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三


  第十三章 身在险境不知险

  “不想擒江湖浪子领赏了?”

  “小可不敢,也力不从心,这次小可四人前来,根本就没存心捉江湖浪子,只是闻风赶来看热闹而已。”

  “幸而你们没存心提江湖浪子,不然有死无生。你们给我快滚,最好不要回头。沿途高手云集,是否能安全到达西安,得看你们的造化了,快滚!”

  过了小溪,绕过一座奇峰,邢永平余悸犹在地说:“勾魂使者居然轻易地放咱们离开,恐怕别有阴谋,咱们的处境依然险恶,不能再冒险了。”

  “邢兄的意思是……”管勇问。

  “咱们必须先找地方躲上三五天,等风声过后再走。”

  “到何处去躲?”

  “就在这附近。”

  “别玩笑,食住如何解决?你的伤……”

  “咱们找村落附近藏匿,露宿山林草莽,夜间入村骗食物,到于我的伤,本算不了一回事的。”

  要找村落,第一是到有河流的地方找,其次是平原或许可以找到人家。他们终于找到一条小河,南面的河谷右岸果然有一座小村,仅有十余户人家,一未建寨,二未建栅,一看便知是些穷苦的恳荒人住处,这些人是不怕盗贼前来抢劫的,他们家徒四壁日饱餐,瞎了眼的土匪强盗也不会打他们的主意。

  他们躲在谷中的密林中,一躲三天,白天潜伏不动,晚间到村中偷些鸡鸭草草宰杀后烤来食用,三天三夜平安无事。林华还剩下两天的药了,他知道复原在望,眼下手脚已可活动自如,只不过仍然有虚弱感而已。可是,他依然不动声色,一举一动慢吞吞,显得毫无起色。

  他们藏身处地势比村落高,居高临下,可看村中的动静。近午时分,山谷北口来了三名青衣人,在村中耽搁了半个时辰之久,逐户询问近来的动静。

  三个青衣人走后不久,又来了两个女人,两个女.人一个穿绿劲装,带了剑。另一女郎穿了线底小圆花短袄,灯笼裤,背了剑,肋下挂囊。两人自入村,久久不见外出。

  管勇吃了一惊,低叫道:“是吓走江汉双雄的绿衣女郎,她们搜到此地来了,不知是敌是友呢?”

  “你大可放心,决不是咱们的朋友。”邢永平抽口冷气答。

  “瞧!她们开始在附近搜索了。”洪贵惶然叫。

  “她们不来便罢,来了擒下她们问问动静。散开,听招呼用暗器袭击,给她们尝尝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的滋味。”

  三人三方一分,由洪贵伏在林华身后保护安全,寸步不离。

  不久,已可听到脚步声,两位女郎搜近了。

  拨草声停止,来人在十丈左右止步,熟悉的语音清晰可闻,一名少女说:“小姐,不必枉费工夫了,好几天了,要找的人恐怕早就远出数百里外啦!岂会躲在附近等死?”

  “正相反,他们定然躲在这附近。”是绿衣女郎的声音。

  “小姐,怎见得?

  “村中无缘无故接二连三丢了鸡鸭,显然是被人偷走了。偷鸡鸭的人,即使不是那几个鼠辈也定是不怀好意的歹徒。师公为了要救江湖浪子,不惜大开杀戒,把那些贪心的无耻之徒一一赶离山区,留在此地的人,定是最坏的人,怎可让他们在此撒野?非找他们出来不可。”

  “小姐,主人为何如此重视江湖浪子的死生?”

  “去年楚狂夫妇与邪剑三位老前辈前来作客,送回飞凤剑镇山之宝,说是江湖浪子在河西夺获此剑,交由三位老前辈送还……唔!这一带相当隐秘,你到村中等候大师兄,我在附近搜一搜吧。”

  脚步声逐渐去远,穿花袄的女郎下山返回村落。

  邢永平脸色一变,不住喃喃祷告:“老天爷保佑,不要让这小女人找到此地来。”

  三人悄然撤下兵刃伏地戒备,如临大敌。

  林华心中一宽,向旁的管勇低声说:“那位姑娘是太白门的门人,是友非敌,咱们招呼一声,有太白山出面相护,咱们安全了。”

  “你认识她?”管勇低声问。

  “不认识,但她们的话兄弟却听清了……”

  “哼!咱们目前谁的话也不能听。”

  “这样好了,兄弟愿冒险信任她们…”

  “住口!”管勇低叱。

  “管兄……”

  “叫你住口。”管勇声色俱厉地说。

  “咦!兄弟独自出面,决不拖累你们……”

  “我叫你闭上嘴。”管勇凶狠地说。

  “管兄……”

  “啪”声响,管勇一掌劈在他的右颈根,同时一手叉住他的咽喉,不等他反抗,已顶住了他的小腹,狞笑道:“你如果不识相,休怪见无礼,你不想活,咱们却不想死。目下咱们无论如何不能与人接触,方可万全,不论是敌是友,皆不可信任。”

  脚步声渐近。

  林华心中已明白了七分。

  绿衣女郎信步而行,未留意以草障身的洪贵,斜通过洪贵的潜伏处,猛抬头柳眉一皱。她看到前面的树枝有明显枯萎现象,一看便知那是被烟火所熏的痕迹。

  不等她看清,洪贵突从草丛中暴起,身法迅捷无比,轻灵迅疾无声无息,一闪便到了她身后一掌劈在她的右耳门上,右手勒住了她的咽喉,向下拖倒。

  “嗯……”女郎只叫出半声,立即陷入昏迷状态。

  洪贵手疾眼快,拖至草丛中放倒,解腰带捆住女郎的手脚。

  “宰了她,咱们走。”邢永平叫。

  “邢兄,太白门……”他转向邢永平叫。

  “叫你闭嘴。”邢永平狞笑着叱喝。

  管勇向下注视片刻,向邢永平说:“刚才走了三个人,显然也是太白门的门人,他们必定已对这附近起疑,极可能回去叫人前来搜山,咱们必须有所选择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