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五


  他推门而入,眼前一亮,宏大的花厅金碧辉煌,摆设着不少字、书、花、单、古玩等等饰物与一般古老大宅大为不同,毫无古老朴实幽暗的感觉,明窗净几,富丽堂皇,可惜摆设物太多,反而显得俗不可耐,确有暴发户的派头。

  华丽的长案后,坐着一个留了三绺长须的中年人,有一双精明锐利的三角眼,倒也人才出众颇有威严。两侧是两排锦墩,右首分别坐着蔡家的两位姑娘,与两名白净脸皮五官不恶的中年人其一留了八字胡,另一人左额有一道三寸长发亮的刀疤。

  左面,坐着不久前被他击败的少年男女,和三名相貌威猛的中年人。

  他礼貌的向上首长揖为礼,然后向两位姑娘行礼问:“两位小姐唤小的有事吗?”

  所有的人,皆目光灼灼地向他打量,他不在乎,神态从容,毫无拘束畏怯的表情流露,不亢不卑恰到好处。

  红裳大小姐向上首伸手虚引,说:“宗三,见过吴大爷。”

  他再次长揖,说:“小的宗三,见过吴大爷。”

  吴大爷淡淡一笑,向大小姐说:“两位侄女好眼光,找到一位很好的掌鞭了。”又转向林华道:“宗三,你坐下,你能将不戒魔僧丢下龙背港,这里应该有你的坐位。”

  他淡淡一笑,欠身道:“小的不敢,不知吴大爷有何吩咐?”

  “你坐下,咱们有事商量。”

  “恭敬不如从命,小的谢坐。”他在下首的锦墩坐下了。

  “我先替你引见在座的两人……”吴大爷含笑替他引见。

  与两位小姐同列的两个中年人,留八字胡的叫穿云燕毛松,额有刀疤的是曹五爷曹君强,左首少年男女是吴大爷的一双子女,姐叫吴芬,弟叫吴琨,那三位中年人,是姐弟俩的师父,吕淮中,施大同,张一海。

  在座的人中,他素未谋面,但却听说过其中两人的名号。其一是穿云燕毛松,是郑州的一霸,其二是张一海,这人的绰号叫天南剑客,是湖广湘南一带的名武师,但仅是闻名而已,吴大爷不提绰号,他并不知道这位张一海,是不是绰号称天南剑客的张一海,他也不好追问,也不愿追问免露马脚。

  “今天将你请来,一是有事请教,二是有事商量。”吴大爷说上正题,目光死盯着他,像是审视囚犯。

  他毫不回避地反盯着对方,笑道:“小的只是个赶车的车把式,吴大爷如有事吩咐,不必客气。”

  “那不戒魔僧艺臻化境,名列宇内九大邪妖,竟然失手在你的鞭下,你的艺业委实高明,但不知令师如何称呼?出道多少年了?”

  “小的不认识什么邪妖魔僧,出其不意将和尚丢下河,侥幸而已。小的不曾投师,传授小可拳脚的人,是邙山上清宫的一个香火道人,他教我拳脚,我替他砍柴。他曾经叫我入道,我没答应,所以算不得出道。”他信口胡扯。

  “哦!我的意思是,你闯江湖多久了?”

  “我在开封的乡间做小贩,做了三年左右。”

  “小犬不久前失礼,你打败了他,可知你丢魔僧下河,决非侥幸。”

  “谢谢大爷夸奖,小的不知是少爷,多有得罪。”

  “好说好说。以你的身手来说,做掌鞭未免委屈了你。”

  “小的只因为打伤了两位小姐的车把式欧兄,因此应充掌鞭赎过而已。”

  “敝寨需人甚殷,你能不能留下替我办事?”

  “这个……”

  “我请你调教我这一双不成材的子女。”

  他坚决地摇头,说:“抱歉,俗语说:人离乡贱,货离乡贵,我到南京访亲之后,要回开封做买卖。”

  “大丈夫四海为家,你怎么说人离乡贱呢?你在我这里,一年我给你二百五十两银子,管食管住,一年节赏还有百十两,你做小买卖,十年也赚不了这多。”

  “做小买卖不受人管束,赚多赚少我不在乎。对不起,这件事小的无法答应。”

  “这……”

  “恋土难移,小的确是不愿离乡别井。”

  “十八年后,你再叶落归根……”

  “小的能不能活十年八年,谁也不敢断定,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哩!同时,小的只会些少拳脚,可不敢教两位少爷千金。”

  吴大爷见他表示得十分坚决,不再缠他,改变话题道:“蔡姑娘的令尊荣老,是在下的知交目下她两人有了困难,前来舍下暂避风头,尚请多加协助呢!”

  “一个贼和尚,小可或许可以应付,何况两位小姐还有夺命飞环……”

  “不瞒你说,仅一个不戒魔僧,在下应付不难,怕的是其他的人。目下风声紧急,两位侄女进退两难,附近已现敌踪,恐怕将有一场凶狠的厮杀。”

  “这……”

  “两位侄女不能永远耽在舍下,可说进退两难。”

  “转回河南也许……”

  “跟踪追来的人,愈来愈多,转回河南等于是飞蛾扑火。”

  “两位小姐怎会有许多仇家?这……”

  “不关两位姑娘的事,这件事在下无法向你解释。”

  “小可不想惹事招非,这……这些事与我无关……”

  “你打了不戒魔僧,这件事你已经卷入是非中了。”

  “这个……”

  “恐怕你无法置身事外了。”

  “小的只好辞掉掌鞭……”

  “你这时辞掉已嫌晚了,不戒魔僧已追到附近啦!”

  他大眼一翻,冷笑道:“小可也不是怕事的,叫他来好了。”

  “他会来的,因此特请你前来计议。”

  “我……”

  “两位侄女暂住于东院的喜风楼,请你在楼西的客院住宿,以便照顾两位姑娘,防范暴客侵扰,可好?”

  “这……好吧,我要一把剑,一根五十斤左右的铁棍。”

  “好,我派人请你到客院安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