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烟锁江湖 >
二零九


  井望天道:“大哥记得吗?五年之前,那座小院中出过一次怪事?”

  伍天义沉吟了一阵道:“闹贼。”

  井望天道:“对!闹贼。但明珠一直不肯承认这件事。”

  伍天义道:“这个,也有可疑?”

  井望天道:“所以,要明珠来说明白了。大哥,明珠从来没有在江湖上走动过,但处事的老练,却强过几个哥哥。”

  伍天义道:“这一点,倒也是……”举手一招,一个丫头行了进来。伍天义又道:“去!请小姐来。”

  那丫头转身而去,片刻之间,伍明珠身着劲装而至。

  她头上还带着隐隐的汗水,似乎是正在练剑。

  举手一拭头上汗水,伍明珠躬身一礼,道:“二叔万福……”

  目光转到了伍天义的身上,道:“爹叫我?”

  伍天义叹一口气,道:“老二,你问吧!”

  井望天一欠身,道:“明珠,二叔想问你一件事。”

  伍明珠道:‘二叔,你要问什么,只管吩咐。”

  井望天道:“你住的地方,叫作桂香楼。”

  伍明珠道:“是啊!那里种的桂花很多,每年秋季桂飘香。”

  井望天道:“你住的那座院落中是不是有一口井?”

  伍明珠道:“是啊!”

  井望天道:“那口井,好像也有一个很雅的名字。”

  伍明珠笑一笑,道:“是侄女儿自己取的,叫作菊花井。”

  井望天道:“好多年没有去过了……”

  伍天义已经有些不耐,一皱眉头,道:“老二,你要问什么,直截了当地问她就是,和孩子说话嘛,不用转弯抹角。”

  井望天在等,就等伍天义这点中题意,自己才好转口。

  当下应了一声,脸色也变得一片冷肃,道:“明珠,这件事关系咱们伍家堡的生死存亡,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不许有一点隐瞒。”

  伍明珠微微一怔,道:“二叔,什么事,这么严重啊?”

  井望天道:“过去,桂香楼上,是不是闹过一些什么?”

  伍明珠道:“飞贼。”

  井望天道:“那是骗骗下人吧了,咱们这伍家堡虽不是铜墙铁壁,可是如是有贼想进来,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伍明珠道:“二叔的意思是……”

  伍天义接道:“明珠,你不是孩子,这件事,绝对不许说谎。”

  伍明珠道:“爹,二叔,你们一定要问,明珠只好实说了。那口菊花井中,有些古怪。”

  伍天义道:“什么古怪?”

  伍明珠道:“女儿也不能肯定,反正,每年九月间,总会有一种奇异的光华冒出来,而且,水面沸腾,下面好像藏有什么东西一样。”

  伍天义道:“有这等事?你为什么不早些说出来?”

  伍明珠道:“这件事大哥知道,大哥也曾下去看过,但却找不出什么可疑的事物,一则,女儿怕惊世骇俗,不敢说出来;二则,大哥的意
思,也不让我说出去……”

  伍天义冷冷接道:“你们真是胆大包天了,连为父也要瞒着。你们心目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井望天急急接道:“大哥,你息怒,眼下,不是发作的时间。”

  伍天义冷哼一声,强自忍下了心头怒火。

  井望天道:“明珠,现在你能不能把经过的详细情形告诉我们?”

  伍明珠点点头,道:“事情应该由六年前说起,那时,我只十二岁多些,我很喜欢桂香楼,更喜欢那口井。不知道什么人凿的那口井,只
要是有太阳的一照,那一天中,就可以看到一朵飘浮着的菊花。”

  井望天道:“那是怎么回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