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三


  他无暇思索,本能地迅速拨剑,挥出招架,“铮”一声双剑相交,他感到虎口一震,被震得侧飘七尺。

  绿衣女人也侧退八尺,接着再次挥剑反扑,剑出“电射星飞”,奇快绝伦地点向他胸口,剑势迅疾而凶猛泼辣,抢制先机下手不容情。

  他无名火起,这女人一照面便下毒手,未免欺人太甚,一声低叱,闪过电射星飞狠招,立还颜色,展开了他的剑术绝学,三冲刺两闪避,双方换了三次照面,各攻了六七招。两人的剑术已接近登峰造极的境界,一沾即走,不敢将招使老,半斤八两棋逢敌手,各展所学快攻。

  恶斗卅余招两人功力相当,谁也占不了绝对优势,缠上了“这女人厉害。”他心中凛然地想。

  两人的剑术逐渐发挥威力,出剑错剑更是愈来愈快,冲刺、闪避、钻隙、突进,但见无数剑虹飞腾旋舞,道道电虹吞吐闪烁,各走空隙步步进迫,疾进疾退剑幻十百银蛇,两人已进入忘我境界。

  这是一场功力平均、艺业相当,势均力敌的险恶激斗,必须靠勇气经验机智反应信心以求胜利,一切花招皆派不上用场,也不敢使用花招,生死决于瞬间,只须暴露丝毫弱点必将付出可怕代价。

  天亮了,树洞中的乔慧被错剑的响声所惊醒,正站在一旁惊骇地注视两人恶斗,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以免扰乱两人的心神。

  双剑相接的错剑震响令人闻之惊心动魄。两人出招进攻的凶猛急剧手法险象横生令人目眩神摇。两人脸上的神色庄严肃穆,似乎每一条肌肤每一颗细胞都凝结了,只有一双眼睛仍在灵活地转动,头脸汗气蒸腾一串汗珠沿颊向下流。那是一个绝色绿裳少女,一个令男人心动的美丽女郎。

  林华连攻五剑迫进了丈余似乎已取得优势。可是优势瞬间消逝,绿衣女郎获得一次机会争取了中宫,立加反击,气吞河岳地冲进再冲进,连攻八剑还以颜色。也把林华迫退丈余换了两次方位。

  两人的身形轻灵飘逸,进退如电,移挪如鬼魅幻形,剑出如电光石火快绝伦,一连串惊心动魄的攻进退,令人眼花缭乱,很难看出他们的招路与变化。

  激斗中,蓦地“铮”一声暴响,林华推剑侧飘八尺,喝道:“且慢动手。”

  绿衣女郎以翠袖轻拭鬓脚的汗水,红馥馥吹弹得破的脸蛋升起一些汗雾,一双海样情深的大眼睛注视着林华,深深吸入一口气,说:“你是我平生所遇到最佳最佳剑手。”

  “彼此彼此,在下亦有同感。”他沉静地答。

  “你有话说?”

  “在下想知道姑娘突然袭击的原故。”

  “你不知道这一带是禁地?”

  “不知道。”

  “你不是从百了山庄拐带妇女逃至此地的人?”

  “笑话,在下虽不是什么奇男子大丈夫,还不至于下流得拐带妇女。”

  “这位姑娘不是百了山庄的乔慧么?昨晚百了山庄咆吼声惊天动地,今晨你带着乔姑娘在此现身,不问可知其中原故了?”

  “在下来自中原,昨天至百了山庄讨回坐骑行囊,一言不合,与乔老前辈反脸,被困石崖,突围时顺便将乔姑娘擒来,以便与乔庄主交换人质。”

  “本姑娘不过问你们的事仅负责执行家师的禁令,搏杀擅自闯入的人,因此你俩命运已注定。”

  “姑娘将此地列为禁地,岂不太过霸道?”

  “那是你的看法,在我们来说,却是情理中事。乔慧是百了山庄的人,不该不知本处的禁忌居然胆敢……”

  “绿衣姐姐,你是……是什么人?”乔慧惶然问。

  “不要问来历。”绿衣女郎冷冷地说。

  林华却想起乔乾的话,接口道:“那么,姑娘必是南山魔女了。”

  “那是家师。”

  “可否替在下引见家师?”

