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四


  邢永平一面弄醒绿衣姑娘,一面说:“先问问这贱人的口供再说。”

  “拍拍拍拍!”邢永平连拍姑娘的双颊,吹弹得破的红嫩粉颊出现了指痕,喝问:“丫头,说!你是太白门的什么人?说!从实招来。”

  姑娘久久方完全清醒,扭过头打量眼前的三个陌生人,粉脸一沉说:“好啊,果然你们藏在此地。”

  “拍”邢永平抽了她一耳光,叱道:“死在眼前,你还敢发横?你知道咱们是谁?”

  “江汉双雄已经招出你们了。追魂判的两名小走狗陆三吕七,那吕七并未断气,也说出你们的踪迹,想来你必定是赤练蛇邢文达了,暗袭本姑娘的人轻功超人,必定是鬼影子洪泽。那一位看林公子的人,是白日鼠姓关的……”

  “我要你招供。”邢永平捏住她的牙齿凶狠地叫,伸手拉住她的衣领,阴森森地又道:“你已知道太爷的底细,自然知道太爷好色如命,你再顽强,太爷先剥光你再问,你信不信?”

  “本姑娘落在你们手中,并未打算活着,本门弟子已包围了附近山区,本姑娘一条命换三条命,死而无憾,你吓不倒我的。”姑娘咬牙切齿地说。

  “太爷也不是怕死的人,把你剥光开路,贵门弟子敢出面挡路吗?哈哈!”

  姑娘尚未回答,林华叫道:“姑娘,在下的事与你无关,他们问什么,你答什么好了。”

  “你是江湖浪子林公子吗?”姑娘问,她躺在地上,看不见躺在另一处的林华。

  “正是区区。”

  “本门弟子包围了山区,公子大可放心,他们带不走你的。”

  “拍拍”两声暴响,邢永平又给了她两耳光,厉声问:“说出你的姓名身份,你说不说?”

  “本姑娘庄秀凤……”

  “哈哈!原来是太白门第三代弟子一龙二凤的庄秀凤,妙极了,令师弟与贵门祖师爷最疼爱你,有你在咱们手中,咱们的安全有保障了。”邢永平得意地狂笑道。

  “正相反,祖师爷为人恩怨分明,嫉恶如仇,他老人家决不会因为我落在你们手中而放手的啦!”

  “咱们走着瞧好了。”

  管勇却脸色一变,说:“邢兄,我认为贱人的话十分可靠,终南剑客决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罢手的,须从长计议。”

  “你的意思是……”

  “其一,事急矣!少领五百两银子算了。其二,埋了这丫头。”

  “不行,我认为在希望未绝之前,绝不放弃领一千两银子的希望。有小丫头做人质,终南剑客怎敢与咱们为难?走,先离开此地再说。”邢永平坚决地说。

  管勇冷笑一声,不悦地说:“邢兄,兄弟可不愿冒不必要之险。”

  “你……”

  “要带人你就带好了,兄弟可不愿将那小子背到湖广衡州。”

  林华嘿嘿笑,接口叫:“你们已给在下服食了软骨毒药,不背我怎能到达湖广?不背吗?白白丢了五百两银子,多可惜?呵呵!每人三百余两变成百余两,这趟买卖可能要亏老本呢!”

  洪贵用刀顶在他的咽喉上,怒叫道:“你再胡说八道,太爷先宰了你这王八蛋。”

  “老关,兄弟的手不方便,你背上好不?咱们好朋友,千万不可再闹意气了。咱们从肃州将人带到此地,路已走完一半,这时方砍下脑袋去领赏,白白丢了五百两银子,多可惜!委屈你几天,咱们走吧。”邢永平低声下气地说。

  洪贵显得不耐,叫道:“三心两意,这算那一门子道理,数千里迢迢吃了千辛万苦,冒尽风险,还丢了两位朋友,只领百多两银子,我可不干。人我带着,老关可以带那小丫头,走。”

  说走便走,立即将林华背上。

  管勇阴阴一笑,背起庄秀凤说:“好吧,走就走,不听我的忠告,倒霉的将是你们。”

  邢永平带了两人的包裹,笑道:“说真的,咱们只剩下三个人,千万不可再三心两意才是走!我领先走。”

  匆匆绕过一座山峰,林深草茂,愈来愈难走,管勇盯着走在前面的洪贵,怪眼中凶光闪亮,涌上了重重杀机。走着走着,他突然丢掉庄秀凤,急走两步,一扳洪贵的右肩,洪贵毫不及防地被扳转身。

  刀光一闪,管勇的钢刀已刺入洪贵的小腹。

  “啊……”洪贵狂叫,手一松,背上的林华滚倒在地,顺着斜坡向下滚,直滚至庄秀凤躺倒处方行停住。

  邢永平闻声转身,骇然叫:“老关,你……你……”

  管勇拨出刀,一脚将洪贵踢飞,冷笑道:“太爷这辈子还没吃过这种苦头,背着人担惊受怕赶上数千里,却只为了三百两银子,我难道疯了不成?邢兄,少了一个人分,咱们一个两百五,你干不干?”

  邢永平好半天说不出话来,脸色灰败,吃吃地说:“老关,你……你不该下毒手的,你……你不该下……下毒手的。”

  “哼,我不下毒手,说不定老命反而送在你们手上呢?你说吧,咱们好友一场,我不能对不起你,但你得给我一句明白的答覆。”

  “我……”

  “你干不干?”

  “我……”

  “你不干请便,人我是不带的,要带你就带好了。”

  “咱们先歇歇脚,从长计议好不?”

  管勇拭掉额角的汗水,坐下说:“不是兄弟薄情,你得明白,咱们的处境委实太凶险,要钱不要命,可不是咱们江湖人的规矩,鬼影子比谁都贪,他不死,咱们都有罪受,可不能怨我。”

  邢永平也在一旁坐下,叹口气道:“依你之见,是砍下林小狗的脑袋带走?”

  “是的,带一个头,咱们尽可从容赶路,毫无风险。”

  “那小丫头……”

  “自然也一刀宰了,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这……”

  “快两个月没沾女人了,你……”

  “兄弟,别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邢兄,那终南剑客是不会为了一个门人而放手的,你不能寄希望在这女人身上。这样好了,我去砍那小子的头,你把那女人带至一旁快活,事后给她一刀,怎样?”

  邢永平徐徐站起,苦笑道:“好吧,依你。两个人带个脑袋,确也容易而绝无风险,少赚百十两银子,确是安全得多。走,咱们各行其是。”

  下面不远处,林华与庄秀凤躺在一起,一无动静,像是两人都昏厥了。

  “邢兄先请。”管勇伸手虚引,让邢永平先下。

  邢永平略一迟疑,笑道:“咱们一同下去好了。”

  “好。”

  刚同时举步,快断气的洪贵突然叫:“补……补我一……一刀,邢……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