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九


  “谢谢了,我们该告辞了,在赤斤可能有数天逗留,明天不能陪你上道了。珍重,后会有期。”

  说完便走,五人站起往外举步。林华一把抓住甘龙,笑道:“说了半天,我还不知贵盟主是什么人呢?”

  “哦!我可真急糊涂了。林兄请记住,千万不可向外泄漏,敝盟主姓雷,名秀萍,中原口音年约二十上下。”

  “兄弟记住了。雷秀萍……怎么名带巾帼味?”林华信口问。

  “她本来就是大闺女。”

  “什么?贵盟主是位闺阁千金?”

  甘龙点点头,笑道:“正是,但她平时穿男装。你可别误会,她可不是个母夜叉,而是个千娇百媚的少女,剑术通玄,眼高于顶,脾气可暴得紧,戴上人皮面具脸上一无表情。发起威来,本盟没有人不怕的。但她待人公正,恩威并施人人敬服哩!”

  “我将为贵盟主尽力,但愿不负所托,尽其在我,只怕帮不上忙而已。”

  甘龙带着人走了,林华摇摇头,苦笑着自语道:“我敢保证,这是情与爱闹出来的风波。那沙千里艺业惊人,而又貌比潘安,雷盟主又是个大闺女,不出纰漏才怪呢!”

  他之所以敢答应相助,当然有把握与沙千里周旋,不然岂不自掘墓坟?他可不是轻于言诺的人。安西盟仗义相助,他也希望能有机会回报,在情在理,道义上他也不能拒绝甘龙的请求。

  这天,他从大草滩启程,风雪漫天,银妆大地似乎百里内不见活人牲畜。距嘉峪关只有二十里,预计在已牌正末之间,可以入关,如果顺利办好一切手续,午后便可动身向肃州赶。

  风雪太大,大草滩一望无涯,没有路碑,没有可分辨路径的景物,南面的祈连山山区隐没在风雪中,难以分辨形影,必须凭风向与经验分辨方向,不然便会迷失道路。

  走了七八里,前面展开了灰褐色的树影。

  “榆林沟到了。”他自语。

  如在平时,在榆林沟大草滩一带,即可看到嘉峪山,但这时却无法看到了。

  榆林沟,那是关外的一条小川,小得只配称沟,附近生长着千万株榆树,连绵七八里,冬季树叶落尽,只剩下褐色的枝干,上面结了冰与堆积着雪花,只看到绵长的灰褐色形影,在关外一带,除了祈连山区,所看到的树木,不是榆树便是松树。

  乌锥马经过多日来的跋涉,显得疲乏无神,一步一顿,马蹄踏下,雪深近膝,拨起蹄可得费一番工夫,因此行程缓慢,一天走四五十里,算起来尚算不错了。

  进人榆林,风声更是骇人,不时传出枝干积雪崩坠的声音,令人心中懔悚。

  走着走着,他突然策马进入树林的右方,向南又向南,远出五六里,方在一处洼地藏好马匹带了弓箭又向侧绕,绕出半里地藏身在一株大榆树的根部,将雪掩住全身,只露出头部,藏身处距蹄迹约在八十步左右,位于蹄迹的左方。

  不久,六匹马循蹄迹追到,骑士拼命鞭策着坐骑,一崩一跳居然速度甚快,践起的雪花四方飞溅。

  他悄然站起贴树而立,用三成劲射出第一枝箭。

  六骑士鱼贯策马,每人前后相距约三丈左右,不能太近,近了怕坐骑失蹄连累前后的人。

  最后一名骑士不知死神在向他招手,根本不曾注意侧方有人暗算,箭划空而至,从颈右射入矢尖透喉贯出颈右,叫不出声音,突然栽跌马右,好可怕的箭术。

  然后是第五名,第四名,第三名……人接二连三堕马。风声厉啸,林间枝干飞舞,声如万马奔腾,人落马的声音全被盖住了,前面的人只顾全神照顾坐骑,无暇留意身后的人。

  只剩下领先的第一名骑士了,第六箭不射人,射马。

  一声马嘶,健马跃起,然后重重地掷倒在深雪中挣扎。

  骑士骤不及防,马倒人跟着倒,总算骑术高明,立即滚落安全着地。

  这家伙先是一怔,刚站起便发现随来的五人五骑全没跟来,扭头一看,看到后面每隔五六丈站着一匹马,马下躺着人,吓得胆裂魂飞,知道不妙,赶忙戒备着举目四顾,取掉右手套手按住刀把上。

  左后方大踏步来了一个牧人打扮的人,左手弹弓,右手挥着一枝箭,直向前走来,一双大眼泛着冷冰冰的古怪笑意。

  “是你行凶用箭伤人吗?”骑士硬着头皮用汉语问。

  “大概是吧。”他简要地答。

  “你是劫贼?”

  “就算是吧。”

  “你是什么人?”

  “你不是说我是劫路贼吗?”

  “通名。”

  “你我又不攀亲家,免了吧。”

  “在下身上没有带钱财。”

  “你这人真是小气鬼,要钱不要命。”

  骑士后面的坐骑退,一面喝问:“你想干什么?”

  “要金钱,要马匹,无所不要,当然也要命。你想逃?你就逃吧,我不相信你能逃得比箭快吧。”

  骑士一咬牙,拨刀叫:“你发箭吧,老兄。”

  “你不逃,我就不用放箭了。”说话间,已经面对面相距两丈内了。

  “老兄,咱们无冤无仇……”

  “不错,无冤无仇。”

  “你为何暗中放箭杀人?”

  “不杀人便会被人所杀,岂不能杀?”

  “你……你到底……”

  “我问你,你们是不是要杀骑一匹乌锥马的人?”

  骑士打一冷战,握刀的手在发抖,牙齿在厮打,叫道:“胡说!”

  “你们原来打算用箭暗袭,连人带马一起射,对不对?”

  “胡说八道!”

  “你们等错了方向,所以不甘心追来了,是吗?”

  “血口喷人!”

  “你们奉谁所差?是黑熬星喀喇和卓吗?你们等了几天听?”

  “你……你是……”骑士骇然问。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林华。”

  骑士大吼一声,飞扑而上劈面就是一刀。

  林华向侧一闪,挥弓便扫,“噗”一声扫中骑士的膝弯,骑士向前一扑。

  林华一跃而上。骑士反应奇快,疾转反身挥刀。

  林华更快,不等对方的刀挥出,一脚踢在对方的手腕上,刀脱手而飞。

  大弓下沉,顶住了骑士的咽喉。

  “阁下,该你答话了,黑熬星派你这种脓包出来行刺,未免太小看了我林华啦!我早知道黑熬星不死心,将沿途派人暗杀,想不到迟至今日方碰上你们。你们怕走路,将坐骑留得太近,疏林平坦,榆树高八九丈,下面没有枝叶挡住视线,看到马我便料到你们这些好朋友来了,我已不需要口供,阁下……”

  “老……老兄,我……我们是安……份的百姓……”骑士狂叫。

  “好吧,就算你是安份百姓,我也只好暂且做强盗,六个人我杀了五个,留下你一个人便有了苦主啦!不杀你我可要倒霉,你就认了命吧。”

  “饶命,请慢些动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