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六


  第四章 四奇斗三仙

  第三名老道瞥了四男女一眼,目光落在仍在喝酒进食,神色泰然注视双方恶斗的林华身上,点手叫:“阁下,你不该闲着,来不来玩玩?”

  林华安坐不动,泰然自若毫无火气地说:“天大地也大,食比天大,在下还未饱餐,不能陪你玩。”

  “贫道可以等你。”老道阴笑着说。

  “那你就等好了。”

  “希望你别让贫道等得不耐烦。”

  “那是你的事,你不耐烦,并不影响在下进食。”

  老道转向四名男女蒙人狞笑,干咳了两声问:“你们如果有兴,可派两个人去助那两个小辈一臂之力,留两个人陪道爷玩玩,最好算那位女施主一份。”

  为首的蒙人哈哈大笑,笑完说:“你们云阳观三仙名震中原,在下可不敢惹你们。”

  林华塞上酒囊的塞子,含笑接口道:“你们看错人了,他们可不是云阳观三仙。他们的道行比三仙高深多了。”

  “咦!你们不是每年到天山采雪莲的云阳观三仙?”为首的蒙人问。

  “贫道曾表明是云阳观三仙么?”老道狞笑着反问。

  “但……只有三仙经常每年来走一趟。”

  “贫道来过么?”

  “在下只听说三仙采莲的事,却不曾见过三仙。”

  “你贵姓?可有名号?”

  “区区天山四奇的老大,飞豹和津索罗真,汉名叫罗山。”

  “哦!天山四奇,你当然知道塔勒纳沁山了。”老道欣然地说。

  “不错,在下曾经去过。”

  “妙极了!可找到识途的老马啦!”

  飞豹罗山脸色一沉,颇为不快地说:“你这是什么话了?”

  “老实话,贫道想请你们带路。”

  “岂有此理!”

  “你们最好是答应。”

  “如果在下拒绝……”

  “你们不会拒绝的,是吧?”

  “蓬”一声大震,远处的铁金刚被老道击倒在地,摔出丈外,尘埃滚滚。

  飞豹罗山冷笑一声,一字一吐地说:“你听清了,天山四奇从不听命于人。”

  老道杰杰笑,说:“恐怕这次你们得改变态度听命于贫道了。”说完转首叫:“三师弟,快来,咱们找到熟悉塔纳沁山的人了。”

  击倒铁全刚的老道舍了铁金刚,奔近问:“师兄是谁?”

  “瞧这就是,天山四奇。”师兄指着四人说,状极愉快。

  铁金刚挣扎着爬起,满头大汗地探动着右肋,脸色发青,站立不稳,显然受了内伤,而且伤势不轻。

  被称为三师弟的老道瞥了四人一眼问:“他们肯去?”

  师兄杰杰怪笑,得意扬扬地说:“我已经告诉他们了。”

  三师弟挪了挪剑靶,冷笑道:“他们像是不愿意。”

  师兄举步向飞豹罗山接近,笑问:“你没说不愿意吧?”

  “在下也没说肯去,对不对?”飞豹强抑着怒火反问。

  “你会说的,是不?”

  “正相反,不去。”

  师兄脸色一沉,鹰目厉光四射,一字一吐地说:“阁下,你再说一遍试试?”

  另一名怒不可遏的蒙人迎上,冷笑道:“老道,咱们不是不肯去,而是有伙计不肯。”

  师兄向林华一指,冷哼一声问:“谁不肯,他么?”

  “别扯上我,诸位。我这人见钱眼开,见色起意,有名便争,有利即趋。只要有好处,谁请我我都肯。”林华大笑着说,收起了食物包准备站起。

  蒙人拍拍佩剑,向老道说:“这位伙计不肯,不信你,可以问问……”

  话未完,师兄突然闪电似的跨进一步欺近,一袖拍去。

  “退!”林华大叫。

  蒙人大概自命不凡,也不知林华叫谁退,迎着拍来的大袖仰手便抓,想退其实也不可能,一发即至,退之不及。

  糟了!袖是抓住了,可是反而被袖卷住了手臂,巨大凶猛的拉力传到,眼看不堪一撕的衣袖似乎坚同韧革,抓不破撕不断,身不自已被袖子拉得向老道怀中冲去。

  师兄同时进步出掌,快逾电光石火,“噗”一声闷响,一掌劈在蒙人的左颈根,力道如山。

  “嗯”蒙人惊叫。向下挫。

  师兄大袖一振,蒙人跌出丈外,沉喝道:“三师弟,拿下他,捆上。

  三师弟急冲而上,俯身抓人。

  飞豹罗山大惊,同伴一照面便倒了,岂不令他骇然,奔上叫:“杂毛老道,你敢行凶?”

  师兄迎上伸手便抓,一面杰杰怪笑道:“你也给我躺下!”

  飞豹罗山知道利害,近身相搏绝对占不了便宜,必须仗兵刃与老道一拼,后退三步,以奇怪的手法拔剑,一声叱喝,剑出“寒梅吐蕊”,指向跟踪追进抓人的师兄。

  师兄拨剑的手法奇决绝伦,在飞豹罗山的剑,行将刺中伸出抓人的大手前一刹那,剑虹突现“铮”一声架偏飞豹的剑,剑虹再吐,出其不意点在飞豹的胸正中,喝道:“不投降便是死。”

  飞豹罗山大骇,呆住了。

  “好快的剑术。”林华坐在原处怪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