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九


  二楼的楼门灯光外泄,楼门的机关已被毁去,门扉被打破,里面的花厅传来了叱喝声和兵刃交击声。

  他飞步抢上,苦笑道:“老驼怪,你今晚要倒霉,不服老是不行的,你的往昔雄风已随岁月消逝,过去的光荣永不会再来。”

  宽阔的花厅中,八盏琉璃灯已被击毁了一半,不戒魔僧的沉重方便铲威风八面,狂风暴雨似的向驼背老人攻去。另两名相貌凶猛狞恶的中年人,则运剑如风,把方中和方中平兄弟俩,迫得手忙脚乱险象横生,岌岌可危。

  一旁,两名蒙面的女人浑身黑,左襟前戴了一朵金花,在一旁虎视眈眈,留意双方的恶斗。

  驼背老人的拐杖风雷俱发,但却没有方便铲凶狠,每硬接一招,拐杖虽未被震断,驼背老人必后退一两步,许久不敢重新硬接。但不戒魔僧如想在三二十招中击败驼背老人,也不是易事,驼背老人的拐杖不时探隙直入,直指要害,极为诡异辛辣,不戒魔僧也不敢冒险行破釜沉舟的一击。

  花厅已被三对高手的狠拚所占满,尤其是驼背老人与不戒魔僧这一对,三丈方圆以内,无人敢于接近。左右两座明窗,则被两个佩金花的蒙面女人所把守,身份不明,不知她们为谁而来。通内室的走道已被阻死,无人能无恙地通过花厅。

  内室的走道门已被拆毁,站着两个粗眉大眼,相貌狰狞的大和尚,每人的肩上,各扛了一个女人,正是蔡家两位小姐,大概因出路已被阻死,正在等候机会通过花厅下楼。也利用这机会看看双方的恶斗。

  林华的出现,并未引起双方的注意,他心中有数,立即转身下楼。

  不久,他出现在内室通道的后端,向下一伏,将酒坛贴地向前移,以挡住隐约朦胧的灯光,人躲在坛后,向前徐移。

  到了两名和尚的身后,两和尚竟毫无所知,厅中的打斗凶猛激烈,楼板发出隆然暴响,被恶斗吸引,根本不知身后来了可怕的高手。

  他离开酒坛,幽灵似的到了两僧身后。

  “噗噗!”他双手齐出,同时分别劈在两僧的天灵盖上。他人高,两憎比他矮一个头,劈天灵盖轻而易举。

  在两僧倒下之前,他已接收了两位姑娘,挟至后面放下火速解绑。

  两位姑娘看清是他,不叫不闹但心中狂喜。

  “谢谢你,宗三。”大小姐喜悦地低叫。

  他淡淡一笑,说:“快找兵刃,今晚来了不少人,准备恶斗。”

  声落,他重回原处,拖走两名和尚昏迷不醒的身躯,抱着酒坛站在破门当中。

  两位姑娘找来了剑,在他身后观战。

  花厅中,已到了生死关头,驼背老人已渐感不支,浑身大汗脚下乱了。

  不戒魔僧依然凶悍如常,沉重的方便铲十荡十决,五丈内风生浪起,把驼背老人迫得八方闪避,反击回敬的机会行将完全消失了。

  “嘿!老狗吃我一铲。”和尚得意地怪笑,招出“铁牛耕地”,猛攻下盘,无惧地疾冲而上了。

  驼背老人招出“力划鸿沟”,同时向左急跃,接招借劲闪避。

  和尚转身跟进,大笑一声,招变“拦江截斗”,跟踪便扫,捷逾电闪。

  驼背老人脚下一软,但仍能踉跄后退,临危出招自救,想向上崩架横扫而来的方便铲。

  “得”一声脆响,拐杖接触方便铲,突然折断尺余,驼背老人倒退五六步,退过内厅门的通道口,脚下一软,屈右膝绊倒,脸色死灰。

  和尚跟上,高举方便铲作势下拍。

  “哎……呀!”两个蒙面女人同声叫,同替驼背老人惋惜。

  不戒魔僧得意忘形,竟忘了身后的安全,举铲狂笑道:“哈哈!打你成肉饼……”

  话未完,铲未落,身后突然有人接口:“和尚,有肉饼岂能无酒?”

