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〇


  “等我复原以后,再对他们道歉好了。”他心中在打算。

  他们在一座偏僻的山谷藏身,打算改为昼伏夜行,以免引起江湖败类的注意。关中十义已死其五,走掉了五个,消息必定不径而走,日夜危难正多哩!

  傍晚进分,林华悄悄掏出怀中密藏的丹丸,服下了十颗。这几天中,他已感到体内气血澎湃精力旺盛,手脚已有转移,大有起色,但他忍住了,除了午夜无人注意时默运真气活动手脚之外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他心中有数,如果他想站立而不需人扶持,该无困难,只不过尚不能激烈活动而已。

  服下丹丸,他扭头向在不远外戒备的管勇问:“管兄,那徐文海到底是什么人?”

  管勇大概想表示自己见闻广博,不假思索颇为自豪地说:“那位仁兄出道仅年余,水陆能耐十分了得,首次在太湖现身,单人独剑降服了太湖群盗,太湖十大盗魁公举他为首领,送绰号尊称太湖一君,自此一举成名天下闻,成为武林后起之秀中的顶尖儿人物。”

  “怪事,他为何竟出一千两银子重赏捉我?我与他无冤无仇,委实令人困惑。”

  “他是湖广衡州……”

  “哎呀!他是集贤庄主威灵仙的……”他恍然地叫。

  “的亲弟。”

  “哦!原来如此,难怪。”他总算明白了。

  去探道的邢永平恰好从前面的林中钻出,招手叫:“准备启程,五里外有一座三家村,到那儿去觅食,好在晚间赶路。”

  他们在三家村的一家农舍中,以一两银子弄妥了晚餐,问清了去向,食罢立即启程,沿小樵径北行三四里,果然找到了东西大道,距郡县只有十余里了。

  郡县城南岔出一条小径,可抵斜峪关。目前斜峪关已经封闭,不许百姓入山。所以南面事实上没有路,通汉中的古道早就不通了。

  五个人轮流背林华赶路,踏着上弦新月的光芒,向东疾走。

  管勇背着林华,前是洪贵,后是邢永平。最前面一人探道而进,相距五六丈。后面一人相距三四丈,负责断后。

  正走间,前面探道的人突然一声狂叫,重重地跌倒。

  两侧高与人齐的茂草缓缓而动,钻出五个黑影,吼声震耳:“华山五霸在此,好朋友留下了吧!”

  邢永平一声怒啸,人如怒豹般窜出,左手扔出一枝扔手箭,剑奔冲来的一个黑影,招出“白云出岫”下手绝情。

  箭在夜间扔出,相距又近,一发即至,断无落空之理,最先冲近的黑影只顾接招,却不知箭已射入小腹。

  “铮”一声暴响,双剑相交。黑影像是突遇雷击,浑身一震,剑失手坠地。邢永平的剑排空直人,刺入对方的胸口。

  后面突传来一声惨叫,断后的同伴被杀,传来了狼嗥似的怪叫声:“终南三友久候多时,投降者不杀。”

  邢永平心中叫苦不迭,刚接住第二个黑影,便听到断后同伴传来的惨号,只叫得他心中一冷也发了狠,一剑崩开第二个黑影攻来的一剑,走险切入飞起一脚,恰好踢中黑影的下阴,黑影应脚便倒。

  前面,洪贵已砍下一名黑影的脑袋,但却被另一名黑影缠住了。

  管勇背着林华,但仍可挺刀应战,接住了最后一名黑影,依然悍勇绝伦,应付裕如而且略占上风。

  前面已无顾忌,邢永平便全力对付后面的终南三友。正如他所料,三五成群前来劫人的,只是些小毛贼而已,真正的高手名宿,决不会成群结队劫路。他一咬牙,挺剑疾冲而上。

  终南三友三面一分,三剑齐指,中间那人叫:“慢来,亮万。”

  他不予置答,向左一闪,剑芒飞刺左面的人。可是,左面的人鬼精灵,不接招向后疾退叫:“是鬼影子洪兄吗?有话好说。哈哈!来得好。”

  四个人缠上了,像走马灯般互相追逐。

  邢永平五个人已死了两个,三个人也陷住了。

  八个人在朦胧的月光下,展开了空前猛烈的恶斗,暴起的刀剑声震耳欲聋,一两声叱喝震得山谷为之应鸣。

  邢永平知道要糟,终南三友显然志在缠住他,可能要等到天亮,或者等候大援,三个人用游斗术缠住他,想脱身委实不易,想毙了对方更是难上加难。他发出一声示意撤退的低啸,开始向东面管勇退。

  蓦地,西面香风入鼻,一个矮小的黑影鬼魅般投入战圈,猛扑终南三友中的最后一人,娇叱乍起:“恶贼斗胆!”

