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烟锁江湖 >
二一七


  江玉南道:“我知道,诸位都在逃避,表现出了君子风度。不过,只要心存公正之念,谁取出来,都无关要紧。”

  金长久道:“这话不错,不论谁,只要不存私心,都可以取出来箱中之物。” 口中说话,右手却伸了出去,取过檀木盒子。

  打开盒盖,只见一个发黄的羊皮书册,平放在檀木盒子之中。上面写着《毒经》两个红色大字。

  望着毒经,金长久脸上泛起了一片倾慕之色。

  武林中各大门派,都有各大门派的特色,就算有武功相传,也只限于那一门一派的武功,但这毒经却有些不同了,这毒经天下只有一部。
真正的用毒门户,也只有一个,天下用毒的人虽多,但都是那一个门户出来的人。

  这一部毒经,算得是天下用毒的宝典。

  金长久虽然尽力在克制自己,但仍然忍不住用手翻了一下。

  只见上面写着十三章用毒总纲。

  总纲,自然不是用毒的方法,但它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使人不由自主向下面瞧瞧。金长久又翻起了一页。

  但他又迅速的合上了全书,笑一笑道:“江湖上有一个传说,看过毒经不练武,这句话,老夫今日才想得明白。”

  田荣道:“你想得明白了,可否说给咱们听听。”

  金长久把毒经放回檀木盒中,又把它锁好,才缓缓说道:“这毒经上刊载的用毒手法,必然是千奇百怪,如是一个人精通了用毒的手法,
自然不会再化费时间学习武功了。”

  田荣点点头,道:“那毒经上都说些什么?”

  金长久道:“老夫很想看看,但却没有看到。”

  田荣道:“你不是看了一页吗?”

  金长久道:“那是总纲,十三章用毒总纲。”

  田荣道:“总纲中,想来,还没有提到用毒方法了。”

  金长久道:“所以,在下说并没有看过毒经。”

  田荣微微一笑,道:“金塘主对这毒经,想必早已向往,但却竟能忍住不看一眼,足证金塘主对人对事的看法,已有了很大的改变。”

  金长久叹息一声道:“老夫这几日常常感觉到江湖上正在发生很重大的变故,不论正邪两道,都将被卷人这一场大变之中,个人的生生死
死,似乎是并非很重要了。”

  井望天轻轻呼一口气,道:“江少侠、金塘主,井老二有半句话,希望诸位能够听听,而且,早作一个决定。”

  江玉南道:“二堡请说。”

  井望天道:“传说于武林中的金箱之宝,被咱们这样轻轻的取到了手中。”

  江玉南道:“很多事,常常是想得奇幻万端,事实经过,却又是那么平淡。”

  井望天道:“在下的意思,三宝出,必有作用,咱们不能暴殄天物。早些把三宝分配一下,也好借重三宝渡过这一场江湖大劫。”

  金长久道:“宝剑赠侠士,粉红送佳人,所以,这鱼肠剑,应该送给江少侠。”

  江玉南道:“这个……”

  金长久接道:“那玉牌也是,张三丰练剑,内功必和剑术有关,所以,在下觉着,玉牌也送给江少侠。”

  江玉南道:“这样不太好吧!”

  金长久道:“这些事,咱们只能按需要分配,不能兼顾平均二字了。”

  伍明珠道:“小妹也赞成这个分法。”

  田荣哈哈一笑:“小叫化子,你的看法如何?”

  高泰道:“小叫化很同意,老实说,咱们这一群人中,只有江兄比较起来最正直稳健,不知道田兄的意下如何?”

  田荣微微一笑,道:“兄弟也是这个意思。”

  井望天道:“好!在下也是这个意思。”

  伍明珠道:“现在,只余下这一部毒经了。”

  高泰道:“毒经虽然深奥,但究非正当武学,在下之意,不如把它毁去算了。”

  金长久道:“用毒宝典,只此一部,如若毁去了,岂不是可惜得很?”

  高泰道:“这等害人之物,留在世上,有何益处?”

  金长久道:“这种毒经,都是武林中用毒累积的经验,不是一朝一夕,或是一两个天才人物,所能完成之物,毁去了实在可惜,而且,其
用不必在我,在下之意,不如由咱们之中,推举一人,保管此经。”

  高泰道:“小叫化子的意思,还是一下子把它毁了,一了百了。”

  金长久道:“这个,老夫决不同意。”

  田荣道:“两位,咱们都非用毒之人,何苦为此毒经争执?”

  金长久道:“听说毒经上的记述,不全是用毒手法,而是毒毒相克,还有很多医治用毒的方法,也载在这毒经之上。”

  高泰道:“小叫化子坚持要把它烧掉呢?”

  金长久冷冷说道:“我尊重你们,你们也该尊重我,对吗?要不然,大家就……”

  田荣接道:“别激动,咱们听听江兄的意见……”

  金长久接道:“听江少侠说一句话。”

  江玉南苦笑一下,道:“两位不用为这件事争执,在下觉着,两位说的都有理,这本毒经,实在是弥足珍贵,烧了可惜得很,但留在世上
它又可能害人,这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老实说,在下也无法适作论断。”

  金长久道:“江少侠,我们为此争执很烈,江少侠如果无法作一个决定,那就非常的为难了。”

  江玉南道:“金塘主,我也不太赞成毁去毒经,不过,希望金塘主能够提出一个保全之法,只要这个办法能为我们认可,大家都觉着这个
办法很安全,就可以了。”

  金长久道:“江少兄,如若咱们这些人中,值得信赖的,自然是你江兄了,不过,你必须心无旁骛地练剑,所以,要找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那就难了。”

  高泰道:“就算留下这毒经,也不能放在你金塘主的手中。”

  江玉南道:“高兄觉着,这毒经应该交给谁保管呢?”

  高泰道:“小叫化子的看法,烧了它一了百了,但金塘主执意要留下它,那也就没有法子的事,但这保管毒经的人,实在是太重要了,人
选不当,必会留下大患。”

  金长久目光一掠伍明珠道:“老夫提出一个人选,但不知诸位是否同意?”

  高泰道:“什么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