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七


  出到大厅,劈面碰上两名守在左右厢房的大汉。他眼尖认得正是绞死刀疤曹五的三大汉中的两个。

  两大汉却不认识他,但却大感意外,把守右面厢房的大汉拦住去路喝道:“站住!黑小子你怎敢带了兵刃闯出来?”

  “咦!老兄,不能出来吗?”他问。

  “闲杂人等一概不许外出,你……你是……”

  林华不再多说,“黑虎偷心”一拳疾攻。

  大汉冷哼一声,“金丝缠腕”闪身搭到,下手擒拿,反应惊人。

  可是,林华志在必得,这一拳是虚招,欺进起脚,怀心脚发如电闪,在极近的距离不可能发腿的时机中,变不可能为可能。出其不意用上了这记可怕的怀心脚,“噗”一声蹬在大汉的前胸骨上,靴跟以可怕的力道继向上升,直抵大汉的下额,胸骨尽折,宛如摧枯拉朽。

  他跨越而过,冲向厅门。

  “砰”一声大震,大汉一声未出仰面跌出两丈外。

  另一名大汉大骇,跟踪冲到来一记“刀劈华山”,一刀向林华的后脑招呼。

  林华像是脑后长了眼,刀临顶门的刹那间向左略闪,一刀落空,他的背贴上了大汉的胸膛,用力便撞,“噗”一声撞在大汉的胸正中。

  “呃……”大汉叫,踉跄后退,上身一幌,砰然掷刀倒地。

  他已穿门而出,掠过院子扑出大院门楼。

  通向寨门的大广场上,人群分为二处,外围有人将受伤或死亡的人抬走,显然第一场恶斗已经结束。

  这一面人数最多,其中有卅余名吴大爷的手下。正中是两名年约古稀的佩剑老人,八名大汉和那位处死刀疤曹五的中年人,另有两个黑衣中年女人。前面,是吴大爷,蔡大小姐,大总管骆四、天南剑客、吴淮中、施大同、和六名陌生的老少群豪,看情势,主人这一面实力空前雄厚。

  他眼尖,第一眼便看到处死刀疤曹丑的中年人换了一身月白劲装,腰上正扣着他的皮护腰。

  “好哇!你老兄真会挑,挑上了我的皮护腰,大概对飞刀术不外行,我也挑上你老兄啦!”他躲在一株槐树后自语。

  左面,是十八名不男不女亦男亦女的怪人。黑衣、黑裤、黑包头、黑腰带、黑色蒙面巾,全是黑,看不出男女,看不出年龄,穿的虽全是男式劲装,但有几个胸间双峰隆然入目,因此说他们不男不女亦男亦女。十八个清一式用剑,高高矮矮一字排开。

  右面,人数最少,只有六个人。最抢眼的是不戒魔僧,后脑创口的淤血仍在,右眼红肿乌黑支着方便铲虎视眈眈。身后是昨晚溜走的两名中年人,他们曾侵入喜风楼。

  不远处站着丑骑士,抱肘而立神定气闲。

  另两人是方中和方中平兄弟,两人恨恨地盯视着站在不戒魔僧的后面两个中年人,似乎对昨晚技不如人的事大感气恼,大有再决雌雄的念头。

  他看到左面一株大树下有衣袂飘动,便泰然向树下走去,外面广场中剑拔弩张,不会有人注意林中的人。

  脚步声惊动了藏身材后的人,双方照了面。

  “老前辈,为何置身事外!”他抱拳行礼道。

  那人赫然是驼背老人,老眼放光地问:“咦!你的口音……你是宗三,为何易容?”

  “死里逃生,两世为人,不易容怎办?”他笑答。

  “你没被他们擒住吧?”

  “刚在死囚牢中逃出。老前辈,是怎么回事?”

