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〇


  林华站起说:“我去看看几个朋友,晚上回来。何时启程,晚上可告诉我。”

  额图大摇其头,说:“兵贵神速,你不想多争取一天半天?城中反战的人多,走漏了消息又得担误多日咱们说走就走,岂不省事?”

  林华也是心中焦急,为了爱侣的早脱苦海,他愿付出任何代价,什么条件都肯答应,立即启程他正求之不得呢2直截了当地说:“好,这就走,额图千户整治行装,我到天狼队去选十个人吧。”

  大漠之狼兄弟到附近回部看热闹去了,天山四奇尚未得到林华回城的消息。

  甘龙的安西盟弟兄消息灵通,派人在都督府外等候。

  可是,一行十二骑,却从府后悄然走了,双方像是参商二星,永远碰不上头。

  他们这一走,直至来年初春,方带了两卫的一千三十骑,浩浩荡荡返回苦峪。

  在苦峪,罕慎的兵马一万三千骑,已整装待发。乜力克部的二千骑,已先一步推进至废瓜州待命。因为林华早有信息传来,要乘冰封大地时出其不意直捣哈密,不然等到雪化期对方有备以一万五六千骑对抗以逸待劳的土鲁番二十余万大军,不啻羊投虎口,以卵击石。

  回到苦峪一住三天,这三天中林华忙得食宿俱废军队准备出发,所有的老幼妇孺皆严禁走动。甘龙累次派人找林华,皆被卫哨挡驾。

  大兵出发,刚好是正月十八黄道吉日。老幼妇孺的驼队与辎重,在半月后随后动身。罕慎志在打回故土,势在必得,因此能派得上运送辎重的老幼妇孺,也全部出动。

  大军出发后的第三天,甘龙偕同顿巴与两位神秘客,与及天山四奇与大漠之狼兄弟,冒着大风雪结伙在后狂追。

  林华率领着五百名精选的骑士在前开道,这些人的组成份子复杂,但却是其中的精锐,包括了天狼队勇士,黑帽回、缠回、赤斤卫的所谓斗士、乜力克的所谓野人、罕东的剽悍野番索罗族等等千中选一悍士。这些人只信服比他们强的人,是林华以真才实学取得他们绝对信任的精兵。

  额图与隆吉有他们自己的兵马,陪同林华打头阵的人仅有拉克威,与天狼队的神力天王乌浪汉济尔默特木津,两人是他的左右臂膀。

  五百精兵编为二队,每人带两匹马,十天干粮。兵器是一张弓,两袋箭,斩马刀,腰刀,匕首,穿的是护心甲,只护住胸背,以减轻负载重量,护耳盔,保护头部。不带帐,每人带一具睡囊,睡时埋在冰雪下,足够保温。

  出了瓜州,便是第一线,土鲁番的逻骑经常巡逻至布隆吉河附近。

  拉克威与特木津是识途老马,他不走西行贡道,越野而行,避免与那些游骑发生冲突。

  这天入暮时分,他在星星峡南面札营,夜间亲至前面哨探,已进入哈密地境了。

  星星峡,位于荒山中的沙碛中,是进入哈密的唯一险要所在,在哈密城东南四百九千五里,约五日马程,通常天气正常,三天便可赶到。

  五更正,兵马出发,黎明时分,不费吹灰之力攻下了峡中的三座台站,斩耳一百六十只,没留一个活口。他效法蒙人的报功办法,不取首级而割右耳,以便携带。

  第四天,兵临哈密东面六十里的黄声罔台站。

  兵临城下,哈密城仍在鼾睡中。

  哈密卫有八大城,三小城。哈密是第一大城,也是最接近东南的第一城。其他的城皆在北面与西面。环绕西北一带,是土鲁番的附庸巴坤、火州、柳城。东南一带至卫境五百里,只有站台而没有城。

  天寒地冻,呵气成冰,这一带千里穷荒,人烟断绝,人受得了,马可受不了,沿途马匹损失了六七十匹,必须在此补充马匹。他重施故技,带了一百名勇士夜袭,不损一卒夺下了黄芦罔墩台,洗劫附近三座牧场,获耳一百二,获马三百匹。

  他下令潜伏,一面补充给养就地取材,一面派人伪装土鲁番的兵马封锁要道,一面派人催促大兵急进。

  可是,大军尚在三百里后,无法赶来。

  他等不及了,决定冒险进攻。带兵的人必须了解敌我,在潜伏的两天中,他已派人混入城中刺探,一切尽在掌握中。

  土鲁番苏丹阿力,在十年前占掳哈密,掳走王母与忠顺王金印,夺忠顺王的孙女为妾,次年便留妹婿火狮牙兰守哈密,自己返回土鲁番。同年(成化九年),右通政刘文经略甘肃,派锦衣卫千户马俊前往土鲁番,命阿力退出并交王母与金印,却被阿力扣留一月,幸而嘉峪关大兵待发,牙兰方返回土鲁番促阿力释放马俊,马千户得到王母私传的求救信,返回嘉峪关,刘文即檄赤斤、罕东、乜力克诸都出兵,集兵进讨,兵抵布隆吉河,传报阿力已集兵相候,且将进兵赤斤罕东。刘文虎头蛇尾,撤兵而回。从此,哈密只好自谋反攻了。

