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卧龙生 > 烟锁江湖 >
二零六


  但见人影闪动。杨士郎带了四个属下匆匆奔了过来。道:“金兄,这是怎么回事。”

  金长久冷笑一声,道:“杨兄先瞧瞧,认不认识那个人?”

  杨士郎一皱眉头,道:“那人是……”

  金长久接道:“好像是杨兄带来的人。”

  杨士郎的脸色一变,道:“有这等事?”突然一挥手中长刀,冲了上去,道:“井兄,请退下休息,这小子交给兄弟。”

  金长久道:“杨兄且慢。”

  杨士郎道:“金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金长久道:“有这么多人在场,跑不了他,咱们要留下活口,杨兄气愤填胸,一旦出手。刀不留情,要了他的命,岂不是死无对证了。”

  这时,伍天义、楚定一、高泰、田荣,全都赶到了现场。

  江玉南没有来,他还在苦练剑术。

  杨士郎道:“金塘主,说话最好留点口德,这是伍家堡,不是金刀塘,我虽然是投奔而来,你金兄也是寄人篱下。”

  金长久淡淡一笑,道:“我们之间,有着很大的不同,杨门主,等一会事实证明了他的身份,你必须有一个交代。”

  杨士郎道:“交待什么?”

  金长久冷笑一声,道:“杨士郎,你当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杨士郎似想发作,但话到口边,又强自忍了下去。

  伍天义挥挥手,阻止了金长久,缓缓说道:“两位都是我伍家堡的贵宾,患难相共,事情还未明朗,先不用争执。”

  楚定一道:“大哥,我先去帮二哥一把,擒住这小子,问个明白。”

  伍天义道:“且莫要忙着出手,老二的武功,应该能胜过他才对。”

  这个人名不见经传,如若劳动了伍家堡二堡主和三堡主联手而战,传言到江湖之上,那可是一个很大的笑话。

  楚定一应了一声,向后退开。四周已经挑起了灯笼,方圆四五丈内,耀如白昼。数十个人围在了四周,看两人搏杀。

  井望天双笔伸缩,全力抢攻,希望早一点把那人点伤在铁笔之下。

  但那黑衣人的一把刀,变化极妙,井望天攻得快速时,他的刀法也快了很多。

  井望天双笔拦腰一点时,他的刀势也缓了下来。

  就这样,双方一直保持了一个半斤八两的平衡局面。

  那黑衣人仍是有意保持个不胜不败之局。

  田荣武功大进,已登上了另一重境界,冷眼旁观,发觉那位黑衣人刀法中还有精妙招术,只是不肯施展出来而已。

  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故意保持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田荣皱皱眉头,低声对伍天义说道:“伍堡主,这个人有些奇怪。”

  伍天义道:“这个,在下也有感觉。”

  伍天义道:“田少侠的意思是……”

  田荣接道:“在下想不出来,他为了什么不求胜?”

  田荣接道:“他本来可以五十招内胜了二堡主,但他手下留情,刀上余劲不发,保持了一个不胜不败之局。”

  伍天义低声道:“你是说,他可以伤了井望天?”

  田荣道:“在下正是此意。”

  伍天义道:“这就奇怪了,照说,他应该破围而出,逃命要紧。”

  田荣道:“也许,他自己明白,现在逃不了,和二堡主保持个胜负难分的局面,至少多拖一些时间。”

  伍天义道:“这样说来,咱们不用和他讲什么江湖规矩了!”

  只听杨士郎高声说道:“伍兄,这个人不是我带来的,他用的不全是本门刀法。”

  金长久道:“杨兄,准备未雨绸缎,想否认了?”

  杨士郎大声吼道:“他本来就不是我带来的人手,我也用不着否认。”

  金长久究竟是老江湖了,听他如此大叫,颇有义忿填胸之概,心中大感奇怪,暗暗忖道:“难道这真的不是他带来的人手吗?”心中念转
,口中说道:“看样子,杨堡主真的是不认得他了?”

  杨士郎道:“我带来多少人,有数可查,我也不敢保证我八卦门没有一个奸细,但这个人决不是我的门下,你们可以生擒了他,除了他蒙
面黑纱,问个明白。”

  金长久口气一变,道:“对,这也应该问个明白。”

  回顾了伍天义一眼,低声道:“伍堡主,这样缠斗下去,不是办法,咱们这样多的人,却被他一个人所吸引。”

  伍天义道:“对!对!我叫定一上去,合力把他制住,对付这等奸细,也不用和他们讲什么规矩了。”

  金长久笑一笑,道:“我看不用劳动三堡主了,如今后浪推前浪,年轻的一代,比咱们高明,我看田荣一个人出手,就可以对付他了。”

  伍天义道:“田少侠是客卿的身份,除非他自己愿意在下倒是不便请求他出手。”

  金长久道:“不妨事,这个由我来讲。大堡主只要招呼二堡主退下就行了。”

  伍天义点点头,高叫道:“老二,退下来。”

  井望天是何等人物,久战对方不下、已知遇上了高手,而且,他也发觉了对方隐藏实力,有意地和自己造成个胜负不分的局面。勉强打下
去,很难讨得好去,再有百来招,只怕也难分胜负。

  听得伍天义招呼,疾攻两笔,进迫对方,随即倒跃而退。

  伍天义还未来及开口,田荣已侧身而上,道:“伍堡主,不劳大驾亲身临敌,这个人交给在下了。”

  口中说话,右手连续攻出七剑。

  招快剑厉,立刻间把对方迫个手忙脚乱。

  田荣的剑势,并未停歇,第二轮又攻出连续七剑。

  那黑衣人避开了一个七剑,但却无法避开第二个连续七剑,因此连续被刺中了两剑。

  一剑刺在右臂上,握不紧手中之刀,跌落在地上。

  田荣左手指如风,点中了那黑衣人的穴道。

  杨士郎快步奔了过来,单刀一挥,挑开那黑衣人脸上的巾。只见那人浓眉大眼,皮肤黝黑,圆瞪着双目。

  不用杨士郎解释,金长久也瞧出了这个人有些不对,在杨士郎的弟子群中,似乎是没有这么一个人物。

  杨士郎高声叫道:“你小子哪里来的?如何混到了我们之中?你小子说话啊!”他情绪激动,满脸都是怨恨之色。

  田荣笑一笑,道:“杨掌门,他被点了穴道,无法开口。”

  杨士郎道:“那就请少兄拍活了他的穴道,我要问个明白,他是如何混进来的,引起了这番误会。”

  田荣有些无法决定了,用眼睛望着金长久。

  金长久笑一笑,道:“田少兄,应该解去这个人的穴道,让杨掌门问个明白。”

  田荣笑一笑,伸手拍活他的穴道。

  那黑衣人手中没有了兵刃,但仍然十分剽悍,大喝一声,直向杨士郎冲了过去。

  杨士郎一拳打了过来,砰然一声击中那黑衣人的前胸。

  黑衣人一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