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烟锁江湖 >
二七三


  第三十五回 魔消道长

  金长久道:“好!这一股力量不算小,运用得当,会发生很大的力量,现在开始,要委屈大师和道长一下了。”

  指月大师道:“可以,至少,我们还有隐藏的能力。”

  金长久和指月大师等约好了联络之法,才和井望天告辞而去。

  两个人一路上一直很留心四角的景物,他们确定了无人跟踪,井望天才低声说道:“金兄,你留下他们的用心何在?”

  金长久低声道:“井兄,白玲和文心,是魔教中大教二教主两个人为了争夺魔教中的控制权,正展开一场生死之斗,双方面似乎是都在争
取江玉南的帮忙。”

  井望天点点头,道:“嗯!江玉南真有那么大的力量吗?”

  金长久道:“我想,不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她们要争取的,可能是云顶神府的人,但不知这个人对神府有多大的影响力量。”

  井望天道:“金老,你看这一场斗争中他们哪一个胜利?”

  金长久道:“不管哪一个胜利,对我们都没有大多的好处。”

  井望天道:“那我们什么人都不帮了?”

  金长久道:“不!要帮一个人,我们必须使他们斗得两败俱伤才行。”

  井望天道:“到时间,我们全力攻向那获胜的人。”

  金长久道:“除非云顶神府中人大批下山,我们只有这一个机会,挽救中原武林同道。”

  井望天道:“所以,虽然付出的代价很大,但也值得一试。”

  金长久微微一笑,道:“井兄,我有一个感觉。”

  井望天问道:“什么感觉?”

  金长久道:“很快乐,一个人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时,所得到的快乐,不是一个没有做过这种事的人,所能想象。”

  井望天愣愣地望着金长久。

  金长久笑一笑,道:“我一品刀金某人,这大半辈子中,一直在为自己的理想奋斗,但我却从未为别人想过,我建立七刀塘,把天下当时
七个用刀高手,连聚在一处,我们之间,本都是经过了一番搏杀的人,但却联手合作,我对这件事很得意,七刀结合,自成了一股很强大的实
力,我们广收弟子,及江湖同道,使七刀塘的威势日壮,不瞒你井兄说,表面上,七刀塘过的是平民生活,经营的正当买卖,事实上,我们还
是脱不了盗匪的本质,找到适当的机会,还是做一票买卖,但我们一直很隐秘地进行,江湖上知道这件事的倒还不多。”

  井望天道:“其实,七刀塘在江湖上的声誉,并不太好。”

  金长久道:“这个,我知道,但七刀塘的实力很强大,心中虽有不满,但真正敢找上七刀塘的,却是少之又少。”

  井望天道:“金老,这一场江湖纷扰,还是为了捉一条奇鳝所引起。”

  金长久哈哈一笑,道:“井兄,那只是一个起头罢了,这些事情早已在江湖上发展形成,我如不捉那一条奇鳝,也许不会把我牵入其中,
这些时日之中,我一直很懊恼,很痛恨,自己怎么会如此卷入了这一场纷争之中,可是现在……”

  井望天道:“现在,怎么样了?”

  金长久接道:“现在,我忽然觉到一种快乐,一种从未有过的快乐,唉!老实说,这数十年来,我出生入死,经历了不少凶险之事,从来
没有想到,把生死之事看得透彻,只要能挽救江湖上危亡大局,就算我个人死了,也是一件含笑九泉的事。”

  井望天呆了一呆道:“金老想得如此透彻,实在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金长久道:“所以,我心中会有着一种很充实的快乐。”

  井望天道:“金老,你想到了办法没有,我们应该如何?”

  金长久道:“你是说,对付魔教?”

  井望天道:“对!”

  金长久沉吟了一阵,道:“在下倒是想到了一些办法,但是否行得通,还难预料。”

  井望天道:“你的意思是……”

  金长久道:“咱先回去和伍姑娘商量一下。”

  井望天道:“和明珠商量?”

  金长久道:“对!她是个关键人物,她肯帮忙,咱们才有成功的机会。”

  井望天道:“金老,你是不是要她用毒?”

  金长久笑一笑,道:“手段也许不太光明,但为整个中原武林。值得一试。井兄,我们的机会不多,但并非全然绝望,我们无法用武功对
抗魔教,只有用毒一试。”

  井望天没有回答,他心中还在暗作盘算,他没有一品刀在江湖上的凶名声望,但如说动脑筋,耍阴施诈,他自信不会输给金长久。

  他想到了用毒的后果,那是乾坤一掷的豪赌,赌赢了,成名露脸;赌输了,都将是一个很可怕的悲惨局面,整个伍家堡,那将陷入一片悲
惨的杀戮之中。

  金长久微微一笑,道:“你在想什么?”

  井望天道:“我在想,我们的机会有多大。”

  金长久道:“井兄,不论有多大的机会,只要有机会都应该试一试。”

  井望天道:“试试?”

  金长久道:“对!很值得一试。”

  井望天道:“金兄,这件事,我不能做主,回去之后,咱们先和明珠商量一下,然后,还得和伍堡主商量一下。”

  金长久道:“好!不论跟谁商量,我想这件事,他们都会答应。”

  井望天道:“金老,至少,咱们该和明珠商量一下,看她有几分把握。”

  金长久道:“对!这个得和伍姑娘商量一下了。”

  回到了伍家堡之后,井望天、金长久来不及和高泰、田荣见面,一直去见明珠。

  伍明珠神情很冷漠,对金长久的来访,并无欢迎之意。

  轻轻吁一口气,伍明珠缓缓说道:“深更半夜的,金塘主来此,有何用心?”

  金长久道:“姑娘对用毒一道,进步了多少?”

  伍明珠道:“不多,只有几种手法。”

  金长久笑一笑,道:“姑娘,在下和井二堡主见了武当的金贝子道长,和少林的指月大师。”

  伍明珠道:“他们说些什么?”

  金长久道:“见面的详细经过,我想请井二堡主给姑娘说明一下。”

  井望天说明了详细经过,并说出了金长久的计划。

  伍明珠道:“金老醒悟了?”

  金长久道:“一个人的惊醒,似乎是只在那一刻的觉悟,现在,我感觉到自己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回首前尘,尽属恨事。”

  伍明珠轻轻叹息一声,道:“金老能如此大悟人生,晚辈也只有据实奉告了。”

  金长久微微一笑,道:“姑娘,老朽现在确有着一种奇异的感觉,我不会再怕死,也不会只为自己打算,我心中有着一种非常明朗的感觉
,大概这就是朝悟道,夕死可矣的感觉。”

  伍明珠道:“金老,我看过了全部的毒经,本来,我是不该看的……”

  金长久道:“我知道,姑娘,是小叫化他们求你看的。”

  伍明珠道:“至少,我还未得金老的完全同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