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云中岳 > 剑垒情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第三章 嵩山堡寻衅

  林华已策马驰出六七丈外,闻声勒缰回顾。

  他扭头一看,看清是称堡主为爹的少女,便除徐兜转马头,冷冷地问:“姑娘,你作得了主吗?”

  “是的,家父已经允准。”

  “没有任何条件?”

  “没有条件。”

  “谢谢,请领路。”

  堡主择手示意,拦路的坐骑向两侧移。姑娘说声“请随我来”,领先策马入堡。

  堡东堡西,是一排排整齐坚固的房屋,屋前东是甬道,西是演武场。中间是共有三层,顶部设了坤口的烟墩,四四方方长宽各三丈,两侧加建一座碉楼,南北各安装了一门射锁南北堡门的神机弩。堡四角的碉楼左侧空地是大型的牲口栏,与藏粮食的地窟石屋。通向堡门的大道宽有五丈,两旁栽了杨柳。堡中其他老幼妇孺,皆好奇地拥至路旁观看,其中就有三位中州镖局的镖师。

  姑娘进人堡西的栅门下马,有两名仆人上前接坐骑,她向南端一指,说:“高家住在南端第六家,请随我来。”

  林华将坐骑交与人,脱掉披风搭在腕间,脸色渐变,可以看出他的不安,虎目中泛起奇异的光芒,呼吸渐紧,沉静地说:“在下自己找他,姑娘最好回避。”

  “林爷,你能不能平心静气解决问题?”姑娘一面走一面问,摘下头巾,现出一头如云秀发,衬得脸蛋更为出色。

  “当然,十年都过了,我何必冲动愤急?”

  “林爷,你与高叔的事,到底……”

  “他没告诉你们?”

  “只说了大概,语焉不详。”

  “到时自知。”

  “我听霞姐说……”

  “我不要听!”他突然激动地叫。

  “我……”

  “我要你闭嘴。”

  “咦!你这人怎么啦?火气不是太大了些?”

  他不再答话,大踏步抢先而行,刚踏入檐口,大门倏开,一个年约二十上下的精壮青年人,领着一个扎了两条小辫活泼清秀、年约十四五岁的小女娃,当门而立,盯视着来客,脸上神色诧异而略带惊恐,脱口叫:“华哥,果然是你!”

  “你爹呢?”他咬牙问,脸色很难看。

  青年人退了两步,急急地说:“华哥,当年……”

  “你爹呢?”他踏入汹汹地问。

  “你听我说……”

  “不关你的事,让开!”

  “华哥,十年不见,你脸容未……”

  “少废话!你长大了,我仍然认得你,我已不是当年爱护你的华哥,你可以和你爹一样,将我视同陌路人,叫我一声姓林的好了。”

  站在门口的姑娘叫道:“德钦哥,别阻他。”

  穿堂后突然大步走出来了一个健壮的青年人,神色肃穆地叫:“德钦哥,请他进来好了。”

  林华一怔,惑然叫:“咦!骆元和,你也在此地?”

  骆元和沉静地点头,说,“我来了九年,记得你回洛阳时,你我曾经见了一面。”

  林华突然闭上虎目,叹出一口长气,恍然地说:“我明白了,那时你已经知道德钦弟全家的去向,所以见我查问他们的下落,你也就举家悄然溜走避开我。骆家与高家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在此地寄居,委实令人生疑。令尊堂可好?令兄呢?何不也请来一见?”

  内堂中,突传来苍老的叫唤声:“德钦,林哥儿到了吧?请他进来。”

  林华急步抢入,越过天井,狂猛的冲入内厅。其他的人,皆紧跟而入。

  堂上安坐着一个年约花甲的老人,青巾,青袍,中等身材,老眼似有点昏花,脸色带苍气色不俊,像是久病初愈的人,清瘦的脸客流露着无可奈何的表情,鬓角已霜,短髯灰白,有气无力地瘫坐在椅上,这是一个精神颓丧健康不佳的风烛残年老人。

  “十年不见,你又高又壮,贤侄,可喜可贺。”老人有点喘息地说,老眼一直在回避林华的目光。

  林华虎目中怒火在燃烧,颊肉在抽搐,双手轻颤,呼吸一阵紧,一步又一步接近,脚下沉重慢慢前移,一步一顿,直迫近至对方身前尺余。

  “高文玮,我没死,你奇怪吧?是不是大感意外?”

  “贤侄……”

  “你再叫我贤侄,我要打掉你残缺的牙齿。如不是我从你的脸容中,依稀看出你昔日的轮廓真难相信你便是十年前婢仆如云、富甲一方的洛阳大财,我做梦也没料到你会到边荒来受罪,难怪十年来始终找不到你的魂。”

  “林华,当年……”

  “你记得当年的事?”

  “当年错并不全怪我,令尊个性倔强,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