渐痊愈。”

  “我不想冒险。如何用法?”

  “撤一些在伤口上,一些内服,内外服只需两三分便可。”

  “谢谢你。请教,你们与吴大爷有何过节?”

  “对不起,本姑娘只知奉命行事,确是无可奉告。再就是有一言奉告,你要蔡家的小丫头,我们不反对,但必须赶快离开铁城寨。双方的高手即将赶到,铁城寨将掀起无穷风波,将有无数人付出生命的代价,血雨腥风尸横遍野,谁卷入谁将自食其果。生命是可贵的,你不像是个亡命者,天涯何处无芳草?你用不着为了蔡姑娘而送掉宝贵的生命,是吗?”

  “哈哈!俗话说:十场人命九场……色。因此,为情为爱,值得抛头颅洒热血,你的话白说了。再见。”

  他了解了对方的穴道,取了药瓶走了。

  匆匆赶到矮林深处,便看到丑骑士的身躯扑伏在地,奔近急叫道:“姑娘,你……”

  “小……心……”丑骑士声嘶力竭地大叫,但声音细小如蚊蚋飞鸣。

  丑骑士浑身发僵,不可能自行翻转,林华心中挂念,因此急奔上扶持。丑骑土总算不错,拼全力发声示警。

  林华闻声知警,猛地向前一扑,立即滚转,双脚猛绞。

  有人倒了,人体下压。

  事出意外,出手自卫出于本能,近身搏击且是贴身缠斗,出手出乎本能。

  “啪噗噗”连声暴响,双方拳打脚踢乱来,无可避免地两败俱伤,幸而两人皆是倒地缠斗,拳掌的劲道有限,双方都禁受得起,并未引起骨折肉开的严重伤害。

  击打中,林华终于抓住了机会,勾住了对方的脖子双手一绞,奋身一滚,便将对方压倒在地。

  “哎……”对方只叫出半声,双手用上了劲,十指如钩,猛扣他的双臂。

  “不放手便扭断你的脖子。”他凶狠地叫。

  对方终于屈服,双手一松。

  他放手一跃而起,愤然叫道:“你这鬼女人为何在身后鬼鬼祟祟地暗袭?”

  是个美貌年轻的小姑娘,穿一身天蓝色劲装,佩了剑狼狈地爬起.脸色苍白地伸手拔剑羞怒地叫:“你……你这贼头贼脑的……”

  “咦!你……你是芸儿吗?”他看清了对方的脸容,惊喜地叫。

  出现在他眼前的少女,分明是南山魔女的徒儿孤女芸儿,那清丽脱俗的音容笑貌,他记得十分清楚。在他所接触过的女人中,以这脸孔给他的印象最深,记忆也最为清晰。也许她曾经为他煮了一顿可口的菜肴,也许是她的天真无邪的神态令他感动,也许他对她的凄凉身世有所感触,当然也对她那超俗的风华留有深刻的印象。总之,时至今日,芸儿的音容笑貌,始终不曾从他的心海中排除,始终不曾磨灭。

  少女一怔,惑然地反问:“谁是芸儿?你……你叫我?”

  “咦!你不是叫芸儿吗?我是……”

  “你认错人了,我姓……我叫文燕。”

  “文燕?令师……”

  “我没拜师。”

  “咦!怪事。”

  “怎么回事?”

  “你确像我一个要好的朋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