  “一言难尽。唉!老夫确是老了,一个人也照顾不来。想当年,咱们老一辈的成名人物,敢作敢为,一人做事一人当,单人独剑称雄道霸,谁也不屑成群结队众打群殴,而现在,江湖上结帮组门立派,动不动就鸡猫狗叫一齐上,刀枪棍槌乱七八糟一齐来,真是世风日下,武林规矩荡然无存,后生可畏,真难对付这些成群结队的狼群狐队。”驼背老人无限感慨地说。

  “老前辈知道今晨的事吗?”

  “知道,可是知道得太晚,那些人在五更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行动,以可恶的迷香侵入制人,主人与主事的人被制住,大势去矣!老夫投鼠忌器,至今仍不敢出面,以免主人的家小遭殃。

  “侵入的是些什么人?”

  “老夫只认识那两个老匹夫,他们是黄山双妖廖汝昆廖汝仲兄弟。”

  “那不是字内九大邪妖的两个凶妖吗?”

  “正是他们。”

  “他们怎会介入两派的纷争中?”

  “不知道。他们要利用铁城寨,引诱主人南来的朋友加以一网打尽,寻找七星会的人,用意未明。”

  “七星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能告诉你,但有了黄山二妖参予其事,我已猜出一些线索了。”

  “能不能论教一二?如果不便,小可不敢勉强。”

  “黄山二妖与千幻三娘卢蓉是好友,廿余年前,听说千幻三娘遭了意外,大概是为了男女间的恩爱牵缠,曾经与七星会闹得很不愉快。二妖比千幻三娘大了一倍年纪,平时以长辈自居,曾经为了千幻三娘搏杀了七星会两名高手,发誓要将七星会连根拔除,可惜七星会的人隐身江湖,知道该会底细的人少之又少,二妖也就无可奈何,七星会依然屹立江湖。”

  “吴大爷到底是不是七星会的人?”

  “即使是,你将他粉身碎骨,他也不会承认的。”

  “七星会到底在干些什么勾当?”

  “他们并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只是一些颇具侠骨的人组成的秘密帮会而已。他们行事的宗旨也十分简单,只有八个字,共存共荣,团结御侮。假使他们的会友受到他人的迫害,那么,七星会便会派人替会友加以强而有力的有效报复,因此有时少不了有点过火,这就是他们为何极端守密的原因所在,他们当然也怕别人报复。”

  林华淡淡一笑,说:“老前辈退隐铁城寨三十年,而又知道廿年前的事,那么,吴大爷即使不是七星会的会友,至少也与七星会有多少牵连。”

  “你怎么想都好,那是你的事。”驼背老人冷冷地说。

  “当然,任何秘密假使有第三人知道,便不算秘密了。七星会会友当然不少,想守密谈何容易?他们……”

  “不必乱猜了,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广场中,已开始谈判了。

  蒙面男女中出来了一个人,到了场中心高叫道:“黄山双妖,咱们先把话说明白,希望你能冷静权衡利害,把姓吴的交给咱们带走,你们办你们的事,彼此不伤和气,岂不甚好?”

  双妖的老大廖汝昆杰杰笑,亮声叫:“老夫不与你们嚼口舌,一句话,快滚出铁城寨,老夫不追究你们明火执仗侵入的无礼举动,不然,放手一拼好了。”

  “你们只有十几个人,却受到三面突击,岂不大蠢?”

  “请放心,吴寨主只会对付你们。至于不戒魔僧那一群,不见得会助你们。”

  不戒魔僧杰杰笑,叫道:“佛爷也算一份,看谁拔取头筹。”丑骑士也亮声叫。

  不戒魔僧大怒,吼道:“呸!凭你这个混蛋也配与佛爷竞争?给你这小混蛋一铲。”吼声中冲上一铲扫出,风雷倏发,声势极雄。

  丑骑士一跃八尺,笑道:“蠢驴!咱们打不得。咱们人少,先自相残杀,大家落空。等他们拼个两败俱伤,咱们再商量犹未嫌晚哪!”

  “对呀!”和尚怪叫,怪笑着退回原处又道:“小混蛋,你最好少做梦,等他们解决后,佛爷再报那天你小子烧佛爷下河的仇恨,大闺女的事,你想也别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