  “啊……”惨叫声惊心动魄,新加入的娇小黑影刺入一人的腰肋。

  邢永平大喜,向后飞返,低喝一声:“右面走!”向右窜入草丛。

  管勇听出是邢永平的声音,一剑震开对手的单刀,也随后钻入草丛。

  洪贵更不慢,衔尾跟入,三个人像兔子般急窜,窜入五六丈外的黑暗树林。黑夜间,即使是一流高手,也不敢追人林中送死。

  华山五霸只剩下两个人,怎敢穷追?急急溜了。

  终南三友死了一个,另两人见同伴被刺倒,勃然大怒,放弃追逐,回头对付娇小的黑影,“铮铮”两声暴响,火星飞溅,两人的剑同被震偏,两面一分。

  月华如水,夜风萧萧,除了尸体,只剩下他们敌我双方三个人。

  娇小的黑影带了熏衣香,叱声又是女人的声音,不必细看也知是女人,而且是爱香爱美的女郎。

  “你是什么人?”左面的人问,声音饱含怒意,也带了五分恐惧。

  “我姓庄,你是华山五霸吗?”女郎冷冷地问。

  “我们是……咦!你……你不是二凤之一的秀凤姑娘吗?”

  “我问你是不是华山五霸?好啊!你们跑到太白山撒野来了,你说怎办吧。”

  “庄姑娘,我……我们是终……终南三友。”

  “呸!三个鼠辈,你们的胆子比华山五霸更大了。”

  “我们……”

  “你们是拦劫江湖浪子来的。”

  “这……——

  “他人呢?”

  “不……不知道。”

  “呸!你…”

  “庄姑娘,小可确……确是不知,刚才那人可能是鬼影子洪泽,小可还不曾见到江湖浪子。”

  蓦地,东面有人叫:“师妹,宰了他们算了。”

  又是女人的声音,两人大惊,火速转身一看,看到了另外一个娇小的身影,剑芒映月生寒。

  “你两人自刎好了。”庄秀凤沉声叫。

  终南三友打一冷战,一个战栗着叫:“两们姑娘高抬贵手,千不念万不念,念在彼此是近邻的……”

  “呸!住口!谁不知你们三友是独行大盗?早些年家师已经一而再警告你们,不许你们越过太白山一步,违者格杀勿论。今晚你们不但进入太白山区,而且意在行劫,不但违抗家师的……”

  “姑娘明鉴,那鬼影子几个人比咱们终南三友更坏……”

  “住口!我可不知谁是鬼影子,只看到你们以三打一围攻别人,显然……”

  “姑娘可追上前去问问,刚才那人确是鬼影子姓洪的,江湖浪子确在他们手中,不信可以……”

  庄秀凤哼了一声,剑举起了。

  两个家伙真没种,矮了半截跪下同声叫:“姑娘饶命……”

  “饶你的命可以,带本姑娘去找江湖浪子。”

  “但……”

  “你有朋友,眼线众多,我唯你是问,不答应就算了。”

  “不答应,姑娘是否让咱们走?从今之后,如敢踏入贵门的山门附近……”

  “谁答应让你走了?”

  “姑娘……”

  “不答应的话,你们得死。”

  “好,好,小可答应,答应……”

  姑娘冷冷一笑,向前面的女郎身影问:“师姐,师兄来了吗?”

  “来了,在里面找线索。”

  “请将师兄叫来,制这两个小贼的穴道。”

  “你难道不会自己动手?”

  师姐笑问。

  “这些臭小贼会玷污手,只好劳驾大师兄了。”

  邢永平带了两位同伴,背了林华逃命,急如漏网之鱼,尽往林木深处钻,不辩东南西北,能走的地方便走,落荒而逃。

  林华过意不去,叫道:“已经接近了西安,诸位不必为了兄弟的事枉送性命了,请将兄弟留在附近的村寨藏身,邢兄便可以平安……”

  “兄弟,废话少说,咱们已经许下带你返中州的诺言,自无食言之理。危险算不了什么,咱们江湖人这条命本来就不值钱,能为你这位江湖少年豪杰尽一番心力,咱们死而无怨,请不要说那些泄气话好不?”邢永平激动地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