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二


  在天狼队任教头,工作并不繁重,他只负责教那些勇士练些什么,如何去练。最主要的是练弓、刀、格斗术、练刀的窍门,军队的武技着重简单、实用、凶狠。人多了,无法练花招,冲锋陷阵,也用不着花招,一照面生死立判,刀枪如林兵马如潮中,一击失误便可能自陷死境,因此要求简单、实用、凶狠,骑兵作战更是需要简单凶狠,交锋时双方出手攻击的机会只有一刹那,也只有一击的机会,学多了花招反而误了自己的性命,再就是协同作战,以寡击众或以众击寡的各式刀阵必须配合得恰到好处。这些技艺他并不陌生,足以应付裕如。

  至于行军布阵等等涉及兵法的技艺,另有官队官负责,与他无关,因此,每天他只花两个时辰便够了,剩下的时间都是他的,他可以自由活动办自己的事。

  他的铁胎弓已经发还,每次外出至城外查探,他都骑了乌锥带了弓箭,配备齐全以防意外。

  这天,他到了拉克威的帐幕,受到拉克威父女热诚的招待,告诉他已经查遍了附近五十里内的各部落,毫无消息。

  “东南角一带山区查了么?”他不死心地问,拉克威脸色一变,摇头道:“那一带没有人居住,不必前往查问。”

  “你们怕那一带谣传中的鬼怪,但我相信仍有不怕鬼怪的人。”

  “人比鬼怪更可怕,如果真有鬼怪的话。”

  “我知道贵教不信鬼怪,但大多数的人口中不信,心中却认为确有鬼怪。依你的猜测,那么装鬼作怪的是人么?”

  “是……是的。”

  什么人?只知有一个高手老道,一个乞丐般的怪老人,其余的不知是怎么样的人了。总之,拉克威只知道是人,说不出所以然来。

  “既然是人,又有什么可怕的?”他泰然地说。

  “你不知道?相距丈外,他们可以叫名拘魂,被叫者必死,可怕极了。”

  “哦!原来如此,但不知附近住有当地土著么?”

  “没有人去过,大概是没有。”

  “我要去看看。”

  “千万不可前往冒险,去不得。”伊雅焦急地阻止。

  “我会小心的,自当小心行事。”他不以为意地说,立即告辞。

  南行不到三里,一匹健马从后面越野追来,骑士是个番装壮年人,老远便叫:“汉客,等一等。”

  他勒住缰,驻马相侯,用番语冷冷地问:“你躲在拉克威牧场旁伺伏了许久,我知道你是跟踪我的人,有事么?”

  “听说你要找一个汉女。”番人奸笑着说:“不是听说,苦峪城大概尽人皆知了。”

  “我有消息奉告。”

  他用不信任的目光搜索对方的神情变化,想找出对方话中有多少诚意,问:“你知道赏格的规定么?”

  “当然知道。通风报信因而寻获,赏金三十两或折换上驹六匹。送回者,金一百两或上驹廿匹。如消息不确,而亲自带你前往找寻仍寻不到的,赏羊一头为酬。”

  “你的消息……”

  “那位汉女很美,比伊雅美,但眼珠是黑的,是去年冬掳自下古堡一带的人。”

  “唔,不错。”他心中狂喜,只觉心跳加速,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的最好消息。

  “你要不要去看?”

  “你带我去?”

  “我要先讨赏银。再就是对方讨价金一百八十两,金带了么?”

  “没带来,但我会照付。赏银我不会少你的,你可以放心。”

  “哼!靠不住。”

  “那么,我们回去取金银。”

  “这个……”

  “去找拉克威作保,怎样?”

  “我不信任拉克威。”

  “那你到底……”

  “回城太远了,我们还得往南走,这样好了,我要你的铁胎弓抵押,找到人之后,你再带金子赎回。”

  “这……”

  “你不信任我,我同样不信任你。”

  他将弓袋递过,笑道:“给你,你满意了吧?”

  番人接过弓袋,抽开袋口查验,点头奸笑道:“好,我带你去。”

  “人在何人手中?”

  “叫奄克刺,南山的一个牧主。”

  “听姓名像是回人,我们到拉克威处问问,你的赏金我可以在他那里借用。”

  “哼!你像是不信任我。”

  “请别误会……”

  “我与那位拉克威有怨,不然为何在外面等你出来?你不去就算了。”

  “我去,我去,这就走,你叫什么?”

  “我叫拜牙。此距奄克刺的牧场有卅里左右,得赶快走。”

  拜牙一马当先,策马飞驰。好消息像是天外飞来,林华兴奋得忘了一切。拜牙的话不像有假,赏格提高像是煞有介事。因此,并未引起他的疑心,即使起疑,他也别无抉择,上刀山下油锅他也毫不迟疑,放心大胆跟着拜牙走。

  他却不知,前面是死亡的陷阱。城中,大漠之狼得到了可怕的消息,来不及去找天山四奇,纵马出城向南狂追;首先驰向拉克威的牧场,希望林华仍在拉克威处逗留未走。

  甘龙偕来的两个人,落脚在顿巴的住处,还在等待林华前来相会。

  都督府中,罕慎召集了十余名心腹头目与城主,召开一次紧急秘密会议,戒备森严,禁止一切人员出入。

  这位威风凛凛的都督今天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得满脸怒容杀气腾腾,虬须戟立,眼中厉光暴射,愤怒地拍打着高仅一尺的胡床,直着嗓子怒吼:“这是什么话?人是我用的,也就是本督的人,素门哈尔辉三位城主共谋,全力对付我的人,用意何在?我们苦心孤诣,志在收复故土打回哈密,好不容易找来一个武艺高强可以胜得了牙兰的人,来训练我们的军队,我们打回去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他身上,三位城主却一再派人杀他,是何用意?额图千户,给我带一队亲兵,去把那三个居心叵测的城主抓来见我。”

  额图千户却毫不着急,慢腾腾地说:“三位城主反对打回哈密,都督不是不知道……”

  “他们一而再说时机未至力量不够,目下已找到可以使我们充实兵力的人,他们为何反对?”

  “他们在拉我们的后腿,想老死苦峪城。”那位汉人长史不动声色地说,扫了众人一眼,又说:“三城的部众,分配得苦峪最好的牧地,他们自然不想打回故土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