  十年来,哈密卫毫无反攻之望。阿力死于成化十四年。子阿黑麻司位苏丹。这位阿黑麻并不大信任姑丈火狮牙兰,占领哈密的精兵只留下五千人马,五千人要分配至八大城三小城,未免嫌单薄了些。因此,牙兰不甘心,与阿黑麻起了几次冲突,最后方争取了三千人。牙兰认为罕慎已是釜底游魂,根本不值得防备,所以只留一千五百人守哈密城,五百人守南湖一带肥沃地带,在城中建了行宫,声色犬马美人醇酒大享其福,做梦也未料到严冬季节会兵临城下。

  冰天雪地,没有人在外走动,大兵到达,竟然无人知晓。

  探清了一切,林华大为放心。

  爱侣就在左近,他等不及了。战火一起,将玉石俱焚,他必须先将爱侣救出,再攻下哈密城了。

  他却不知,预定次日奇袭南湖的当夜,三名原属于天狼队的人,冒风雪到了南湖,午夜传警然后溜之大吉,不再返队,径自逃向回称迎接罕慎的大军。

  三更初,五百铁蹄集合。拉克威亲自前来禀报,说他的属下少了三名天狼队勇士。

  他无暇清查追究,立即出发。

  距南湖尚有五六里,二十余里外传来了雷鸣似的战鼓声,闪耀着冲天的告警火光。

  南湖附近方圆十里,不见一个人烟,遗下了无数帐幕与牲口,帐幕中烟火未绝。显然,消息已经走漏了,已是人去地空。

  他心中大惑,一咬牙,下令进兵哈密。

  四更尽五更初,兵临城下。

  城外人潮汹涌,携畜带子向城中逃难。城墙上火把通明,大军云集。

  战鼓雷鸣,驻在城外的兵马也夹在逃难的人潮中向城里涌。

  烟墩火光烛天,燃烟火召集各地兵马来援。

  五百铁骑蹄杂在逃难的人中,悄然疾走。

  哈密城位于平川中,只有东、北两座城门,而附近二十里内有帐上千,逃难的人加上牲口,数目可想而知,这些逃的人,还以为这些兵马是土鲁番兵呢。

  东北两座仅有的城门大开,从各地涌来的难民仓皇向内挤,守城兵无法维持秩序,人与畜像潮水般向城内涌,呼喝声与哭叫声混成一团。

  从南湖闻警撤回的五百占领军,军容不整狼狈万分地赶回,前面的人驱赶着挡路的难民,如狼似虎涌向城门,先头部队已接近东门,队尾仍在五里外。

  东门城门口火把通明,恰好碰上一队骑兵向城外冲,叱喝声震耳:“让路!不许进城,大军出城了,大军出城了。”

  城门附近登时大乱,难民们被里面的兵马向外赶,又被城外南湖撤回的兵马向里轰,匹马前后猛冲,让得慢的人便横尸铁蹄下哭叫声惨号声大起,难民们向四方逃命,自相践踏,骆驼、马匹、牛、羊到处都是。

  兵荒马乱,这就是乱世。

  出来与进去的兵马正在各不相让,互相争路,漫骂声不绝,相持不下,竟然无人出面指挥,双方眼看要火拼。

  蓦地,一彪人马从东南角疾驰而来,先头人马已到了百步内,忙乱中,守在城头上的兵还弄不清是何方的兵马,胡笳声与画角声突长鸣,三面大旗突然出现,那是哈密卫忠顺王王旗、天狼队旗、与战旗。

  胡笳,是西域各地的战斗号角。画角,是大明官兵的进军号角。

  接着一声惊天动地呐喊之后,是用回语的喊话声:“皇朝大兵与都督的大军,打回哈密来了啦!”

  “打回哈密来了,打回哈密来了……”

  城门口争进出的土鲁番兵立即大乱,拼命向城内冲。

  难民有百分之八十是原哈密旧部,只有百分之二十是来自土鲁番的移民,一听皇朝与都督的大军反攻回来了,似乎皆无动于衷,仍然四散逃命,并无响应王师的表现。哈密三次残破,先陷于乜力受蒙人蹂躏,次亡于赤斤、罕东、小列秃、沙州。乜力克诸强邻,几被瓜分,这次是土鲁番,占领期最长。他们在短短的四十年中,便受到三次惨痛的大兵祸,其他小战争简直数不胜数对战争已经麻木,对受谁统治皆无动于衷,只求逃得性命保住财产,其他一概不问。

  林华从旗下飞马而出,乌锥马奋蹄张鬃,斩马刀映着火红芒闪耀,他不用盾,双手运刀恍如天神下降,左是神力天王,右是拉克威,疾冲城门,所经处,但见人头飞掷,只听鬼哭神号,宛如波开浪裂,所向披靡,杀开一条血路,冲抵城门口。

  守城兵勇无法关上城门,其他的兵马只看到三匹健马与如同天神般的骑士杀人,当吓得屁滚尿流,逃入城的加快策马狂奔,来不及入城的落荒而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