  “不行。”

  “在下无意冒犯,误打误撞入禁地,情有可原,相信令师定能原谅……”

  “住口!你两人最好自尽,以免受野兽分食之惨。”

  林华忍不下这口恶气,冷笑道:“姑娘何苦咄咄逼人?在下不信世间真有蛮不讲理的人。”

  “信不信在你。你们还不自行了断?”绿衣女郎冷冷地说。

  乔慧撒腿便跑。绿衣女郎娇叱一声,截出拦截,剑如经天长虹,身剑合一扑上。

  林华截出一剑急挥,大喝道:“接我一剑。”

  绿衣女郎旋剑自救,接招叫:“有何不可?”

  “铮”一声脆响,双剑相交,各向侧飘。硬拼硬架,女人毕竟先天上不如男人,体力稍差,绿衣女郎被震得多退了一步。

  接着,人影乍台,剑幻千朵白莲,射出万点银星,急剧吞吐,两人再次接触,再次展开生死存亡的可怕恶斗。

  林华目送乔慧去远,方一剑震偏对方的剑,侧跃丈余叫道:“这样的缠下去,恐怕三天两夜也难分出胜负来。”

  “你做梦。”绿衣女郎叫,扑上一剑点到。

  他再次测跃丈余,冷笑道:“在下本可用飞刀杀你的,但却不想和你计较,后会有期,不要追来。”

  声落他向乔慧逃走的方向飞掠而去。

  绿衣女郎不肯放手,衔尾急追。绕过一株大树,他突然从反面旋出,大喝道:“珠簪!”

  绿衣女郎突见淡淡银星射到,本能地向下挫身闪避,反应超人。可是,银星突然斜降,“拍”声响,击中她头顶所插的珠簪,簪上的饰珠炸裂,簪头碎裂发髻倏散。她惊出一身冷汗,闪身扭头一看,原来是一把锋利的奇异柳叶刀,翩然坠落三丈外,她倒抽一口凉气,挽住长及腰下的如云秀发,骇然自语道:“如果他意在伤我,我难逃一刀之危”

  她回头看出,林华已远出十丈外去了。她抬起了飞刀,摇摇头说声太可惜了!径自回头而去。

  林华循乔慧的足迹急掠,越过一座小丘,乔慧的足迹突然不见了。

  这一带有草没有树木,草上露结为霜,踏上去不可能不留痕迹,怎么足迹突然消失了?他停步细察,突觉心生警兆,心潮一阵汹涌,突如其来的心悸令他毛发森立,猛地旋身戒备。

  身后两丈左右,不知何时站着一名可怖的女人,披散的头发垂及膝下,脸色碧绿,眸带绿芒,穿了一袭薄如蝉纱的绿罩袍,可看到里面穿的黛绿紧身亵衣与紧身长裤,半露其色碧绿的半部酥胸,五官倒是匀称美好,看不出年龄,佩了剑,神色冷漠。

  他从来未见过绿色肌肤的人,黑白褐各色人种他倒是见过,乍见之下,下由地大吃一惊起来。

  同时,对方跟在身后两丈,他居然一无所知,轻功之佳,足以令他心中发毛。

  他一阵紧张,本能地拔剑戒备。

  “你来自中原。’绿色女人发话了,口音是地道的中原语音,奇冷奇淡,不带丝毫感情,仿佛问的不是他。

  “是的,我来自中原。”他如受催眠地答。

  “为何擅自闯入我的地盘来?”

  “小的无意冒犯不知此地是你的地盘。”

  “你出道多久了。”

  “十年。”

  “今年贵庚了?”

  “廿四岁了。”

  “你可曾听说过七星会与金花门?”

  “这……听说过。

  “随我来。”绿色女人漠然地说,转身便走。

  绿色怪女人的出现大过突兀,太不可思议,有一股阴冷神秘的威严流露在外,令人震骇而不知所措。林华是经过大风浪的人,但也被这神秘的气氛听震慑,居然顺从地收剑,随着绿色怪女人举步而行。

  不久,他开始冷静下来了,似乎瞿然而惊,脚下一慢。

  绿色怪女人像是背后长了眼,突然扭头问:“你走不动了?被吓软了不成?”

  “这……”

  “走!走不动你就给我爬。”

  怪女人的话,反而激起了他的豪气,站住了,挺起胸膛说:“你这是什么话?你叫我跟你走,我认为无此必要。”说完,扭头便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