  和尚大怒扭头回顾,只觉眼前一花,巨大的物体压到,本能地脑袋一缩。

  “噗”一声响,酒坛子砸在他的脑袋上,幸而他已运功相抗,不然脑袋必定开花。

  “拍啦啦”一声怪响,酒坛破了,酒香四溢,美酒流了一地。

  和尚又成了落汤鸡,晕头转向下爬倒,脑后开始流血,头皮破了。

  “哈哈哈哈!和尚,多喝两口。”林华怪笑着说。

  不戒魔僧反应甚快,奋身一滚,拖着方便铲族身,大吼道:“小狗,又是你……”

  林华拾起两大块酒坛碎片,狂笑道:“哈哈!你还认识我?滚你的蛋!”

  两块尺大的破陶片同时飞出,和尚仍在愤怒迷糊中,本能地一铲急拍,上当了,陶片一击即碎,破片仍向前飞,重重地击在和尚的脸部与胸部,只打得和尚痛入骨髓,狼狈已极,恰好有一块碎片击在右边脸上,如无眼皮保护,右眼必将报废。这一击力道不轻,而眼睛却又是最禁不起打击的要害,和尚只觉眼前一黑,金星飞舞,所看到的景物完全走了样,似乎整座楼都在旋转移动。

  不能再称英雄道好汉了,和尚大叫一声,拖着方便铲向后楼口狂奔。到了楼口,扭头厉叫道:“小狗,你记住了,山长水远,此仇必报。”

  “哈哈!下次我再请你喝一坛老酒。”他大笑着说。

  “宗三,抓住那淫僧。”大小姐在他后面急叫。

  他看到把守在窗口的两个女人,正作势扑来,目光落在两位蔡小姐身上,眼神中充满了怨毒仇恨、不甘的表情,便知这两个人是为了蔡小姐而来的对头了。同时,他的目光看清了两个蒙面女人胸前所佩的小小金花,不由一怔,心说:“会不会是金花门的人?听说开封蔡东主是七星会的会友,如果当真,那么,与金花门结怨冲突便不是奇事了。江湖上谣传这两大秘密帮会之间,结怨甚深,廿余年来彼此无可化解,经常发生暗杀血案。看来,蔡东主很可能是七星会的会友啦!”

  他心中一动,又忖道:“记得在关外碰上南山魔女,她曾经问我知不知道七星会与金花门,可让我遇上双方的人了。”

  但他不想管这些江湖恩怨牵缠的闲事,向两位小姐说:“好,我去追和尚。那两个女人,是不是吴大爷的……”

  两位小姐这才留意两个蒙面女人,脸色大变,急叫道:“先捉住她们,她们是……是……——

  两个蒙面女人一惊,互相一打手式,穿窗而去。

  “我不想和女人动手动脚。”林华懒洋洋地说,走向另两对会死忘生恶斗的人,向方中和叫道:“方兄,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两个中年人吃了一惊,怎敢和打跑了不戒魔僧的人交手一声怪啸,逃下楼去了。方家兄弟也穿窗而走,临别向两位小姐挥手示意。

  “自作多情。”蔡大小姐愤愤地骂。

  驼背老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楼上一静。

  林华呵呵笑,说:“大小姐,小可听天南剑客张师父说方家兄弟……”

  “不许说他。”大小姐不屑地叫,接着又说:“一双难兄难弟癞蛤蟆,哼!”

  他不再多说,向楼门走,一面走一面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呵呵!一对可怜虫,咦,寨中来了不少夜行人,两位小姐快进入楼下秘室,我去看看。”

  “宗三,不要走。”二小姐叫。

  “为什么?”他站在楼门口转身问。

  “我……我怕不戒魔僧去而复来。”

  “放心啦!他恐怕已逃出寨外去了。”

  “请在此陪我好不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